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跟拍“残疾”乞丐变身全过程。摄影:金云国/东方IC 网友跟拍“残疾”乞丐变身全过程。摄影:金云国/东方IC
2014年12月7日,浙江温岭市石桥头镇的街道上,一名衣着破烂的外来“瘫痪”乞讨者身挂放音机,伴着凄凄哀哀的歌曲,以四轮滑板代步双手支撑着沿街乞讨,滑板乞讨者的悲惨场景引来许多群众纷纷施舍。 2014年12月7日,浙江温岭市石桥头镇的街道上,一名衣着破烂的外来“瘫痪”乞讨者身挂放音机,伴着凄凄哀哀的歌曲,以四轮滑板代步双手支撑着沿街乞讨,滑板乞讨者的悲惨场景引来许多群众纷纷施舍。

  台州温岭网友“小云”,昨天跟踪了一位残疾乞丐一个多小时,结果让他大吃一惊:原先瘫痪的乞丐,数着讨来的钱,起身行走,拦了辆公交车回家了。

  “小云”在温岭邬根镇政府工作,昨天上午,他到温岭市石桥头镇办事,听到一个哀伤的声音。循声望去,他看到一个匍匐在地面的乞丐。

  “他趴在一块滑板上,用两手爬行。””小云”掏出5元钱放进乞丐的罐子里,随后又有几个好心人也过来放了点钱。

  “你是不是碰到什么困难了?需要帮助吗?”“小云”问。他希望可以提供更多的帮助。

  没想到,乞丐不耐烦地说:“你能帮助啥?不要挡我财路!你有这个能力吗?”

  “小云”被呛了正着,想想手头的事忙完了,他决定跟踪偷拍这个乞丐,看看他是不是假乞丐。恰好他爱好摄影,身上带了相机。下面是他的自述:

  ●11点35分 振兴路上

  振兴路是温岭市石桥头镇上主要街道,车、人都很多。这名乞丐把喇叭声音开得很响,然后沿着街道从南往北爬行。

  至少有三四个路人给他扔钱,少的两三块,多的有个人扔了10块。

  ●11点52分 石桥菜场

  爬了近20分钟,他爬到了振兴路北头,那边没啥人气。

  他调转方向,向旁边的石桥菜场爬去。菜场满地脏水,但他似乎不在乎。有两三个卖菜的商户看到了他,纷纷拿钱给他。

  ●12点08分 南门街

  菜场里给钱的人,似乎没有料想的多。从东门进来的乞丐急急从南门拐了出去,爬到了南门街。

  南门街是一条古街,有不少年老居民,信佛的老太太特别多。她们纷纷拿钱给他,嘴里还念叨着“罪过罪过”。还有一个小男孩,妈妈给了他1块钱,让他拿给乞丐,小男孩觉得钱太少了,让妈妈又加了一块,然后放进罐子里,笑眯眯地蹦跳着离开。

  ●12点21分 81省道林石线

  他大概有点累了,爬行的速度越来越慢。81省道林石线车流不少,但行人很少,一路爬下来,没有收到钱。此时,他两只手一撑,整个人居然起来了,变成跪的姿势。又过了一会儿,他居然站了起来!

  我当时惊讶地都要叫出来了,他看起来空荡荡的裤管里,居然有两条好腿。

  ●12点28分 镇政府附近公交站牌

  接着,他舒展了一下筋骨,然后把罐子里的钱掏出来数。

  远远看去,纸币总有近百元。他将钱放进一个编织袋,然后将破帽、破衣、破裤一一脱去,露出里面那套干净衣服。他拦了辆公交车走了,剩下傻眼的我独自在风中凌乱。

  虽可恶但不构成犯罪

  浙江时空律师事务所的王优飞律师说,假乞丐的行为让人憎恨,但目前法律还无法约束此类行为。

  “有人认为,这些假乞丐骗取了他人的同情,就是个骗子。可事实上,假乞丐行乞的行为和真正的诈骗行为有本质区别。”王优飞解释,诈骗罪的犯罪分子,主观目的非常明确,而受害人在损失钱财的时候是完全不知情的。而假乞丐乞讨,这些钱是好心人心甘情愿给的,即使有些人怀疑乞丐的真假,但既然决定给了,也没有要回来的想法,因此和诈骗罪不同。

  “现在唯一能做的,只能是从道德层面进行谴责。”王优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