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世界睡眠日”,关于睡眠的问题各种各样,今天要讲的这一类比较特别。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精神科禹华良医师有一位患者,医生说他没病,他非说自己有病。“这位患者上周在医院里住了一周,我们医生包括他的家里人都说服不了他,最后只能使出‘绝招’。”

  房地产老板说自己三年来从来没睡着过

  这位“患者”是位温州老板,做的是房地产。这位老板觉得自己很痛苦,“钱赚再多,还不如好好睡上一觉,我已经整整三年,没有睡过觉了。”

  “怎么可能?”禹医师的第一反应是他胡说,“三年没睡过觉,人都没了……”老板一定坚持自己一点也没有睡过。

  在他旁边的老婆忍不住说,“我跟他说不可能的,我睡在他旁边,每天晚上听到他打呼噜,他还说自己没睡觉?!”老婆摇摇头,她偷偷和禹医师说,“他以为来看失眠,我看他可能有幻想症。”

  禹医师和“老板”解释了十几分钟,他还是坚持自己的说法。禹医师决定把他收入病房,监测睡眠。

  第一天、第二天,医生护士给他装上睡眠监测仪,早上他醒过来,看到一串数据,还是不信,“这可能是别人的数据,我明明睁着眼睛呢。”

  第三天,禹医师只能使出“绝招”了——趁他睡着,在他脸上画圈。

  半夜里,护士每隔1个小时画一个圈,画圈之前,先叫他三声,没反应,再画一个。早上七点,护士拿来一面镜子,叫他自己看,脸上几个圈?

  “一个、两个……六个!你们什么时候画的圈?”老板大感意外。

  “在你睡着的时候!”

  这下,“老板”没话说了。难道真的是他有幻想症吗?

  自己想象出来的失眠也是失眠

  禹医师说,其实也不是幻想症,而是一种特殊的“失眠”。

  在临床中是有这么一种失眠的现象,称之为睡眠感觉缺失,也叫主观性失眠。失眠的患者中多有夸大其入睡困难和低估其睡眠维持时间,这是普遍现象。

  这类患者通常见于长期慢性失眠患者,往往也会伴有焦虑抑郁情绪,他们通常不同程度地使用催眠药物,甚至出现药物依赖。“也就是说,其实睡觉的质量还好,他们因为怕失眠而觉得自己睡得很差。”禹医师说。

  多数失眠的人并不是长期慢性失眠,他们都是以入睡困难、早醒、易醒、多梦和睡后不解乏为主要症状,并且影响其白天的效率。主观性失眠的患者把这些症状放大,可能入睡晚了半小时,他就认为一晚没有合眼,就像上面这位温州老板一样。

  禹华良医师说,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国内失眠人数占总人群20%左右,比例逐年上升,且年轻化趋势明显。20-40岁是主要人群,女性比例略高于男性,高压力、脑力劳动强度大的人群更容易出现失眠现象。“我的病人当中,律师、医生、企业管理者相对多一些。”

  偶尔出现失眠的人并不一定都是失眠症患者。入睡困难半小时以上,或者早醒提前两个小时以上,或者维持睡眠困难型(一晚醒转两次或以上),并且一个月有一半时间出现以上情况的,才能称失眠症。禹医师说,“长期有失眠症状也不一定都是失眠症,也有可能是焦虑症、抑郁症、强迫症的伴随表征”。

  要想不失眠,禹医师的建议是,睡觉之前要学会放松,比如在睡前两小时适当做一些有氧运动,不要在床上办公、玩手机、看视频等,学习冥想或自我催眠也有助于更好地进入睡眠。禹医师的门诊中,还会教患者自我催眠进入梦乡,克服“心理上的失眠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