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山的学生,从江的学生,都是学生;在萧山教书,在从江教书,都是教书;不论时空怎么变,教育的初衷和原则并没有发生变化。”——沈永灿老师,杭州市萧山区第二高级中学历史教师,现在从江县第一民族中学支教。

  “韶光太好,怎么漫步才不算辜负?青春太短,怎么燃烧才不是耽误?告别熟悉的城市,离开温暖的家,来到千里之外支教,光荣地参与着这场脱贫攻坚的历史进程。教育扶贫不是什么浪漫的旅行,作为一线教师,从晨曦初露至群星逐退,无论是班级日常管理,还是课堂教学常规;无论是撰写课题、论文、案例,还是进行听评课、报告、讲座;无论是疫情期间的线上教学,还是平日里的下乡家访……”——郑洁老师,杭州市萧山区第二高级中学语文教师,挂任从江县第一民族中学“萧从—清北”班班主任兼语文教师。

  “支教的生活就像一杯清茶,没有华丽的色泽和醇厚的味道,淡淡的清香却让人回味无穷。如果让我说支教的感受,我会说‘简单并快乐着,平淡并享受着,付出并收获着!’”——陈攀老师,杭州市萧山区第二高级中学物理教师,现在从江县第一民族中学支教。

  “我时时不忘提醒自己在报名支教时的初衷:我来做什么?我能做什么?我应该怎样去做?2020终究是不平凡的一年,也会是我人生的转折点,我不仅是播撒梦想,更是用行动来实践梦想。”——沈扬波老师,杭州市萧山区第八高级中学物理教师,现任从江县第一民族中学教务处副主任。

  这一波感言,都是萧山二中和八中的支教老师们,在从江县第一民族中学支教9个月后,各自的感想。

  老师们口中的从江,是从江县,它位于贵州省东南部,与广西壮族自治区接壤。县内有中国侗族大歌之乡——小黄侗寨;世界最后一个枪手部落——岜沙苗寨也在从江;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增冲侗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增冲鼓楼;中国人口与生育文化第一村——占里侗寨;农耕文化博物馆、国家梯田公园——加榜梯田,以及被誉为“世界三大洗浴文化”之一、神奇独特的瑶族药浴等等,都藏在从江这座县城里。

  我们今天就通过照片,来一起看看萧山的老师镜头里,在从江一中的支教生活。

  我们还采访到了从江一中的校办主任王炳全老师,他也是萧山从江支教计划的联络人,作为从江本地老师,我们也可以听听看,他是怎么看这个支教计划的。

  接通电话后,在电话那头的他,声音有些腼腆和兴奋,他告诉我们:“从江支教——这个词在杭州市民中间,大家觉得可能有些陌生,但这个支教的计划,是从浙江省知名教育专家、浙江省特级教师刘诚平开始的。刘校长第一次深入到大山里来,从教育入手帮扶我们这个对口贫困县——从江县算起,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

  这是我所在的语文组,为庆祝开工大吉,同事们买了蛋糕,我们一起在办公室自拍了一张。

  这是我刚刚到从江一中的时候,买了个放衣服的简易衣架,过来三个男老师帮我一起搭好了。

  “刘校长曾先后在杭十四中、浙大附中、杭州学军中学、杭师大附中等学校担任书记、校长等职务,2017年退休前任杭州市基础教育研究室党总支书记。”

  “2017年,那年开始,我们从江一中就陆陆续续迎来了来自杭州萧山的多位骨干教师。随着刘校长的到来,‘萧山从江’东西部教育扶贫协作升级为‘组团式帮扶’。2019年8月,新的一批学科骨干老师,一共7人,来到从江一中,开展教育组团帮扶。”王老师说。

  “我们从江一中,在我们从江县已经算是最好的一所高中了。但尽管这样,刘老和老师们来了之后,慢慢地我们本地的老师和学生,还是明显感受到了不同。”

  王老师继续介绍道:“所以去年起,在从江一中,我们开始创办‘萧从实验班’,共100名优秀学生,由萧山选派优秀的高中学校干部挂职担任副校长,分管教育教学,重点负责‘萧从实验班’的管理工作,并由萧山区优秀教师担任语、数、外等学科教师。”

  王老师感慨地说:“确实,我们本地老师的教学方式,还是属于课本教学,主要目的就是想将知识全部灌输给学生,老师在上面讲,学生在下面听,还是比较传统的。杭州的老师们来了之后,带来了很多创新。他们更加注重和学生们的互动,鼓励大家自由发言。开始学生们也是非常不习惯的,大家都不肯第一个举手,但慢慢的,在杭州的老师们引导下,孩子们也开始有转变,变得在课堂上更加活跃,更加喜欢和老师、同学交流,难题和思考题之类的,还能有发散性思维。从坐着不动,到举手主动发言,到课堂交流互助小组,解题答题,这样下来,学生们的学习能力也大大提高,自我意识也有加强,对科目的喜好,也不再是老师说什么,家长说什么,就是什么,开始慢慢有自己的主见了,表达能力和社交能力也在加强,这都是我们本地老师需要向杭州老师学习的。”

  搬书,分拣,核对,装袋,打包……疫情当前,老师们赶在开学前,领取各自班级的新书。这是我在高一(1)班的教材前清点数目。

  今年六一儿童节,女儿不远千里从杭州来到我支教的学校度过了难忘的两天。

  苗族芦笙节,第一次围炉吃农家饭,喝米酒,印象深刻!

  “而且,我们这好多家长,自从听说有杭州来的老师开了‘萧从实验班’,他们都想把孩子送来。”王老师自豪地说道,“目前来说我们的‘萧从班’,班级管理井然有序,各科学习成绩名列年级前茅。”

  “另外,我们全校现在有三千多名学生,有约一千名学生都是贫困户,缺乏资助随时有辍学可能。在杭州来的老师们的努力下,有很多的萧山企业家都来资助和捐助贫困学生们,给他们提供了继续学习的条件。”

  从江一中,开学前一天,早晨7点31分,拿着铺盖和住宿用具的孩子,提前来学校报到了。

  从江一中,开学前一天,提前一天到校的孩子,迎接老师。

  早晨7点31分,学校服务部的工作人员开始打扫卫生迎接孩子和老师们。

  去年开始,在刘校长和7位支教老师推动下,“萧从教育基金”“绿满萧从教育基金”两项助学基金成立了。资金总量约100万元。支教的老师们还多次到寨子里家访,到贫困学生们的家里,和家长们谈心,一个个劝说,一个个帮扶,甚至还有老师利用个人关系组织捐钱捐物帮助贫困学生。

  萧山八中的杨旭光老师是这么说的:“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帮助更多孩子走出大山,找到自己的理想。”

  整幢教学楼停电了,为确保安全,我去班级看看,原来孩子们早早准备好了台灯。

  军训结束的晚上,同学们在操场上弹唱着流行歌曲,这一刻,我回到了我的年轻时代。

  军训结束的野外拉练,站在从江县城的山头,俯瞰这个陌生而即将融入的小县城,呼喊一声:“我来了,山一程,水一程,人生之路伴你行。”

  疫情期间的学生和老师,都是全封闭在学校里,理发问题,就由宿管员解决。

  聊到最后,王老师对从江支教的未来,信心满满。他兴奋地说,“去年,从江一中一本上线人数为67人。今年,我们刘校长说了,他有一个‘双一百’目标:一本达线人数超100,本科达线增量超100。而今年刚刚过去的黔东南州一模考试,这个目标已经达到了。”

  你们赛场上挥洒的汗水见证了大家的友情和成长,拉近了你们同龄人之间的距离。无论岁月怎样流逝,都不会忘记今天的奋斗和梦想,这是你们的舞台,是你们梦开始的地方!加油一班!

  那么,从江一中的孩子们,期待你们展翅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