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女士打进热线:我和两个同学妈妈还有一个朋友这几天都收到了一个到付的包裹,但我们并没有购买。这个需要收货方付快递费,我有两个朋友都选择了拒收,还有一个朋友拆开看了。

  何女士家住山水人家,前几天,她手机上收到一条顺丰快递的消息,显示她有一个包裹从温州发出,运费需要自付。

  7月28日,何女士正好在家,顺丰小哥上门送件时,她特地查看了包裹,面单信息显示寄件人是“韩先生”,地址是温州市龙湾区,托寄物是彩漂剂一瓶,需要快递代收费用9.9元。

  “我没有买过这东西啊。”何女士说,最近正好网购比较少,所以她很确定这个东西自己肯定没有下单。快递小哥倒也没有多说,告诉她如果不要可以选择拒收,于是何女士就拒收了。

  没想到过了一两天,又有另一个顺丰快递员给她打电话,说卖家问她要不要重新签收包裹。何女士在手机上查询发现,7月31日晚上,卖家把9.9元的代收费用改成了5元。

  “这东西我没买过,我不要。”何女士再次拒收。

  因为觉得奇怪,当天晚上,何女士发了一条朋友圈,没想到,竟然有三位好友在下面留言,说自己也收到了同样的包裹,都是这个“韩先生”寄来的,东西也都一样,都是“彩漂剂一瓶”。

  其中有两位好友跟她一样选择了拒收。另一位朋友说,自己还没付钱,但快递员把包裹扔在了她家门口,她就拆开看了。

  包裹里是一瓶120克的“植然魅”彩漂剂(我在网上查询发现,该产品大多为批量销售,6瓶价格在24元左右)。

  何女士说,她跟几个朋友都确认过,东西不是自己或家人购买的。

  “最奇怪的就是,这个卖家怎么会知道我们的信息?也不晓得这些信息是哪里泄露出去的。”何女士担心会不会是骗局,她以前在新闻上也看到过,有些卖家专门选择一些廉价商品,撒网式发货,赚的就是运费和代收费用。碰到网购高峰期,很多人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个包裹,往往来不及仔细查看,就付款签收了。

  昨天我尝试拨打了快递面单上的卖家电话,虽然显示发货地在温州,但号码却是河北廊坊的,电话要么忙音,要么无人接听。

  像这类没买过的“到付快递”,快报也曾多次报道过。

  去年8月4日,杭州王女士不在家,有个快递货到付款,39元,她就让家人签收了,回家一看,是一条黑色皮带,她压根没买过。

本报当时报道资料图本报当时报道资料图

  当时记者联系上卖家,对方说,公司在很多网上平台投了广告,客人在这些平台买过东西留下过电话和地址,再加上无意点击了他们的广告页面,就会自动下单派发,客户可以拒收。

  早在2016年,快报也接到过读者的类似来电。

  一位姓方的先生说,自己待在家里被骗了,早上有人来敲门,开门后,有个三十多岁的男的说有快递,到付,18块钱。快递盒子小小的,写的是方先生老婆的名字,寄件人北京的。

  虽然知道老婆平时网上买东西不会到付的,但是出于好奇,方先生还是付了18块钱,结果打开是一个玻璃镯子,估计3块钱都不值。

  后来方先生问了老婆,确实没买过。他再按寄件人号码打电话过去,一直关机。

  这种新型快递骗局,成本仅仅几块钱,主要就是利用大家网购的习惯,让收件人到付签收,也许收件人会有疑惑,但因为价格也不贵,可能就稀里糊涂地给钱签收了。那骗子就通过到付货款和实际货品价格差赚到了钱。虽然不多,量足够大的话,也是很可观的。

  这两年,全国各地发生过很多“39元快递到付”欺骗案例,货到付款金额都不大,以39元最多,里面的化妆品、日用品等都相当劣质,价值远低于39元到付款。很多人即使被骗,也觉得钱不多,处理起来太麻烦。

  去年央视财经《第一时间》报道过哈尔滨一起快递“到付”案件,只要付29元邮费,就能免费领取高档电子手环,实际收到的电子手环成本2元都不到,全国包邮快递费也不到5元钱。每笔29元邮费,实际骗走了200余万人8000多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