“医生,大出血!救命!”10号凌晨4点左右,陈女士在丈夫的陪同下,捧着肚子慌慌张张走进杭师大附院产科待产室。

  陈女士今年30岁,3年前第一次怀孕,不久却意外流产;2年前再次怀孕,又因大出血被迫剖宫引产;如今怀着第三胎,好不容易保到了28周多。。。。。。两条生命危在旦夕,这是一次两难的抉择。

  三次怀孕两次意外流产

  胎儿7个月不到,再次大出血

  “医生,求求你,帮我保住这个孩子,求求你。”一进急诊,陈女士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哭喊着。

  陈女士今年30岁,对她来说,要一个孩子太不容易了。3年前她第一次怀孕,却在孕后不久便意外流产;2年前她再次怀孕,又在怀孕5个月时因为大出血而被迫剖宫引产。如今怀着第三胎,好不容易保到了28周多,却又突然大出血。赶到医院时,医生发现她的胎盘已大面积剥离,要尽快手术,但这是一次两难的抉择。

  陈女士的丈夫回忆,妻子在16天前,就因下腹胀痛和大出血,在就近医院看过病,当时医生诊断“胎盘早剥可疑”,在当地医院住院保胎2周后就出院了。没想到回家才第二天,夜里熟睡的她却突然再次大出血,赶到杭师大附院时,裤子已被血浸透。

胎盘大面积早剥,母婴危在旦夕,病情十万火急!胎盘大面积早剥,母婴危在旦夕,病情十万火急!

  当天的值班医生高缨接诊后,马上给陈女士补液、备血,并请B超室会诊。B超检查提示,陈女士胎盘早剥,且剥离面比上次住院时更大。

  胎盘早剥!大出血!胎儿才28周+6天,这些情况让高缨医生陷入两难:母亲失血过多,可能会失血性休克,危及生命。如不及时终止妊娠,胎儿随时可能死亡;但这么早进行剖宫产,孩子还这么小,存活的概率太小。

  高医生一边紧急准备术前各种准备,一边汇报产科主任裘雅芬,裘主任得知情况后,立即从家里赶到医院。

  救完妈妈,再救宝宝

  这可能是她最后的希望!

  “这个孩子对陈女士和她的家人意义重大,如果保不住孩子,那她再想有一个孩子的希望就更渺茫了。”裘主任心里明白,在她的带领下,当天值班的产科、麻醉科、儿科、手术室医生们在手术室紧急讨论后决定,尽全力为陈女士保住这个孩子,“陈女士的情况比较特殊,曾经两次流产。探查她的子宫后,我们发现是畸形的纵膈子宫,就算她再怀孕,也很难坚持到孩子足月出生。”

  一场有序的抢救开始了。剖开陈女士的子宫,大家看到了草绿色的羊水,胎儿缺氧时间已长,子宫内还有大量积血块,胎盘早剥面积很大。

  凌晨5点18分,裘主任取出了重980克的宝宝。

  不到29周出生的孩子肺部没有完全发育,出现了呼吸窘迫,1分钟内新生儿评分只有2分。抢救新生儿的大战立即打响,裘主任下台与麻醉科、儿科一起抢救孩子。

  清理呼吸道后,麻醉师成功给宝宝气管插管,加压给氧、胸外按压后,情况逐渐好转。10钟后,宝宝的评分达到了8分。看着孩子皮肤红润、手脚举动、眼睛睁开,所有人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天色渐亮,宝宝被转入新生儿ICU病房,陈女士也被安全送回产科病房。

  提醒:孕妇患高血压、外伤等易致胎盘早剥!

  “妊娠20周后或分娩期,正常位置的胎盘在胎儿娩出前,部分或全部从子宫壁剥离,称为胎盘早剥。”裘主任说,轻型胎盘早剥的主要症状为出血,出血量一般较多,颜色暗红,孕妇可能会出现轻度腹痛,甚至没有腹痛,不会有明显的贫血表现。

  重型胎盘早剥的主要症状为突然发生的持续性腹痛或腰酸、腰痛,程度也因剥离面积大小及胎盘后积血多少而不同,积血越多疼痛越剧烈。有统计显示,在国外,胎盘早剥的发病率1%到2%,国内为0.46%到2.1%。

  “起病急、进展快,胎盘一旦提前剥离,不及时处理可危及母子性命。胎儿死亡率高达20%到35%,比正常孕产妇高出15倍。”裘主任强调,一旦确诊就应尽快终止妊娠娩出胎儿,现实中不乏错过救治时间而出现“一尸两命”的悲惨结局。

  为此,裘主任也提醒孕妈妈们:

  加强产前检查,积极预防和治疗妊高症,对合并高血压、慢性肾炎等高危妊娠应加强管理。此外,孕晚期还应避免仰卧位睡姿及腹部外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