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1日清晨7:45,一架空客A320从杭州萧山国际机场起飞,35分钟后,在温州龙湾国际机场徐徐降落。

  停飞十年后,温杭直飞航线重新复飞开通。

  同一时间,与交通攸关的几位浙江人,正日出而作……

  杭昌高铁线杭黄段上,上海铁路局杭州机务段资深驾驶员陈茂正,完成高铁空载线路测试,驾驶“大白猪”(和谐号)返回杭州东站。

  温州城区,城际客车司机金朝晖驾驶着公交车,从城区奔赴乡村。

  泰顺街头,交警林光岁迎着熙攘的车流,出现在十字路口……

  从“浙江第一路”沪杭甬高速全线通车,到杭温航线的空客A320起飞,时光荏苒30年。

  浙江境内的陆空大动脉,从“四小时交通圈”浓缩为“一小时交通圈”。

  他们是见证者,也是参与者。

  1990年

  从温州泰顺到杭州要花两天时间 “汽车跳,浙江到”是浙江公路的真实写照

  前天,陈茂正、金朝晖和林光岁三位交通人从不同的信息渠道都收到同一条消息——“杭州到温州飞机航线重启,实际飞行时长35分钟。沿海高铁(甬台温高铁),要来了!相比当下的甬台温铁路,一个字‘快’”。

  “35分钟就能到杭州,过去做梦都梦不到!”50岁的交警林光岁很感慨,回忆起当年出行的日子,他语调沉缓,“我是泰顺的山里娃,在温州上大学。1990年,杭州和温州之间没有一条高速路,从温州到杭州,算是出一趟远门,要花两天的时间。”

  九山半水半分田,泰顺县位于浙江省最南端,温州市西南部,为浙南闽东山区。地理状况复杂,交通状况属于浙江最落后县域之一。

  那时,从他老家泰顺县城通往温州市区的飞云江大桥还没有通车,30多人的大客车,要轮渡。而县城到分水关,全部是灰尘和沙子路,沿着山势人工开挖,客车时速最多只能跑20公里。

  “听人说,杭州很美,我很想去一趟,看看西湖。”但路途之艰辛,让他望而生畏,早上7点出发,到晚上7点才能到温州,而到杭州,还要翻山越岭一天,“在我的想象中,西湖很美,但和天堂一样,太遥远了……”

  52岁的温州城区人金朝晖,当时还是个毛头小伙,他刚结束学徒生活,开起了大巴车。

  “汽车跳,浙江到”曾是浙江公路交通的真实写照。1992年之后,随着经济发展的加速,“大堵车”现象蔓延全省,交通公路基础设施成了当时经济发展的“瓶颈”。

  金朝晖说,那时,从温州到杭州,走104国道,沿途翻山越岭,基本上没便捷的涵洞,要经丽水、金华、绍兴再到杭州,往往要跑十三四个小时,阻塞的话,甚至要二十多个小时。

  他说,当时主要是东风、解放、扬子、黄河、黄海牌等老客车,行李装在车顶上,很多是黄土路,飞尘弥漫,一路颠簸到杭州,司机乘客都灰头土脸,人也要累垮了。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从1996年起,浙江开始组织实施“三八双千”工程,即用3年时间拓宽改造1000公里国省道干线公路,用8年时间建成高速公路1000公里。有资料显示,自实施了“三八双千”工程以来,10万平方公里的浙江大地上,7年间新建、改建了近3000公里的高等级公路。

  当金朝晖开着客车在翻山越岭时,远在400公里外的杭州,刚进入杭州机务段的陈茂正,和师傅正学习怎么操纵“建设”型蒸汽机车,当时,他还是司炉,当火车“哐当哐当”在杭长线(艮山门-长兴)上慢跑时,沿途煤灰飞扬,他就在驾驶舱往火炉里加煤块,裸露的膀子上,汗如雨下。

  浙江省“一小时交通圈”现状

  1小时交通圈是指通过经济、快速、便捷的交通方式,实现点对点之间1.5小时内到达,主要通过高铁、高速公路、市域铁路和轨道交通等交通方式实现,海岛、偏远山区可通过通用航空短途运输方式实现。

  各市至杭州

  宁波、湖州、嘉兴、绍兴、金华、衢州、丽水等7个市已实现至杭州“1小时交通圈”。

  温州

  现状:温州至杭州高铁最短用时2小时5分钟。

  未来:杭温铁路2022年建成后,时间缩短到1小时30分钟以内。

  台州

  现状:台州至杭州高铁最短用时1小时50分钟。

  未来:杭绍台铁路2021年建成后,时间缩短到1小时以内。

  舟山

  现状:舟山至杭州高速公路最短用时约3小时。

  未来:甬舟铁路2025年建成后,时间缩短到1小时30分钟以内。

  舟山至杭州通用航空短途客运航线2022年开辟后,用时将在1小时以内。

  市中心城区至所辖县(市)

  杭州、宁波、湖州、嘉兴、绍兴、金华、衢州等7个市已实现各市中心城区至所辖县(市)“1小时交通圈”。

  舟山

  现状:中心城区至嵊泗县轮渡用时约2小时。

  未来:嵊泗本岛水上机场2022年建成后,时间缩短到30分钟以内。

  台州

  现状:中心城区至玉环市约1小时40分钟。

  未来:杭绍台高铁温岭至玉环段2021年建成后,时间缩短到20分钟以内。

  温州

  现状:中心城区至泰顺县公路用时约2小时40分钟。

  未来:龙丽温高速(文泰段)2020年建成后,时间缩短到1小时以内。

  丽水

  现状:中心城区至庆元县公路约2小时40分钟。

  未来:衢宁铁路(庆元至松阳)、衢丽铁路(松阳至丽水) 2022年建成后,时间缩短到40分钟以内。

  1998年

  “浙江第一路”建成通车

  从温州泰顺坐车看西湖

  一路颠簸了十多个小时

  陈茂正今年50岁了,他说,今年是金温铁路通车22周年。

  1998年6月11日,金温铁路正式建成通车,温州从此迈入铁路时代。这条铁路不仅结束了温州不通火车的历史,也加快了温州人走出去的脚步。当时金温铁路温州段建设困难重重,全线仅隧道就要建96座。

  那一年,林光岁从报纸上看到一条新闻,喜出望外:浙江首条高速公路——沪杭甬高速公路全线建成通车。这条高速公路建设于浙江经济起飞初期,分段分期打通了浙江经济最活跃区域的交通大动脉,途经嘉兴、杭州、绍兴、宁波四个地市,全长248公里。

  它是“浙江第一路”,从此,浙江有了接轨大上海的“黄金通道”。

  令林光岁遗憾的是,它并不连通温州。去杭州的念头越发强烈,他终于动身了,坐着老式大巴一路摇摇晃晃,花了10多个小时到了杭州。他回忆说,自己在六公园下了车,一路徒步到西湖边,满眼的湖水,真美!他坐在石凳上,久久不愿离去。

  也就是在这一年,浙江省有关部门提出到2002年年底要建设1000公里高等级公路,基本建成沪杭等一批高速公路,使杭州与陆上各市均有高速公路相连,形成省会至各市之间的“四小时交通圈”。

  “七山一水两分田”的浙江,河网密布,沟壑纵横,峰岭相连,高速公路建设地形复杂,施工难度很大。由软土地基引发的“桥头跳车”、路基沉降这个世界性难题,成了浙江高速公路必须克服的首要困难。据媒体报道,“四小时公路交通圈”的工地上汇聚了来自全国各地上百家监理单位,最多时有上千名监理工程师加盟浙江公路建设。

  2002年

  温州被圈进“四小时交通圈”

  晨饮西湖龙井,夜尝温州海鲜

  2002年10月29日,随着甬台温高速公路温州乐清段竣工通车,离省会城市杭州最远的温州被最后“圈进”“四小时交通圈”。至此,驱车走高速公路,从杭州到浙江10个主要城市4个小时均可到达。

  这使得浙江人“晨饮西湖龙井,日喝绍兴老酒,夜尝温州海鲜”的梦实现得通通畅畅,顺顺当当。浙江旅游线路的含金量和经济扩展空间也得以提高,浙江经济发展的环境更加优越。

  对此,金朝晖的体会最深,他迎来了自己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他和同事们驾驶的大巴,慢慢改为“快客”,一路见证了其间的繁华和喧嚣。

  千禧年初期,温州交运长顺汽车快客运输有限公司成立,从温州到杭州的线路上,每天来回奔波的快客多达20辆。逢双休日,十多分钟就发一班快客。到了五一、十一、春节的高峰期,三分钟一个班次。公司近一百多个司机,几乎连轴转,忙!

  此时的陈茂正刚刚结婚,正式成为火车司机,开上了“东风”内燃机车。当时,铁路也实现了升级改造:告别蒸汽机,迎来内燃机。

  2002年12月26日,杭州铁路分局加开了杭金衢城际列车,这趟车只在杭州、金华、衢州三个站点停靠。而一旁的金温铁路打算引进“摆式列车”,车速可比原来车型提高30%。

  一度相当红火的杭州至宁波、黄岩、义乌等空中航班,在公路及铁路提速的冲击下相继停飞。杭州与省内城市间的航线,仅剩下到温州这一条了。

  曾经是热线的温杭航班是受“4小时公路交通圈”冲击最大的线路,2002年浙航杭温航线的客座率比上年下降了11.44%。为避免整条航线的沦落,有航空公司提出“空中快客”的理念,并推出了150元的“超低空”票价。

  2010年

  温州来了动车组

  他带上老婆孩子去杭州玩

  对于陈茂正来说,千禧年后的那十年,发生了很多大事,“变化太快,眼花缭乱。”

  令他印象最深的是,2007年元月,从杭州开往上海南的N522次城际列车,首次试用(CRH)国产动车组上线运行。

  那些年,他驾驶着和谐号电力机车,在浙赣线上来回跑,从杭州乔司一路奔向江西鹰潭,“速度和力量,把蒸汽机远远甩到了后面。”

  “高速”时代正一步步向浙江人走来。

  同年5月,还发生一件举足轻重的大事:杭州都市圈第一次市长联席会议召开。杭、湖、嘉、绍四座文化名城,有了一次意义深远的握手。这片3.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从此有了共同的名字——杭州都市圈。打造半小时高铁圈、一小时高速圈,快递24小时送达……杭州都市圈的目标,被浙江人提上“日程”。

  2010年,温州南火车站正式建成开通,林光岁终于等来“高速时代”:温州来了动车组。当时,到杭州的动车组从温州出发,走沿海铁路途经宁波,到达杭州需要3个多小时。

  这一年去杭州西湖玩,他带上了老婆和孩子,“真的是很享受,车厢又整洁又宽大,儿子才十岁,兴奋得坐不住,满车厢里跑来跑去。”

  2012年

  快客司机转行做了公交司机

  对于金朝晖来说,飞机航线和铁路的开通,他的心情十分复杂。

  他说,在高铁开通后两三年时间,快客就迅速没落,“公司发往杭州的车次越来越少,大家心情很复杂,但也理解,大巴生意不好了,但高铁和飞机,让温州人的出行更便利了,这是趋势。”

  2012年,金朝晖开完最后一年的杭州线路,转型驾驶城际公交。温州交运集团停发了杭州快客班次。

  “现在,只有杭州站发过来班车,我看了,车上也没几个人……”这位有30年大巴驾龄的老司机,语气有点落寞,“时间过得真快,我过几年就退休了。”

  当金朝晖从快客线路“退出”的那一年,陈茂正迎来新的职业生涯,成为一位高铁司机。他驾着“大白猪”,在杭州和温州两地间高速奔跑。

  问他到温州,高铁要走多少个隧道。他说,至少有20多个。

  问他开高铁和电力机车,感觉上有什么不同。他说,“在高铁上,通过减速玻璃,你所看到的速度并不快,但新手可能会不适应。如果时速开到250公里,会感觉有点快,大山迎面撞过来,有一种排山倒海的错觉……”

  奔跑在杭温线上,他说常看到的景象是,正在修建的桥墩、半完成的电线杆……这些是正在修建的高铁线路,如杭绍台、金丽温、甬台温……

  2022年

  浙江实现“一小时交通圈”

  高铁司机

  打算带着女儿继续“跑”

  2020年,浙江铁路营运里程达到4000公里(其中高速铁路1590公里)、城市轨道交通380公里。其中杭州机务段值乘的高铁线路,在浙江有沪昆、宁杭、杭深、合福、杭昌、金温、沪蓉、衢九等8条高铁线。配属机车(不包括动车组)多达240台,机车乘务员1841人,最小的年龄20岁,最大的55岁。全省所有的高铁机车,日均走行达27万多公里!

  铁路旁的高速公路,也在飞速加码。元月1日,浙江高速公路路网补上最后一块“拼图”:龙丽温高速文瑞段、文泰先行段通车,结束文成泰顺无高速公路的历史。至此,浙江陆域实现“县县有高速”。

  2020年,浙江高速公路总里程达到5000公里,高速公路密度居全国前列。其中18条国家高速公路、26条省级高速公路。

  如今,浙江正朝着“一小时交通圈”时代大步迈进,确保到2022年实现长三角主要城市高铁“一小时”交通圈的基础上,再实现三个一小时交通圈,分别是所有地级市到省会杭州时间一小时,所有县级市到地级市的时间一小时,城区内各个板块到达市中心的时间为一小时。

  目前,在“一小时交通圈”的规划中,泰顺依然是其中的短板,从泰顺到温州城区,坐大巴用时约2小时40分钟。对于林光岁这样的泰顺人来说,出行便捷快速,仍是内心的渴望。

  按交通部门的规划,从“四小时”到“一小时”,从依托单一、平面的高速公路网,到未来依托铁路、航空、高速公路、城市轨道交通和城市快速路构建的立体化综合交通网,浙江的“一小时交通圈”有了更加立体和多元的结构。

  前段时间,陈茂正看到一个新闻,时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浮试验样车在青岛下线,“下一个新时代,我赶不上了,还有5年我就退休。”不过,他说,独生女儿大学学的是酒店管理,目前在一家酒店实习,“我想让女儿也上高铁,今年来不及,明年让她参加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