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美元买的兔子死在手术台上 主人要求赔万元遭拒800美元买的兔子死在手术台上 主人要求赔万元遭拒

  威威,一只泽西威力兔。三年半之前,来到李家,生活无比幸福。

  不曾想,2月11日下午,在虹泰宠物医院的手术台上,仅仅一个麻醉,威威就突然走了。“妈妈”李小姐哭成了泪人。李家人觉得宠物医院有推脱不了的责任,要求院方道歉,并赔偿1万元。要求被医院拒绝后,双方僵持不下。无奈,李家人拨打了市长热线12345,希望有关部门处理。

  威威为何突然离世?宠物行业有哪些乱象,是否存在监管的空白地带?记者为此做了一番调查。

  全年开空调,享受日光浴

  威威在李家过上“富二代”生活

  从照片中看得出,威威的颜值还是挺高的。毛色灰白相间,体型丰满。

  三年半前,李小姐让朋友从美国带回来一只宠物兔,花了800美金。自此,刚出生没多久的威威就“降临”在了李家,过上了“富二代”的生活。

  怕它受热挨冻,除了春天,李家的空调基本上都会开着,每个月的电费都有千元;又担心它吃饭,所有的主食和零食都是比利时进口的;它有单独的空间,一个大笼子里装有小灯和电热毯,电热毯每年都换新;在阳光房里,有它专门的躺椅,可以享受日光浴;甚至凌晨两三点还会给它喂点食。

  李家人给了威威最好的物质生活,也把它当作了家庭中的一份子。当李小姐出嫁时,还让专业的摄影师给威威来了套写真集。

  别看威威柔柔弱弱的,身体挺好的,很少去宠物医院。今年大年初五,威威不怎么吃东西了,赶忙把它带到了杭州虹泰宠物医院位于环城东路上的总院。问题不大,可医生发现,威威的臼齿长得挺锋利的,就说了一句:“牙齿长了,会影响小兔子吃饭的。”

  2月11日, 李小姐带着威威又来到虹泰,这一次,李小姐和威威竟是阴阳两隔了。

  院长主刀做磨牙手术

  麻醉后威威再也没醒来

  事情过去几天,李家一直沉浸在悲痛中。李小姐已经连续几天吃不下饭。

  “一闭眼,就会想到威威躺在手术台上的样子,眼睛都没闭上,毛发很乱,舌头也有点出来了。”想起来,李小姐又哭了起来,“没养过宠物的人是不能理解那种感情的,威威一直陪在我身边。”

  回忆当时,李小姐觉得有蹊跷。

  帮威威做手术的是总院院长张路遥,手术是帮助威威磨牙,需要麻药。“我看他给威威抽了一管血,后来毛巾裹了一下,就抱着它上去了,我们在楼下等。过了一会儿,楼下的一个女孩子就来让我签一份麻醉的风险同意书,我就签字了。再后来,说让主人上去看看,当时我家威威就没了。”李小姐坚持让医生抢救,可惜还是无力回天。

  “为什么不提前告知我麻醉有风险,总感觉已经麻醉了,才让我补签的同意书。他们的操作肯定存在问题。”李小姐提出怀疑。

  李小姐说,赔偿不是重点,但是赔礼道歉是必须的。“人类疼了会说,痛了会叫。但是动物不会,我只是觉得动物死得太憋屈了,我就是给它们说说话,给个公道。”

  院方不承认有过错

  建议走司法途径

  “赔礼道歉和赔偿的话,不是就承认我们有过错了吗?这个不行。”张路遥坚决地说。

  当时手术台上的事情,张路遥很清楚。

  在术前检查之中,通过内窥镜看到,威威的臼齿大约有三四毫米长,而且很锋利。这样不仅会咬破腮帮,还会磨舌头,影响进食。

  他需要做的就是把威威的牙齿给锯掉一些,再磨平。这个手术是在威威麻醉之后进行的。选择的是一种最安全的麻醉方式,叫呼吸麻醉,吸入一种可挥发的气体,术中可以进行调节。伤害最小,价格也最高,600元一次。普通的注射麻醉只有200元。

  按理说,麻醉后的15分钟,威威应该苏醒,但是时间到了,威威的呼吸却越来越弱。张路遥抢救了一个多小时,但回天乏术。

  “手术麻醉是有风险的。更何况是小兔子,可能一个鞭炮,小兔子就会被吓死。麻醉之后,兔子的心率就会非常快。有些意外是无法避免的。”张路遥说,一般地,95%的麻醉是成功的,不到5%的概率是失败的。

  至于李小姐提出的风险同意书有补签嫌疑,张路遥不承认。“我们都按照规范来做,既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如请第三方来鉴定一下,最好能走司法途径,这样最公平。”

  威威的尸体还在医院里,事情还没有完。

  宠物行业混乱维权难

  监管仍需完善

  钱报记者采访了一些宠物主人以及宠物医院和宠物美容店,发现这个行业不规范现象比比皆是。

  徐小姐养的是一条中华田园犬,洗澡、看病都是在专业店里完成的,为此她换了4家宠物店。“一是对我们这种土狗有歧视,二就是乱收费。我们家的狗有皮肤病,明明可以打针、滴药,100多块钱就可以完事了,非要输液三四天,足足花了我2000块。”

  关于宠物店寄养,也是一大问题。有宠物主人反映,宠物店会给寄养的狗狗吃质量差的狗粮,有时水也不给它喝。体育场路一宠物店主给记者微信发了份寄养合同,感觉有霸王条款的意思,若宠物发生意外死亡或染病,处理主动权基本在店家手里。

  维权很难。浙江丰国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松涛说,最大的障碍,就是目前我国没有专门的动物医学司法鉴定机构,无法对宠物与宠物医院之间的医疗事故进行鉴定,只能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按照财产损害赔偿案件处理。“其实,无论宠物医院是否有过错,作为一个消费者,花钱购买医疗服务,宠物医院也不能一点责任都不担当,需要适当补偿。”

  截至2016年底,杭州共有动物诊疗机构114家,其中,动物医院29家,诊所85家。仅仅在2015年、2016年两年间,杭州动物诊疗机构就增开了50家。相对于这个市场的快速增长,相应的监管却呈现出明显的滞后化。

  目前,我国对动物诊疗机构的监管主要依据《动物防疫法》《执业兽医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来对动物诊疗机构资质、人员资质、药品使用、废弃物处置等情况进行监督管理,杭州在2009年出台了《杭州市实施〈动物防疫法〉办法》,以进一步强化地方监督指导职责。

  杭州市畜牧兽医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具体操作过程中存在一定局限,还需更多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