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琴是某直播平台新主播,通过网络认识了个“大老板”,结果遭遇“潜规则”被骗财骗色。

  这个实施诈骗的“大老板”被义乌警方抓获归案。

  新主播与“大老板”见面

  小琴来自北京,22岁,做了新主播后,她一直想成为“网红”。

  6月21日,直播时,遇到一位“大老板”。

  对方不仅刷了不少礼物,还说可以介绍几名大主播给小琴认识,并且还说会找“大哥”对她进行包装。

  小琴觉得自己遇到幕后大佬了,当即就加了这名“大老板”的微信私聊。

  对方说:“做主播,一分靠才艺,两分靠努力,剩下的七分全靠运气。”

  很快,对方就推荐来几名“女主播”和“大哥”,让小琴添加他们私聊。

  和大老板义乌见面

  这位“大老板”告诉小琴,自己在义乌发展得很成功,邀请她到义乌见面。

  6月23日,小琴从北京坐飞机到义乌,与“大老板”在一家宾馆相见,大老板姓王,两人当晚住在了一起。

  两人还拍了不雅视频。小琴听大老板推荐的一个女主播介绍过来人经验:“录不雅视频或与粉丝裸聊,也是为了吸引更多男粉丝来刷礼物。”

  遭骗财骗色

  6月25日,王某告诉小琴,自己的银行账户被家里人冻结了,他必须带一个女朋友回去,他父母才肯解冻。

  “你就假装我女朋友,等我拿到钱就可以包装你。”王老板说:“按照我们的风俗,带女朋友回去要给长辈见面礼,你先借我点钱。”

  小琴信以为真,随即给他1.5万元,包了十几个红包。

  王老板拿到钱后,却没动身,随后又说一起回家就会被要求订婚为由,让小琴最好别去。

  6月26日中午,一名“经纪公司管理人员”通过QQ联系小琴,让她“缴纳2万多元保证金和担保费,公司会想办法引来更多‘大哥’,并确保其直播PK进入前100名”。

  随即,小琴多方筹钱,分多次转出1.3万余元。

  这个时候,小琴实在没钱了钱也借不到了。

  王老板推荐的一名“大哥”来了,说自己为她“垫付”了1.8万元帮她介绍资源和推广,“你写张一万元的借条给我就行”。

  当天,小琴回到北京后,只好向父母要钱;父母听了整个过程后,断定女儿被骗了。

  一人分饰多角实施诈骗

  6月30日,小琴在她父亲陪同下,又赶到义乌,向稠江派出所报案。

  经过义乌警方紧张工作,把“王老板”归案。

  王老板确实姓王,山西平顺人,29岁,无固定职业。

  他经常混迹在某直播直播平台很多年,懂得不少“门道”。

  “我专门注册了两个微信号,三个QQ号,用来骗女主播。”王某说,因为经常要给主播打赏,他自己其实也没有那么多钱。

  “我进入小琴的直播间互动后,发现她比较年轻,觉得她没有什么社会经验,应该比较好骗……”王某说。

  随后,他用自己的多个微信号和QQ号扮演“女主播”“大哥”和“纪公司管理人员”等多个角色,对小琴实施诈骗。

  目前,他已被义乌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