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渐凉,又到H7N9流感高发季节。今年,我市各县(市、区)城乡活禽交易市场均已关闭,最大的风险存在于少数市场私下活禽销售、流动摊贩和马路市场活禽销售、城乡居民家中散养等。这方面的情况怎样?记者对市区的一些市场进行了暗访。

  [市场内:能买得到的只有“白条鸡”]   

  “有活鸡卖吗?”“没有!只有白条鸡。 ”在兰溪门菜市场的鸡肉销售摊位,摊主说,自从我市关闭了活禽销售市场后,她那里卖的就全都是宰杀后上市的白条鸡了,整个市场里也都没有人卖活鸡的。为了满足有些“非土鸡不买”的顾客,摊主特地保留着鸡爪的位置没有剥皮,好让顾客从鸡爪的颜色去辨认鸡“土不土”、“有多土”。   

  除了像兰溪门、四牌楼这样的大型菜场,规模较小的社区菜场里,同样不见活鸡。月亮湾菜市场卖鸡的女摊主说,自从有她认识的另一个鸡贩因为卖活鸡被重罚、关店之后,她和其他摊主都不敢再卖活鸡了。执法人员检查得很频繁,基本上每天都会转过来看看。除了确认没有活鸡出售外,执法人员对店内卫生也很重视,她每天都要打扫。为了方便执法人员检查,她的店铺除了门口的案板上摆了一些白条鸡外,里面空空荡荡,不见鸡笼也不见杂物。   

  卖的白条鸡是从哪儿来的呢?女摊主说,是同一供货,她自己宰杀的。顾客对鸡的新鲜程度很挑剔,冰过的、看上去不饱满的鸡肉都卖不出去。为了保证白条鸡的新鲜,她每天凌晨两点钟就要起来,开车到位于金东区山里的屠宰场去,现场挑选并宰杀,然后拿回市场来卖。   

  女摊主讲这几句话之间,已经有两三拨顾客来问过价,她指着案板上已经剖成两半的白条鸡介绍说,如果是炒鸡块吃,可以选嫩一点的;如果是炖汤吃,就选老一点的,肚子里能够看得到蛋的那种。她还建议顾客,早晨早点来,那时白条鸡刚刚拿来,还是温热的,“跟现杀没么区别。”   

  在街头的一家土鸡店,老板娘说,以前会偷偷在店里隐蔽处藏一两只活鸡,现在不敢了。检查的人很仔细,每个角落乃至每个纸箱子都会翻。虽然监管人员不是每天都来,但假如被举报了,处罚会很重。   

  据举报,江滨菜场边的马路市场原本有人经常在此卖活鸡,但这两天已不见踪影。附近居民说,这个摊位夏天一直在,最近因为卫生检查多,连同附近买猪肉的摊子都不摆了。     [“阳光照不到的角落”:活杀与放养仍存在]   

  虽然在市场里只能看到白条鸡,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活禽交易已经禁绝。   

  有好几个摊主都表示,虽然现在没有活鸡,但可以预订。提前付款,店主会在你指定的日子里,把活鸡带来。一名摊主说,买活鸡除了要预付款外,还要早晨早点来,最好是6时以前,赶在执法人员上班之前来拿。至迟7时必须把鸡拿走,否则她就要把鸡杀掉,以免被执法人员发现。因为奇货可居,这样的活鸡价格很高,要70元一公斤,比市场内的同类鸡要贵20元1公斤。   

  还有一名摊主说,有些同行会把鸡放在附近一个租来的地方,有顾客要的时候就带过去卖一只,她没有这样的地方,就偷偷在案板下藏了一只鸡。可因为她的摊子就在市场管理人员的视线范围内,所以不敢杀也不敢卖。要是顾客“诚心要”,可以中午的时候再来,趁监管的人去吃午饭的时候可以偷偷活杀。   

  摊主们说的“偷偷杀鸡的出租屋”在什么地方呢?记者没有找到。然而,在市区江南一处城中村里的小菜场,记者看到了更惊人的一幕:   

  这个菜场非常小,只有一摊鸡、一摊猪肉、一摊豆腐,以及七八个卖自产蔬菜的农民。可能正是因为如此,成为了“阳光照不到的角落”。女摊主坐在摊位前,毫不避人地处理着鸡内脏,而在她身后不到10米处,一群鸡正在房前的空地上撒欢,大约十几只。地上的笼子里还有几只“特别土”的。女摊主表示,这些鸡都可以现杀。   

  [金璐声音]关于H7N9流感,鸡贩们并不是毫不知情。在采访中,有摊主讲得滔滔不绝,包括“夏天就没事,冬天就危险一点”、“卫生搞得好,危险就少一点”等等,一直说了五六分钟。末了,她说了句:“我这么多年卖下来了。不会有事的,对吧?”   

  而顾客中同样不乏知情者。有人说,专家讲了,H7N9流感病毒作为一种流感病毒,高温加热到100℃,几分钟就可以彻底消灭。所以,吃煮熟的鸡肉、鸭肉不用担心会感染病毒。但是,仍在发生的活禽交易,正是因为市场需求仍然存在,甚至有顾客买活的土鸡,是要作为礼物送人。   

  从这次采访看,活禽交易跟以前相比已大大减少,但随时可能“死灰复燃”;改变老百姓的禽类消费观念,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记者已将暗访情况通报给相关职能部门,有关部门已着手进行调查和处理。

  相关报道:

  温州1例H7N9禽流感病例死亡 今年以来确诊6例

  浙江确诊第五例H7N9病例 疾控部门:不要接触活禽

  永康确诊两例H7N9病例 主城区关闭活禽交易市场

  宁波慈溪非法活禽宰杀点藏村中 邻居不堪其扰

  杭城违规活禽销售抬头 菜场摊主蛇皮袋里拎出活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