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可能仅仅只是好奇,有时候也可能是为了交际,有时候是为了缓解压力。但是,无论任何方式,沾上毒品就意味着被一种化学制品控制甚至摧毁。

  真实自有万钧之力。本月是省禁毒办牵头组织的全省禁毒“流动课堂”活动宣传月,本报记者采写发生在东阳的数件真人真事,愿读者有所感悟。

  “你这不肖子!你和你妈妈居然做出这种对不起我的事,你还想不想要活路?”阿伦(化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老齐(化名)就站在眼前,反锁了房门,嘴里抛出这样的问题。

  A父亲赶到东阳

  要儿子“承认错误”

  2015年7月8日中午,在东阳城区中山路上班的阿伦接到一通父亲的电话:“喂,我到你单位了。”这天是星期三,父亲为什么从杭州老家来东阳看自己?阿伦来不及细想,急急忙忙从兴平西路的住处赶到单位,又将父亲接回住处。一路上,父亲阴沉着脸,阿伦也不敢说话。接下来,就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只要你承认,这口气我就咽了,以后也不再追究。来,把事情写下来。”老齐说的话,阿伦越来越听不懂。

  “我什么都没有做!”阿伦据理力争。紧接着,两个耳光不由分说地抽在脸上。“我有证据,我有录音。”说完,老齐从随身携带的袋子里掏出瓶子、锡纸、打火机,开始吸食毒品。

  B

  他一心想让儿子“死”

  一切都是毒品引起的幻象,因为沉迷毒品,老齐已分不清幻象和现实。

  吸食完毒品,老齐开车带儿子上了高速。“到底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没有!”父子两人的对话已经变为咆哮,阿伦又吃了“啪啪”两记耳光。

  汽车驶下高速,进入附近果园。疲惫的阿伦捂着眼睛,半屈身子。这时候,一条橡胶绳死死勒住阿伦的脖子,他几乎窒息。意识重新恢复的时候,阿伦只知道自己在不停地咳嗽、抽搐、呕吐。镇定后他才发现,那是一条电线,一头还连着电热水壶底座。

  “别装了,把银行卡账号密码告诉我。”老齐几乎是命令的口吻。阿伦照做,接着,老齐载着儿子重上高速,返回东阳取钱。在城区转悠了一阵,老齐嚷嚷肚子饿,停车进入一家饭店。点了饭菜,干坐了半小时,喝了点酒,老齐就要走人。

  回到阿伦的住处,老齐又开始吸食毒品。完事后,他给阿伦递上一杯水。阿伦一饮而尽,此时老齐告诉儿子,这是杯“农药”,同时伸手要掐阿伦的脖子:“我怕农药毒不死你。”

  阿伦一把推开父亲,躺倒闭眼休息。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老齐,又用一根数据线勒住儿子,遭到反抗,老齐更是不依不饶,俯下身用膝盖死死顶住阿伦的脖子。

  C

  儿子犯下大错

  阿伦几乎窒息,死命将父亲推开。“清醒点!我是你儿子!”阿伦的厉声喝止显然没有奏效。老齐用冒着血丝的眼睛,死死盯住阿伦。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让阿伦颤抖,让他来不及挡住伸向他脖子的手臂。

  在父子两人的撕扯和缠斗中,求生欲强烈的阿伦在反抗中犯下大错……当晚,阿伦向东阳警方投案自首。

  ●记者手记:

  这是一场人伦悲剧,染毒的父亲无法分清幻象与现实,在生命最后一天,一系列颠三倒四的行为后,死在了亲生儿子的手上。难以想象,老齐的妻子、阿伦的母亲该如何面对残局。

  小小的毒品,打开了一扇通向无尽深渊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