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9日,我们浙江省第一批支援武汉医疗队接手的两个病区全部清空。”3月20日,杭州队长林乐清发来消息,全体队员们进入休整,原地待命。19日晚上10点半,他还在医院里整理病人资料。逆行勇士们,家乡人民等你们回来!

  “写请战书,要求支援其他定点医院”

  口述:杭师大附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主任医师林乐清

  我们来武汉已经55天了,这两天,最后5位病人也转移至定点医院继续治疗,两层病区已经全部清空。医护人员们认真进行了消杀工作,开始进入休整期,而我们继续整理病历,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听说浙江第二批救援队的伙伴们已经回到家乡,大家都很激动,说真的,都想家了!有伙伴说已经望眼欲穿,开始睡不着觉了,而另一个消息是,浙江省第四批援鄂医疗队的医护人员已经转战武汉肺科医院、同济协和医院继续战斗。这个消息再次燃起了大家的雄雄斗志,我们已经讨论要写请战书,继续支援剩下的几家定点医院。伙伴们说,武汉本地的医务同行们已经奋战近百天,他们太辛苦了,反正武汉的气候、环境大家早已熟悉,坚持就是胜利!

  回想这些天隔离病房的工作,总有一些人和事让人终生难忘。有一位69岁的病人,是一名退休工程师,年前因为身体不适而缺席了同学会。出院前,他激动地说,感谢浙江来的医生们,等疫情结束,他要把同学会补回来,好好向老同学们讲述一下自己住院21天的经历。话到最后,他情不自禁唱起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那发自肺腑的声音,让在场的医护人员都湿了眼眶。

  如果要说此时的感言,就一句:战“疫”无悔!

  “归期不定,但我初心不改”

  口述:杭师大附院急诊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护师潘勇莉

  3月19日开始,大家就不再上夜班了。虽然归期不定,但是我的初心不改,回家或是再战,两手准备。

  离家近两个月,唯一挂心的就是家人。听说儿子又长高了3厘米,还重了5斤,好想再抱抱他。他现在还会和我分享秘密,一周总会通话几次,讲讲学习上的事,还知道提醒一下上网课不认真的同学。

  以前,儿子从来不主动做家务,原本我还担心只有父子两个的家会乱糟糟,后来发现担心是多余的,儿子现在会主动洗碗、洗衣服,自理能力大大提高。听说学习也更自觉了,不做好作业就不出房间,还说一直关注着我和团队的新闻报道。我突然发现在这样的环境影响下,小伙子似乎一下子懂事了! 

  我相信每一位亲历这场战“疫”的人,都会更加珍爱生命、拥抱生活。

  记得一位患者入院后非常焦虑,反复要求测量体温,一有症状就请求开药。我们每次查房都用“今天你看起来气色不错”“感觉比昨天饭量增加了”等鼓励的话语安慰他。终于有一天,他打开心扉向我们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原来,这位患者一家五口全都感染了新冠肺炎,分住在不同的医院。妻子在他入院前一天去世了,他甚至没能看上最后一眼。

  在经历了生死之后,他活下去的愿望特别强烈。虽然病情反复,但在我们的开导下,他调整了心态,说要活着出院,为妻子处理后事。庆幸的是,治疗效果不错,三周后他就出院了。临走时,他难掩感激之情,告诉我们,今后无论何时,他都会为需要的人提供最大的帮助。

  一场疫情改变了世界,它让人们更加勇敢、更加坚强,让更多的人学会了感恩,也让孩子们快速成长!

  病毒无情,人间有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