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家颜值超高的公司,蓦然碰到猫猫狗狗和人类一同“上班”,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90后杭州姑娘卓尔,入职第一天碰到一份惊喜:玻璃门一开,来迎接她的居然是一只狗,扑过来就是一阵亲热……

  这种现象,知乎上有网友称为“办公室宠物文化”,可大大缓解“办公室综合征”。

  在杭州,一些公司已经开始流行在办公室养宠物,加入这一“团宠”行列。

  公司福利:和宠物一起上班

  卓尔在钱塘江边的CBD上班,她所在的跨国公司入驻在这里的墨西哥中国中心。公司位于写字楼的顶层,这里有空中花园,满眼的墨西哥元素。

  墨西哥中国中心是中国唯一一个中墨跨境人才和科技创新加速平台,由QS世界大学排名前两百的墨西哥蒙特雷科技大学和江干区政府共同支持设立,承担着国际科技人才交流和合作的窗口职能,吸引着世界顶尖科技和人才来到杭州。

  回杭州前,卓尔在北京生活工作过一段日子,她的爱人是加拿大温哥华的,名叫乔丹,他说起和宠物一起上班,认为“很不可思议”!

  在这里,狗狗“幸福”和其他员工一样,每天定时上下班,甚至在举行国际间的合作会议时,它还会跑过来参会,支起耳朵聆听,有模有样。

  “幸福”最喜欢的地方,是员工们的办公室,还有空中露台。人多的地方,它都喜欢去,大家吃饭的时候,它会准时来“打卡”,两只爪子搭在饭桌上,一脸渴望……

  公司有这样的福利,员工都很开心,大家上班也没那么枯燥了,“幸福”特别喜欢小姐姐,是个人来疯自来熟。

  “幸福”和墨西哥中国中心的同事们

  它曾是一条流浪狗

  墨西哥中国中心创始人山峰,80后,杭州人,他说公司是2019年5月成立的,“幸福”原来是一条流浪狗,是中心成立一个月前在街头发现的。

  当时,他去参加个商业会议,停了车,发现一条幼犬在路边玩耍,个头只比兔子大一点,灰头土脸的,晚上开完会,它还在那儿,像是在等待。

  山峰走了几步,它一直跟着他。他把它抱起来,它也没有挣扎。他问它,你是不是想和他回家,它竟然“汪”地叫了一下,他索性带它回家了。

  山峰说,他以前没养过狗,不知道它是什么品种,还以为就是一条土狗。直到它稍大点,才发现,它不是一条普通的狗,查了查,像是英国的杰克罗素梗。

  一百多年前,一位名叫杰克罗素的英国牧师培育出了这个犬种的祖先,性格友好、聪明好动、精力充沛,但不吵闹,顺从而不会引起混乱。

  山峰有一段美国“硅谷”的工作经历,他说,在美国硅谷,你会见到不少员工带小动物上班,比如谷歌,“你能看到办公区域,人和动物相处,很轻松很活泼的文化氛围。”

  三个月后,等“幸福”稍大点,他就有了一个想法,带它到公司一起上班。

  公司里的“首席安抚官”

  “你知道焦虑症有多么可怕吗?”卓尔说她深有体会。

  由于职业的特殊性,很多个晚上,她要开跨洋视频会议。卓尔说,她往往要坚持到凌晨两三点,有时甚至持续到第二天上午。

  “压力没法细说,坐地铁,我会有密集恐惧症、幽闭恐惧症,这些是焦虑症的主要症状。去年8月的一天,在外面开完一个合作会议回来,我经历了一次‘濒死’,正要刷卡进地铁,心跳加速、手脚冰凉,我被巨大的恐慌淹没,整个人站不稳了。”卓尔说,地铁工作人员搬来一把椅子,扶她坐下,还打了120,去医院后,医生确诊为焦虑症。

  后来,她发了个朋友圈后,有同事说自己也体验过,“同事抱来‘幸福’让我抱抱,瞬时,有了安全感,我觉得自己好多了。”

  “相处下来,快两年了,它不仅仅是宠物,也成为我们当中的一员。”墨西哥中国中心员工一文以前是高中英语老师,后来转行做商业,一开始也不适应,“干这一行,你可以了解全球各个领域正在发生或即将发生的技术,你还能了解到不同国家的文化,这是一种多元化的体验。”

  转行初期,爸妈很反对,就希望她好好当个老师,幸福地结婚生子,过个安稳的人生,但她喜欢有挑战的事,有挑战才会有成长。

  她负责国际事业部的管理,春秋两季国际活动比较多,比如科技人才交流活动,白天和国内合作伙伴对接,晚上和国外项目单位对接,有次,她有两周时间没睡过一个囫囵觉,吃不下饭,脑子像陀螺一样,分分秒秒都在转,停歇不下来,没法深度睡眠。“很累的时候,我就和‘幸福’扔球玩,那只球捏一捏会叫,我会撸撸‘幸福’的下巴,抱一抱,它会把头钻进我的怀里,这时候,整个人很放松。”

  在这家公司里,“幸福”不只是吉祥物,它也有自己的岗位职责——“首席安抚官”,让一起工作的小伙伴们更有幸福感。

  山峰说,“团宠”可以将沉闷的职场变得暖心,让职场生活更为有趣,能预防职业疲劳。

  “团宠”在杭州一些公司悄然传开

  杭州一家IT公司的CEO程先生,公司“团宠”了一只小野猫,“是从公司天花板上掉下来的。”

  那是2019年春节前,大家正在上班,“咚”的一声,天花板上掉下来一团毛茸茸的小东西,一看,是一只灰色小野猫,“小猫掉下来后,天花板一阵窸窸窣窣,有动物跑远了,我猜测,小猫是母猫故意扔给我们养的,猫有把幼崽托养给人类的习性。”

  后来,小猫就被大家集体来养,养猫所有的花费,都由公司买单,“我告诉员工,上下班都可以撸猫,这样绝对减压,对公司发展也有裨益。”

  IT公司“团宠”一只小野猫

  程先生说,这样的“团宠”文化,这两年,在杭州一些公司悄然传开了。

  西溪湿地附近一家金融公司,也有深厚的“团宠”文化。我在这里逛了一圈,公司门口,两只法国斗牛犬正蹲在水池边,谋划着怎么捕捉小金鱼;电梯口,有只泰迪正独自等电梯;有的程序员的工位上,窝着一只小奶猫,正在慵懒地打哈欠……

  员工吴小姐说,这些小猫小狗的到来,拉近了员工之间的距离。

  西溪湿地附近一家金融公司容许员工“共享宠物”

  “团宠”也要遵守规定

  其实,这是一种国际流行的“安抚”文化。除了前面说到的谷歌,亚马逊的员工可以带大型犬来公司,全球知名游戏商“暴雪”,也允许带动物上班。

  不过,对于“团宠”,国际公司也有规定:小动物们必须打疫苗,不能太捣蛋,不许去厨房和咖啡厅,甚至,还要在保密协议上按爪印,不得泄露公司机密……

  国内多家公司也在这么做,我查了资料,据不完全统计,小米、豆瓣、马蜂窝、途家、虎嗅、36氪、巴别时代、插座学院等多家互联网公司,都允许员工在办公室里养动物,以帮助减轻压力和焦虑。

  那么,这种“团宠”,会不会带来负面因素?问了几家公司的老板和员工,表示没有。

  一文笑着说,“幸福”还可以促成公司的合作。她清晰地记得有这么一次合作,去年9月,墨西哥一地产集团商务代表团来公司实地洽谈,一进门,“幸福”就冲出去,一头扑在对方董事长Claudio身上,Claudio不怒反喜,“你们公司有动物啊”,还饶有兴趣地问起关于“幸福”的事,双方的愉快合作就此展开,一直持续到今天。

  山峰说,他们的工作节奏和IT公司一样快,来考察的外宾蛮多,“外宾参观的时候,‘幸福’会像主人一样,全程陪同大家,洽谈项目的时候,它也会跑进来,在空中露台开派对时,它也在被邀请之列,作为主人,招待各方宾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