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员 张科顶 记者 钟玮

  3月26日凌晨,钱塘江江风阵阵,吹在身上刺骨的冷。江堤上留有一只空矿泉水瓶、一包香烟。张凯和同事四下张望,杳无人烟,手电筒一晃突然照到江面,只见滩涂上一串脚印一直延伸到江心。

  张凯看着手机上的50条短信,心里不由得一紧:这很可能就是自己要找的人留下的。

  张凯是萧山区党湾派出所副所长,一个多小时前,所里刚接到报警:28岁的李华(化名)中午独自驾车出门,此后与家人失去联系,且有轻生迹象……

  3月25日 23:12

  李华:不必找我,路都是我自己走的,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张凯:你还年轻,没有过不去的坎,我可以做你的倾听者。

  报警人是李华的叔叔。李华当天上午从钱塘新区的暂住地驾驶一辆面包车出门后,一直不接电话,只在微信里说自己会把车停在党湾高速口。

  叔叔说,李华这几年一直过得不太顺利,前不久刚来杭州投奔他,这些天小伙子郁郁寡欢,这让他有了不好的预感。

  当夜,张凯带领民警沈常宽和辅警队员赶赴现场。但在党湾高速口现场走访并调取监控后,大家并未发现李华的踪迹。张凯又迅速协调当日值班警力,一组通过调取监控分析研判,另一组进行巡逻查控。

  寻找李华踪迹期间,张凯拨打了李华10多个电话,每次都被挂断。他只能一条条短信连着发给李华,先是表明民警身份,表示愿意做他的倾听者,劝他冷静下来。

  23时14分,李华回了第一条短信,看上去很决绝,“不必了,路都是我自己走的,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张凯立刻又发信息沟通,尝试接近李华。为了让他增加信任感,他又加了句,“我是党湾派出所副所长。”

  哪知又是一句“不必了,我已经离开党湾。”

  3月25日 23:20

  李华:我被自己逼上绝路了,还剩40分钟我就走了。

  张凯:没有什么绝路,只要你想走,哪都是路。

  这样的出警救援,张凯是有经验的,如果连人都碰不到,下一步工作根本没法开展。他不死心,紧抓着目前唯一的沟通渠道,一连发了四条短信过去:“没有什么绝路。只要你想走,哪都是路。”“不方便跟家人说的话你可以跟我说说。”……

  几分钟后,李华回信了,开始向张凯袒露心扉。他说今天是自己的农历生日,感情受挫、父母不理解等多方面因素导致他对生活失去信心,并声称自己再过40分钟将离开人世。

  尽管如此,张凯看着短信里这长长一段,心想,有办法了。

  经过几番苦口婆心的劝说,23时49分,张凯终于加上了李华的微信。其间,李华发送了一个定位:钱塘新区河庄街道观十五线(钱塘江堤)江东大桥。

  李华所在地并非党湾派出所辖区,但此刻时间就是生命,张凯立即联系河庄派出所联动,随后又带领民辅警往目的地赶去。

  3月26日00:00

  李华:过了十二点整,是我28岁生日。

  张凯:是男人你就得有担当!你给我等着!

  到达李华所发的定位地已是26日0时。一辆面包车静静停在江边一处角落,车内及四周无人。

  再往江堤上去,张凯很快找到了李华留下的一只空水瓶、一包香烟,而此时滩涂上的脚印显示,李华极有可能已身在江心。

  张凯和民警沈常宽、辅警孙建平一同滑下江堤,沿着足迹往江心寻去。

  潮水刚刚退去,远处的城市灯火闪映在江面,不觉间,江风刺骨。张凯淌水向前,一边给李华发微信:“是个男人你就得有担当!你给我等着。”“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再高的坎,咱也能跨得过去。”

  直走到离岸两三百米的江心,大家猛然发现浑身已湿透的李华正蹲坐在一块高出来的泥沙上,腰间用绳子系了块四五十厘米宽的大石头,整个人无精打采、摇摇晃晃。

  大伙儿将他带到岸边,张凯也不急于将李华控制住,而是给他递了根烟,耐心与他说话,试图缓解他的情绪。直到李华慢慢放弃轻生念头,主动解下腰间的石头……

  3月26日00:35

  李华:我这一生失去了太多宝贵的东西,最后却没换回任何人的理解。

  张凯:年轻人,什么时候醒悟都不算太晚。

  江风飒飒,一支烟抽完,李华终于慢慢冷静下来,张凯也得以了解李华的心结所在——

  28岁的李华从事运输行业,前几年一直在上海,有过一个感情很深的女友,也曾向往努力地工作、生活。直到2015年,一场变故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他开始“啥不好就学啥”,沉迷赌博,输钱就借,赢钱再还,如此往复。家里人怒其不争,没心思也没能力帮他偿还债务。去年,前女友跟别人结婚了,而他债台高筑,只得到杭州投奔叔叔。

  李华有些懊悔,他说自己这一生失去了太多宝贵的东西,最后却没换回任何人的理解。

  张凯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他,“什么时候醒悟都不算太晚,只要你有心回到正途,总会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3月26日01:00

  李华:给我一年时间,我会想办法还钱,我只想松口气,太累了。

  张凯:加油小伙子,向前看,只要肯努力未来是很美好的。

  这个道理李华自然是懂的,欠着的钱他也想办法在还。今年过年,李华没有回老家,一个人留在杭州哭着过了大年三十。

  疫情期间,李华为了挣钱,一直忙着跑货,替不少单位和个人运送医疗物资。就连当时疫情严重的温州,他为了能早点还上钱,也冒着风险跑了很多趟。

  “我还了钱,中间回了趟家。但没一个人待见我,我觉得自己是多余的。”李华望着江面,沉闷许久,“回家第四天,一个朋友就到我家要钱去了。我没敢让他进门。只好半夜开车去上海,把车抵押了,再把钱还给别人。回到杭州后,我想运运货,把车赎出来,结果待了半个多月也没接到什么单子,上海那边又来催我还贷了。所有麻烦都像商量好一样的,看到我有点起色了,立马再给我一脚……”

  “疫情期间你都挺过来了,而且有那么高的觉悟帮助抗击疫情。”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经历,让张凯听了也心生惆怅。“我觉得你不仅对自己、对家人,对这个社会都尽到了一个公民应有的义务。”这既是对李华生活不易的宽慰,也是对他积极面对生活的一丝敬意。

  张凯最关心的,还是小伙子今后有什么打算。李华望着远处的江面说道,“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目标,只要给我一年时间,别催着我,我会想办法把所有的钱还上,还能攒下钱结婚。”他叹了口气,“我就是想松口气,太累了。”

  几分钟的工夫,河庄派出所警力和李华的几位亲朋也一并到了。大家终于看到李华安然无恙,好好劝诫了一番,才将他带回家去。

  张凯望着李华远去的背影,回想刚刚这个年轻人许下的承诺,感到有些欣慰。李华的头像还在手机里闪烁着,张凯心想,也许在某一天,会突然收到他发来的好消息呢。

  报道图片由通讯员提供

  通讯员 张科顶 记者 钟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