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疫情影响,电影院已经停工108天了……

  5月9日,一个名为“停业后的电影院都用来干嘛了”的视频突然在抖音火了,之后又蔓延到了微博。在这个视频里,是一个自称影院从业者的男子,在无人的电影院里玩switch(任天堂游戏机)。

  此视频一出,评论里顿时酸成一片“柠檬”,纷纷感叹“这……也太爽吧!”不过,也有网友表示忧虑,在电影院里打游戏,难道不会被炒鱿鱼吗?

  昨晚,快报记者找到了这个在电影院里打游戏的人,他还真是一位在杭州工作的电影院从业者,最新消息是,他并没有被开除。因为抖音火了,他还把名字改了,从“老王老王”,变成“小王有点憨”。

  真的在电影院里玩游戏了?

  拍视频的“小王有点憨”是个90后大男孩,2016年毕业后就进入了电影院工作,现在在新华影都当市场经理。

  记者微信联系上小王时,他还明显处于懵圈状态,连称火的太突然了,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之前,我也偶尔拍过几次抖音,但都是朋友点赞评论,今天一个下午,打开就是99+点赞评论。”因为担心视频里出现switch的画面会侵权,他又把第一个视频删了,重发了。删之前,他看了一眼,点击量已经五六十万了。

  那是真的在大银幕上玩了switch?真是真的,但小王表示,只玩了短短的一分钟,“可能一分钟就没到,也没有玩,就画面进去,遥控走了两步,拍完视频就关了。我胆子很小……”

  那领导知道吗?“知道,拍之前就申请汇报了。”小王告诉记者,拍这个视频的初衷其实是想表明下:“我们还活着,电影院可以看电影了。”

  就在前一天,国务院发了最新规定:电影院等娱乐场所可以有序开放。

  实际上是在进行设备调试

  据记者了解,所谓的“在电影院里玩switch”,实际上影院工作人员在调试放映设备,测试银幕画面、色彩是否正常。

  当然,一般都是用电脑来进行测试的,但昨天准备测试的时候,小王突然来了灵感,“我发现这个接电脑的线和接switch的线是一样的,就想着是不是也可以用下。”正好家离单位也近,他就回家把自己的switch拿来了。

  这台switch是小王去年花了半个月工资买的:“那时候宝可梦不是特别火么,就买回来和朋友一起玩。”小王有点害羞的告诉记者,其实当时他就萌生了在电影院里玩switch的想法,想着发朋友圈肯定炫耀一下,但一直只敢在心里想想,“没想真的玩……我知道这是不行的。”

  一直到昨天早上,设备主管跟他说要对放映设备进行测试,加上领导布置了宣传电影院复工的任务,他才斗胆尝试了一下,“就插上去试了一下,拍了视频,就马上关了。”

  停业后的电影院都用来干嘛了?

  停业后的电影院,实际上影院从业者都在干什么呢?

  小王告诉记者,其实他们的停业生活还挺忙的,“早期,电影院刚开始宣布停业时,我的工作主要是负责安抚客户粉丝群,帮忙处理各种退票,想办法做各种活动维持热度,还有维护电影院的微信公众号。”到了中期,电影院还是没复工,又开始琢磨自救,于是他跟卖品部策划出售影院零食,做宣传图片,到了后期,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了,作为电影院的市场经理,他又积极开始策划电影票礼包促销。

  不只他,其他人也没闲着,“设备主管隔几天就要对放映设备进行通电、开机试映,因为放映机不同于其他电器,长期不通电可能会出故障。”小王表示,趁着停业的日子,影院里的放映员和服务员也都接受了系统的业务培训和礼仪培训。

  因为疫情期间,原本负责影院清洗的工人找不到了,他们还自己上阵清洗电影院里的椅背椅套,做消杀工作,“一个厅就要好几天,我们有七个厅……”

  虽然电影局的正式通知还没有来,但小王表示他们的复工准备都做好了,“该有的预案都做了,整体消毒也都做好了。”

  电影院什么时候能复工呢?

  浙江时代院线和浙江星光院线都回复记者,需要等电影局的正式通知。不过,李现主演的《抵达之谜》和西尔莎·罗南、艾玛·沃特森、佛罗伦斯·珀等主演的《小妇人》都发布了预热海报。

  电影《抵达之谜》的官方宣传词是:“跨越寒冬,迎来初夏。只要爱还在,青春就不会散场。”索尼哥伦比亚电影公司也在官博上写道:“你不必忧伤漫长的等待,因为我们终将重逢。”

  据悉,此前春节档未能如期上映的《唐人街探案3》《姜子牙》《夺冠》《紧急救援》等影片,还有陈可辛导演的《李娜》、管虎导演的《八佰》、乌尔善导演的《封神三部曲》、陆川导演的《749局》、张艺谋导演的《一秒钟》和《坚如磐石》、贾樟柯导演的《一直游到海水变蓝》等片,都有希望在今年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