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了,这起命案终于破了,没想到凶手是他!”杨继军感叹道。

  铁路桥下浮起男尸

  1379 14: 46 城站上车;

  k149 19: 44 东站上车;

  K181 19: 20 城站上车。

  看到这三组数据,你想到了什么?时过15年,杨继军仍然对这一串数字记忆犹新。

  那是15年前2月份的一个晚上,石桥地区一偏僻的铁路桥下水渠里浮起了一具腐败的男性尸体。死者年龄35岁左右,身高1。 70米,身材中等,短发,穿米黄色小方格二扣红细条西服,内穿紫红色鸡心领长袖羊毛衫,下身穿黑色涤西长裤。还有一个细节,两颗上门牙镶了假牙。

  △2005年案发现场照片

  经法医检验,死者系他杀,头部有钝器击打伤,有生前溺水反应,死亡时间约在春节前。

  地毯式排查谜底未知

  他是谁?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谁杀了他?凶手和他是什么关系?

  下城警方连夜成立专案组。杨继军所在的重案中队,第一时间投入到该案的大规模走访排查和分析研中。“那时候科技手段没有现在这么先进,排查是我们刑警破案最基础也是最有效的手段,几乎整个刑侦大队都出发了。”杨继军说,考虑到死者有可能是周边农居房的暂住人员,专案组对附近石桥、东新、江干地区笕桥、闸弄口等将近20个村的农居房挨家挨户进行走访,排查是否有突然离开或失踪的男子。

  △2005年民警勘查现场

  专案组请来牙科专家检测死者假牙,并根据检测结果走访了私人牙科诊所上百家;为寻找作案工具,专案组民警在三九寒天淌到臭水沟里用了一天时间将水抽干,最终找到了作案用的铁锤,进而跑遍杭州各大五金、工业市场,甚至山东铁锤生产基地进行排查……然而,一切努力就像大海捞针,始终没有收到令人兴奋的消息。

  △作案工具

  于是,大家把目光聚到了死者衣服口袋里的一张小纸片,纸片上写着文章开始那一串杨继军至今记得的数据。

  △随身的纸条

  原来,这是一组列车信息。经查,三趟火车线路如下:K1379 无锡至南宁、K149 上海至湛江、K181上海至昆明,三趟火车交会的车站有14个,而其中永州、全州、柳州、桂林、黎塘这五个地方只有这三趟火车能到。而死者当时穿的棉毛裤产地,就在广西柳州的一个乡镇厂。

  根据信息分析,死者很有可能是广西一带的人,下城警方通过杭州、广西南宁等媒体征集线索,没想到真的取得了效果,各种线索如纸片般飞来,时任下城刑侦大队大队长孙惠康凌晨还接到过来自南宁的电话反应被害人线索。然而血迹鉴定的结果却让大家提起的希望一次又一次落空。

  局限于当时的侦查技术,受害者和嫌疑人的身份都没有明确。该案侦查工作陷入僵局,案件成了悬案,积案。

  不懈追赶技术加持

  15 年时间,可以让一名刑侦新兵成长为破案能手,也可以让不懈追赶嫌疑人的用侦人,搭上刑事技术发展的班车,最终到达胜利的彼案。

  15 年后,当年那个重案中队的年轻刑警杨继军,现在已成长为分局刑侦大队的副大队长。负责那起命案的领导、民警已经换了一茬又一茬,但是命案必破的信念始终在每一任侦查员的心中牢牢树立着。在下城刑侦大队有这么一个惯例,每年年底,都会将命案积案梳理出来,再看看有没有新的侦破条件。

  △孔立勇副局长和杨继军副大队长等商讨案情

  直到2019年年末,随着技术手段的发展,刑事技术部门对该案现场痕迹物证再次进行深度分析,发现死者很可能来自广西来宾籍的一个韦系家族。

  这个消息令杨继军和同事们都很振奋。“明确尸源,命案就破了一半。”

  事不宜迟,侦查员们做了简单的行前准备,立即收拾行囊赶赴广西来宾开 展工作。在茫茫人海中,侦查员凭借着仅有的信息对韦系家族展开了调查排摸。通过连日走村串巷,最终将死者的身份明确为入赘韦家的覃某的七弟:覃某属。并围绕覃某属失踪前后获得了很多零碎的信息。在周边访问时,还有人提到,老七覃某属在失踪前可能和老六覃某煤在一起。

  谨慎起见,几名侦察员还赶到当地派出所,查看覃老七的身份信息,奇怪的是,覃老七的户籍已在2010年被注销,而注销原因,竟然是发多种疾病死亡。

  三上广西步步为营

  问题来了,在杭州遇害的男子到底是不是覃老七?

  杨继军接到前方信息后,让他们赶紧先收兵回杭。“根据前期排查的信息,案件有了突破性进展,同时也有不少疑点”杨继军和同事们兴奋地讨论着案情“我们接下去要做的,是将疑点各个击破!”

  侦查员们围绕覃某属,覃某煤分别深入开展研判。侦查员开展工作后发现死者确系覃某属,有精神病史,时而正常时而不正常,在广西的精神病院有住院就诊记录。而覃某煤有多次的盗窃前科,多次被判刑和劳教,可谓劣迹般般。结合之前外围走访得到的信息,覃老六有作案嫌疑。

  2020年10月20日,杨继军带队二赴广西,打算深入这个大家族,和死者家人们一一接触,采集证人证言,并意在对家族人员的询问中发现破绽。但是出乎侦查人员的意料,家族成员一开始对侦查人员三缄其口,统一说当时分家了,对覃老六覃老七概不了解。覃老六在侦查员面前也表现的非常淡定,说话滴水不漏,对弟弟覃老七的死毫不知情。

  一方面侦查员感觉到想从家属口中很难再获得有价值的线索,另一方面家属谨小慎微的态度,更加印证了侦查员的猜想。侦查员欲擒故纵,故意先收兵观察一家人的反应。然,覃老六购买车票。安顿家人……准备出逃。覃老六有重大作案嫌疑!不能让他跑了!

  10月28日专案组三赴广西,决定对老六覃某煤实施闪电式抓捕。抓捕当天,覃某煤在村口小道上一眼认出之前接触过的侦查员,仓皇逃窜。哪料神兵天降,四面八方而来的警察迅速将其按倒在地。

  攻破防线揭晓谜底

  办案民警乘胜追击,通过审讯,攻破覃老六的心理防线,他交代了杀人的事实。

  覃老六交代:弟弟覃某属是精神病,治病花了原本并不富裕家庭的大量钱。且在老家经常裸奔闹事,使家里人在村里抬不起头。在覃老六眼里,精神病弟弟成了家庭的累赘负担。

  在2005年春节前夕,覃老七到柳州找到覃老六想跟着一起打工,覃老六借机把他带到上海火车站想把覃老七丢在人群中,任其去流浪,覃老七向车站民警寻求帮助,于是覃老六再把他带到杭州,在火车东站附近将其丢弃,再次被民警送回。

  覃老六见丢不掉覃老七便萌生了将其杀害的想法。于是,他到附近商店买了把榔头和两床棉被,还拿走了老七身上的通讯录。当晚,他带着老七称去工地找工作,拿着两床棉被和榔头,沿着铁路线一路走过去,一直走到石桥偏僻路段,找了个涵洞,两人睡了下来。等老七睡熟后,他便向老七挥起了榔头……事后,他用被子将老七一裹,连人带被子推到了河道里。

  一起悬了十五年的积案,在市局相关侦查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在下城刑侦人的不懈努力下,在先进刑事侦查技术的推动下,终于告破。

  现覃某煤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调查中。

  2017年至今,下城警方已破获5起命案积案。

  法网恢恢,愿逝者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