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快报“爱写作的狮子”发了一条老师“恳求”家长提高摄影技术,原图上传作业的信息,引起了很多老师的共鸣。这两天,又有老师来找快报“爱写作的狮子”吐槽:跟催作业比起来,批作业简直不值一提。遇到有拖延症的孩子,简直快疯了!

  早前报道《请同学们家长们务必提高摄影技术,老师眼睛快看花了!杭州不少老师在班级里群里发出“恳求”》

  虞老师是小学五年级的一位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每天上午的网课结束后,她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对于她来说,每天收作业、批改作业能在凌晨12点前完成,就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每天收完作业的那一刻,也是虞老师最轻松、最享受的时刻。可惜一觉醒来,又是一个循环……

  “老师理想中的状态是中午孩子吃完饭午睡一会,然后开始自觉完成作业,语数英科每门半小时,下午3点钟我们应该可以在网上各平台看到所有孩子的作业了。再多给一点儿时间,4点钟总应该可以了吧。可惜现实很骨感——因为这个时间点只有零星的作业上传。从看到第一份作业起很欣喜地开始批阅,接着5分钟刷新一次,看看有没有新传上来的,就一直这样重复到天黑,简直是超长待机。”

  考虑到很多孩子需要在家长回家后再帮忙上交作业,虞老师就把每天晚上9点设为最迟的上交时间,但是效果还是甚微……

  虞老师说:“到了晚上8点,批阅完的作业占总数的一半还不到。我就会开始各种提醒,先是大群里委婉地说:孩子们,我在等你们的作业,加油哦!然后你会发现,少数有回应的是刚才已经上传的。接着再开始单独私信,这时有部分没做的开始回应:对不起老师,我还没到家,等我到家马上传;或者是:这个不自觉的孩子,玩了一天,等我下班揍了一顿才开始写。哎,家长也难,我也不好意思再过多打扰了。”

  9点一到,看看还有一部分没反应的孩子,虞老师只好开始厚着脸皮打语音电话。然而,总会有几个始终联系不上。“我们班上孩子外地的占多数,有一些会说老家网络信号差,有的会说父母下班晚。等作业都收齐了,我还得认真批改,优秀的画一个星星加一段波浪线,有问题的红笔圈起来退回去订正,还得加上文字说明,再二次批阅。这些本来就交的晚的学生作业,退回去的订正就更加石沉大海了。”

  网课像是一个放大镜

  把不好的习惯都放大了

  王老师是一名三年级的班主任,在他的班上,总有几个拖着不交作业的“钉子户”。

  “每天早上的网课前,我们都要先反馈一下前一天作业的完成情况和错题情况,把完成的名单和优秀的名单放在课件上,所以前一天的作业肯定要及时上交批改完的。但是班上总有三四个同学,好像商量好的,轮着不交作业。每天总要到晚上10点甚至更晚才能收齐作业,最迟一次我等到了12点。平时谁作业不交,没订正完,我直接去教室就能‘揪’到孩子,面对面看着他完成,现在隔着一个手机,心里真是憋屈得很!”

  王老师说:“我们每天的作业量都是控制好的,并不存在做不完的情况。习惯比较好的孩子上午的网课结束后,在午饭前就可以把当天作业都解决,但是有些孩子不会上传,就会等家长下班回来上传。有些爸爸妈妈复工了,还会特地来跟老师打个招呼,说由于家长的原因,作业会晚交一些,这些我们都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有些孩子的问题在于自制力比较差,上完网课之后就去玩了,等到爸爸妈妈回家之后逼着才愿意写,有时候家长还要辅导一下,交的自然也晚了。”

  王老师认为,这段时间的网课就像是一个放大镜,把平时的上课情况更放大了。“有些家长觉得,是因为上网课,孩子才这么拖延,等开学就好了。但是以现在的情况看,在这段时间表现不佳的孩子,平时同样有不好的学习习惯。过去我们现场就可以盯着孩子去纠正,现在真是鞭长莫及。”

  两天锲而不舍

  终于“讨”到一份作业

  看完小学生,我们再来看看初中生的拖延症,会不会好一些。

  今天,一位初中语文老师晒出自己的一段经历:为了催一份作业,可以说是软硬兼施:

  这位老师告诉快报“爱写作的狮子”,自己是一名初三的语文老师,现在带2个班级,但是没有一天的作业能够全部收齐。两个班87名学生,每天能收齐80份作业就算是不错了。

  “昨天这个学生没交作业,我去问为什么,他说不喜欢用钉钉,我就用QQ和他聊;他又说找不到作业,那么我就找给他;接着他说某某同学也扬言不做作业,要去叫那个同学一起写,其实那个同学每天都交……后来好不容易答应要交作业了,已经很晚了,我也不好意思让学生熬夜,就让他明天再交,我当时真的开心地笑出声。结果到了今天中午,这个学生又说要拖到明天……最后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总算批到了这份作业。过程简直是一波三折。”

  “虽然初中生的自律能力相对来说会强一些,很多家长不会过多干涉,但我还是希望家长对于每天孩子交作业的情况,能够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单靠老师这么去催,真的太累了。”

  有小朋友被催得作诗《快快快!》

  除了老师,家长们为了催孩子写作业也都很拼,简直是用上了洪荒之力。

  一位二宝妈妈说:“我们家有2个孩子,大的五年级,小的二年级,刚开始上网课那会儿,简直催作业催得我想哭。当时两个孩子还在老家,我已经回杭州上班了。看到老师在群里反馈孩子还没交作业,尤其是都五六点了,一门都没交,我都快疯了。打电话回去又经常处于失联状态。那段时间的微信聊天记录也是我单方面一直在拨电话、催作业……还好后来把孩子从老家接回来,情况就好多了。”

  看到这份聊天记录,相信你也能感受到当时妈妈的这份焦虑。

  那么被催促的孩子内心又是怎么想的呢?一位二年级小朋友刘书辰,最近就写了一首很可爱的诗,取名《快快快!》,描述的就是每天被妈妈催促的经历:起床快快快,刷牙快快快,吃饭快快快,作业快快快,睡觉快快快,是谁说快快快,大家猜一猜。

  看完这首诗,

  我只想说,

  呜呜呜,我还是个孩子!

  记者 张宇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