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2号中午,一个报警电话打进义蓬派出所,电话那头语气紧张:民警,我弟弟因为家庭纠纷,说要去江边自杀,你们能不能帮帮忙救救他!

  民警贾军勇迅速出警,赶赴辖区的钱塘江边。同时,派出所也组织警力前往报警人家中了解详细情况。

  女方提出要70万彩礼,自家人都受不了

  这边贾警官一路在江边沿途搜索,另一边民警继续和报警人一家沟通,了解小伙子寻短见的原因。

  这位小伙子姓杨,原来,小杨有位女友,二人婚期将近。可女方家人提出,想结婚,就得给出70万彩礼钱,不然免谈。

  但70万并不是一笔小钱。尤其对家庭情况并不富裕的小杨家庭来说,更是难以拿出。之前小杨就和家里人因为这件事闹了很多次不愉快,小杨也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中。

  当天早上,他和父母有一次产生矛盾。因为母亲说了一句:“如果你要和那个女的结婚,我就去死!”的话,让小杨彻底奔溃,也留下一句“你要去死,还是我先死。”随后奔出家门。

  之后,小杨就没了消息。直至中午他打电话给姐姐,说自己现在在钱塘江边,要自杀。

  找不到人,民警电话都打到没电

  此时贾警官一边在路上搜寻,一边拨打杨某的电话,但多次拨打均提示,手机关机。

  贾警官没放弃,继续打,不料这次手机开机了,但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

  这让人不免想到,难道小杨已经想不开跳江了吗?

  贾警官一看表,已经过了12点了,钱塘江已经涨潮。一旦小杨想不开跳江,这下才真的糟糕了!但现在除了小杨的基本情况,民警对于他的位置和状况都一无所知。

  贾警官一直没放弃,一直不断地拨打小杨的电话,直到自己手机都拨没电了,就用辅警的手机继续拨打。

  终于在1个小时后,小杨接起了电话!

  民警在电话中一边耐心开导,一边旁敲侧击,询问他所在的位置。小杨一开始不肯说,贾警官只能前往多处可能的地点搜寻,但都一无所获。

  小杨估计也扛不住民警的“苦口婆心”,他告诉民警,自己现在人在杭州,等会就回来,随后挂断了电话。

  事情到后面又有转折。后来,一位自称是小杨朋友的男子联系派出所,说找到小杨了,正在劝说他来派出所。晚上8点多,杨某和朋友邵某到达义蓬派出所。通过民警和朋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解开导,慢慢冷静下来的小杨最终对自己草率的行为深表后悔。

  他告诉民警,当天是因情绪低落无处发泄,一时激动才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并表示自己不会再想不开了,一定会调整好心态,与家人好好沟通,不再做过激的行为。对于彩礼的事,也会平静好心态再去解决。

  后来,小杨由家属平安地接回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