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金华东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病房,病人骆大富(化名)气息孱弱。畏光、恐水、怕风、精神失常,这些症状都指向了狂犬病这个可怕的疾病。让人唏嘘的是,让他处在如此境地的,竟然是他养了多年的家犬。

  单身男子与狗相依为命

  不料却发生意外

  骆大富今年50来岁,一直单身。几年前,他收养了一条小土狗,日子久了,狗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据骆大富的邻居回忆,他和狗的关系,几乎是相依为命。狗和骆大富很亲近,主人走到哪,它就跟到哪。

  去年10月底,骆大富发现,狗突然有些不对劲,一开始是不吃不喝,接着还经常莫名狂躁。2015年11月2日,突然发狂的狗攻击了主人——骆大富的左手手掌被撕咬出一个大大的口子,血肉模糊。

  被咬后的骆大富没有上医院,在家简单清洁包扎。没几天,他的狗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骆大富很伤心。

  日子过了两个月,骆大富的手掌伤口渐渐愈合,但身子却不行了,发烧、流鼻涕,胃口也不好,更要命的是,一碰水他就感觉快要窒息,连喝水都成了极为艰难的事。上周末,骆大富到东阳市人民医院巍山分院求医,医生单姝姝听了他的描述,“狂犬病”三个字在脑中闪现:“最近有被狗或者其他动物咬伤或者抓伤?有没有打疫苗?”

  “去年11月被自己养的狗咬了好几口,伤口已经快好了,打疫苗麻烦,我就没上医院。”骆大富说。单姝姝更加怀疑病人得的不是感冒,而是要命的狂犬病——这种病无法凭借CT、血检等常规项目得到确诊,但病人有咬伤史和典型的临床表现,患病可能性很大。

  当晚,骆大富就住进了医院。值班护士回忆,晚上巡房时,骆大富说什么也不肯开灯,满身是汗,半夜在病房里学公鸡打鸣,一听要输液就全身发抖。

  被动物咬伤抓伤

  没有出血也应注射疫苗

  为寻求进一步治疗,次日,骆大富被送到了东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抢救。接下来的几天,骆大富的神志频频发生混乱,医生不得不用海绵约束带限制行动,以免他伤害自己和其他病人。

  前天,骆大富出现意识模糊,血压降低,呼吸微弱。急诊科医生摇摇头叹息,如果被咬伤后能立即消毒伤口,注射狂犬疫苗,结果不会这么糟。

  狂犬病又称“恐水症”,是由狂犬病毒引起的侵犯中枢神经系统为主的急性人兽共患传染病。“被小狗、小猫和其他野生动物咬伤,或者人身上的伤口被它们舔舐,都有可能感染。”东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张红金介绍,狂犬病有一定的潜伏期,大部分为半年之内,最短的只有7天。

  “裸露的皮肤被轻咬,即便是无出血的轻微抓伤或擦伤,也要进行伤口处理并接种疫苗。更重一些的情况,就需要注射被动免疫制剂后再接种疫苗。”张红金说,最近几年,东阳有多人感染狂犬病,病人被咬伤后都抱着侥幸心理,最终受到了感染。

  来源:金华新闻客户端

  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