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4日,浙江杭州。2017年3月14日,浙江杭州。

  “最近每天,都只能睡一个多小时。”潇潇目前在杭州上大四,嗓子嘶哑,掰着指头数:“上午直播、下午拍照,晚上论文。

  3月14日,作为女主播,从早上7点到晚上6点,包括中间吃饭喝水坐车,她连续直播了11个小时,把身边的人看呆了:“真的没有停过。”当天,她的收入”超过一万”。

  除了主播的标签,这个95后的大学女生走过T台,当过模特,参加校园驿站和选秀,当过全国选美冠军,在学校每个月的收入超过五万元。

  早上6点,潇潇就起床了,洗漱后简单吃了早饭。7点,她准时打开直播,开始和粉丝聊天。聊天室里已经有了很多她熟悉的粉丝。她说,这些“铁粉”会每天早上定闹钟,准时打开直播看她。

  作为和网购密切关联的行业,她每天都会收到10个左右的包裹,大多是商家寄来的护肤品和季节样品。中午11:30,她和助理一边直播,一边在驿站取到包裹。这样的包裹代收超市,让平时没有时间的潇潇方便了许多。

  取完包裹,在驿站内,她直接直播起试穿毛衣外套来。她还报名参加了驿站正在办的《女神学院》校园海选。这样的选秀对她驾轻就熟。大三时,她就获得2015世界旅游文化小姐大赛冠军及最佳上镜奖。

下午2点,潇潇回到学校参加舞蹈课。在车上,由于休息不够、近期直播时间太长,她一度难受,还是坚持了下来。下午2点,潇潇回到学校参加舞蹈课。在车上,由于休息不够、近期直播时间太长,她一度难受,还是坚持了下来。

  坚持直播11个小时也得到收获,当天涨粉差不多有8、9000个,衣服项链卖爆了,转化了近千笔订单,一天的收入“有一万吧”。

  刚开始直播时,她还因为被人说丑而哭过。潇潇说,当时有一阵比较忙,有天拍照到凌晨两点,然后多起来,四点开始直播,当时很憔悴,黑眼圈都挂到下巴了,皮肤不好,直播也没有镁光灯。“有个人冲进来后直接说丑。我一下子就哭了。”不过现在她觉得有黑粉再正常不过了,有铁粉就会有黑粉嘛。

  从大一开始,她就没有找家里要过钱,刚来杭州谁也不认识,从所在的学校去九堡一带找拍照的工作,公交车加转车一趟要两个小时,一直在路上,到处试镜、面试,同学叫吃饭唱歌都不去。当时还晕车,坐公交都吐。

  这样做了三年,客户很多了,档期也得排满了,每个月的收入也能有五六万元。

  在她看来,直播要做好,首先要有技能,知道各种美妆、护肤知识,懂得解决问题;然后是耐心,一个问题可能要回答几百遍,新粉丝问一次,就要回答一次;最重要还是不怕苦,“长得好看的女孩子太多了,长得好看又比你努力的也太多了,尤其是杭州,大街上都是漂亮女孩,怕吃苦根本不行。”

  她的梦想是开一家自己的网店,有自己的腔调、个性,服装店也可以做成艺术店。

  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来源: 大众网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