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号晚上,杭州小张和同事打出租车回家,同事在车上吐了,小张有点不好意思,提出给司机300块钱,结果转账时多打了一个零。

  喝醉打车,吐在车上了

  小张是通过软件打的出租车,从杭州余杭塘路的一家酒店到银泰百货城西店附近,小张说,当天晚上是公司的聚餐。

  小张说:“因为我和我同事是喝酒了,在路上的时候,我同事吐在出租车上了,我跟司机师傅说我给你300块钱,让你去洗个车 (这300块钱是你提出来的,还是他提出来的?)对,是我自己提出来的,因为大晚上了,有两个醉鬼,两个醉鬼打车也不好打,然后想着赶紧让他把我们送回去。”

  提出给司机300元洗车,结果打了3000

  小张说,当时自己也有点晕晕的了,同事大部分吐到车外了,车上吐得也不多,提出给300块钱,本想着除去二三十块钱的车费,剩下的就当给司机洗车补偿,司机当时也同意了,结果用支付宝转账时出错了。

  小张:“结果手一抖,多打了一个零,转了3000块钱过去,然后我到了周五中午才发现,然后开始联系司机师傅。”

  联系上白班司机,通过另一帐号只退了2000

  当晚9点52分,小张把3000块钱打给了尾号是7727的账号,当时接单的是浙AT5089的出租车,上面显示司机是胡师傅,因为当晚接单司机打的是虚拟电话,第二天小张最终联系上的是白班司机,对方通过另一个尾号是9909的账号退了钱。

  小张:“只同意退给我2000块钱,现在2000块钱已经退给我了,但是还剩700块钱他不退了 (为什么呢?)然后他说这是一个行业的规则,包括你要捡到手机什么的,他要把手机送回来的话,你也得把钱给他,他才把手机给你,这是潜规则。”

  当事司机:说好是300

  行程单上显示,出租车所属单位是杭州春光旅游汽车有限公司,值班的金师傅经过联系后表示,行程单上的胡师傅是车主,也是白班的司机,退钱的账号是他的,当事晚班司机姓吴。

  当事司机:“吴师傅,我这个事情是白班司机给我处理的,因为我是上夜班的,他怎么跟他沟通的,我也不大清楚 (那你们当时约定的是,洗这些东西收多少钱?)当时他说给300块钱。”

  白班司机 胡师傅:“对方说是给他的小费,就是说把车吐了的小费(小费多少钱?)那我不知道,他自己打多少就给多少嘛(但是我刚才也给吴师傅打过电话了,他就说300块钱,没说其它的)好的,那我问他嘛,他愿意退就退嘛。”

  剩下的700也退了,春光旅游:肯定要教育处罚

  杭州春光旅游汽车有限公司值班人员 金师傅:“不要愿意不愿意了,你是车主你告诉他,这是公司的意见,而且没有商量余地的,听清楚没有。(白班司机 胡师傅:好的好的,我马上打个电话吧)。”

  几分钟后,小张收到了700块钱的转账,这次,还是尾号9909的账号转过来的,也就是车主--白班司机胡师傅,胡师傅坦言,关于出租行业潜规则的事,也是他说的。

  白班司机 胡师傅:“这个是我瞎说的 (你瞎说的啊?)对,又不是吴师傅说的。( 小张:捡到手机,捡到钱包,哪怕是给予)这是我说的嘛,你这个,又不是我收的你的钱,你问我说这个东西干嘛啦 (可是这是你跟我说的,你们行业的潜规则)我说有什么关系,我还说我明天去杀人了呢,你这说话是搞笑的了。”

  杭州春光旅游汽车有限公司值班人员 金师傅:“车主跟当事人有什么约定,这个几百块钱,他们怎么,或者是1000块钱怎么分,肯定是他们的事情了,那我们肯定要教育和处罚,这个做法肯定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