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已将老人的家清理,并和侄子约定商量老人进敬老院事宜。社区已将老人的家清理,并和侄子约定商量老人进敬老院事宜。

  2月14日,钱江晚报接到一条来自杭州市长热线12345的信息:下城区德胜东村社区16幢3单元有位独居老人,厕所堵塞污物满溢。邻居杨女士希望社区对其救助,或将其送至养老院。

  当天下午,钱江晚报记者实地走访。社区接到交办,已将老人的家清理过了。这位老妇人其实有监护人——她的侄子。然而采访中也发现,要安顿好她的晚年,并不容易。

  现场:一进屋几乎被熏晕

  杨女士和老人做了20多年邻居。过去,老人和弟弟一家住。十多年前弟弟弟媳相继去世,侄子又经常见不到人,老人的日子就难了。

  “我们家和她是隔壁,一年四季都不敢开门。”最严重的是今年春节期间,老人家里停了水,厕所堵了,污物全都溢了出来,“这两天,我的女儿都不敢回家,晚上睡在宾馆。”

  沿着楼梯而上,到3楼都还正常。一到4楼,一股臭味扑鼻而来。6楼,臭味更浓烈,走廊里几乎令人窒息。603室是套一室一厅,客厅里地砖还是湿的,一把拖把搁在门边。一位披着一件男式夹克的老妇人在房间里徘徊,一个人嘀咕着什么。

  老人说自己叫金爱花,不到70岁,政府每个月有钱发她的。虽然老人坚持自己神智清醒,但交谈中也能发现明显的前言不搭后语。后来从她侄子处了解到,老人户口本上的确写着没有儿子。但老人却说,自己有儿子,今年31岁。“儿子买了一套房子,一百多平方米,要接我去住,还要把对象带来我看。我不想去给他烧饭洗衣服,所以没去。”

  看着她兴奋地絮叨着一个可能并未存在过的人,让人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