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隆冬到初春,从“中华民族最危急的时刻”到“全国多地0新增病例”,这场长达两个月之久的战役以最高效、最快速的成果向全国人民交上了满意的答卷,为全球抗疫树立了榜样。截至目前,全国共计346支医疗队驰援湖北,医疗队总人数达4.26万人,其中,女性医务人员有2.8万人。

3月19日,浙江第二批驰援武汉的医疗队凯旋,151位医护战士从前线归来赴安吉疗养。我们采访了驰援武汉的护士汪学丽,她是浙江省安吉县人民医院护理部副主任,驰援武汉52天,和战友一起奋战在定点收治重症和危重症的武汉天佑医院,经手治愈了108位重症病人和32位危重症病人。

1、可以简述一下您在驰援武汉过程中所做的工作吗?

1月28日,我是作为护理人员到武汉去的,前期到了武汉天佑医院主要是帮助医院按照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标准,参与了院感防控的病房设计,这与普通病房是不一样的。我们在最快最短的时间里完成了病房的改建工作。另外也参与了酒店通道的设计,是为了保证医务人员不被感染。这是最前期做的工作。等到病房改建完以后,我们就接手了病区的护理工作。在这期间我们一共经手治愈了108位重症病人和32位危重症病人。

2、在驰援武汉的过程中,和你们平时的工作有什么不一样吗?

我们一开始到那边,1月底的时候我们是6小时一班,但是从我们穿上防护服到脱掉防护服大概是8个半小时左右,这段时间其实非常煎熬。到后期,随着医疗队增加,全国各地更多医护人员加入我们,每天轮班就调整到了4小时一班,但是随着后期确诊人数越来越多,尤其在一天有增长1万多确诊病例的时候,我们是压力巨大的。每天在隔离病房要七八个小时,因为穿着防护服,不能喝水、不能吃东西、不能上厕所,要面对的心理压力也很大。有几天武汉的天气非常闷,在同一天,队里有三个人出现了恶心、头痛、呕吐的症状,有一位同志没忍住就直接吐在了防护服和口罩里面。我们真的很担心如果疫情不能有效控制住,到天热的时候穿着防护服对医生护士的考验还会更大。所幸我们得到了最好的结果,在52天奋战以后,病患数得到有效控制,我们能够顺利回到浙江。

3、从1月28日出征武汉到3月19日归来,整整52天,期间有让您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对我来说,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这个整件事件,我们举全国之力驰援武汉抗击疫情。在援助武汉的过程中,我们队里守望相助的精神最令我动容。从我们队里来说,我们医疗队的队长虽然从来不说关心的话,毕竟是个大男人,但是他背后做的事让我非常感动。他会偷偷地拍我们年轻的同志去隔离区的背影,他在他内心深处就像把自己的孩子送进病房、送进隔离区、送进战场,他有着内心的这份柔软。每天在半夜12点钟,他会时刻关注天气,如果天气预报说下雨了,他就会在群里问“下雨了,大家有没有带雨伞”。因为我们是轮班制的,有一天夜里12点下雨了,他就去带着雨伞接我们。我们能够心无旁骛地去为病人提供服务就是因为有了这背后的温暖。

4、武汉天佑医院是定点收治重症和危重症病患的,您在每天工作中会担心被感染吗?

在我们刚到武汉,还没有和病人面对面的时候,我们内心确实是有这种恐惧,可能有些人心理素质好,担心少一点,有些人心理素质差,担心多一点,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的。但是当我们真正走进病房了,面对这么多重症患者,我们就好像忘记了恐惧,只想尽自己的力量把他们救治过来。不过在病房里我们会高度警惕、注意防护,因为只有我们安全了,病人才有人守护、才能得到有效治疗。

5、在驰援武汉的过程中,家里人会对您有什么担心吗?

在这种情况下,家里人肯定是很担心的,所以在出发的时候我只告诉了爱人和儿子,没有告诉我的父母,我觉得老人家在思想上接受起来可能比较困难,所以我是到了武汉以后才给我妈打电话告诉他们这件事情,他们看到电视网络上说很多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新闻就很担心我,我说我一定会做好防护,保障自己的安全,这是对病人负责、对家人负责、对自己负责、对国家负责。

6、在武汉52天,你们除了在医院,还到过武汉其他地方吗?

没有的,因为工作非常繁忙,后期病人清零了,还有很多零散的工作需要我们完成,最后我们也是在宾馆隔离调整了两三天。景点什么的都没有去,因为也没有开放,也不想给武汉政府增添麻烦和压力,我们觉得把自己的任务完成好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了。这是我第一次到武汉,但是和旅游观光完全不一样,这一次我们领略的是武汉的精神,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从他们身上我学习到了很多,这不是一般的旅游能收获的。但是还是希望以后有机会要再回去看看。

7、驰援武汉52天,终于回到了浙江,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安吉,可以谈谈您此时此刻的心情吗?

真的很巧,回来隔离休养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乡安吉,给我的感觉很不一样,一路从萧山机场下飞机一直到安吉休养的酒店,一路上都是享受的最高的礼遇,我觉得这是对我们医护人员工作最大的肯定,见到了家乡人民对我们的热切欢迎,我觉得非常亲切和温暖,离开家乡52天,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这么长时间过,有一种游子久别回乡的感觉,我觉得家乡人民非常热情。一出安吉的高速路口,沿途的交警和群众都在欢迎我们,车上的医护朋友们都说你们安吉人民好热情,我觉得挺自豪的,我对他们说“你们要多挥挥手呀,外面的群众这么热情,我们也要热情一点哦!”我觉得我是双重身份,一种是东道主的身份,一种是医疗队成员的身份,我非常自豪!

◆采写编辑:史怡

◆版权归新浪浙江所有,如有侵权、违规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