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年过了正月十五,杭州一些家政市场就开始了一年中最热闹的光景:阿姨从乡下返城找工作,东家找阿姨,两方交会地点,就是在家政服务公司。

  今年不同往年,杭州的家政市场现状如何?

  昨天下午,我先是来到朝晖家政服务市场,就在朝晖二区里面,前后两排屋集中了10多家家政公司,我沿街走过,只有两家店开着门,一家金衢家政,一家三替家政。

  朝晖家政市场大多关着门

  一家家政公司暂停营业的通知

  金衢家政店里有三个人,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小女孩在玩橡皮泥沙盘,一个女的头发花白稍年长一些。我进到店里,问有没有阿姨好找的。男子摆摆手:“我们家还没开业,确实需要阿姨,可网上找找看。”

  “小伙子,你是要照顾老人呢,还是照顾小孩,我就是阿姨。”店里年长的阿姨向我凑过来。

  得知我是来采访的,阿姨的眼神有些许失望,她喃喃地说:“照顾老人和带小孩都行,带小孩,只要不嫌我年纪大。”

  阿姨说自己50多岁,带过上幼儿园、小学的孩子,“我过年没有离开杭州,支付宝健康码都有的,安全的,你放心吧,不然我也坐不了公交,出不了门。”

  阿姨是绍兴人,过年她在杭州做“救急”阿姨,她和临时东家原本订了10天的短工合同,每天300元。没想受疫情影响,她原本顶替的阿姨一时回不来杭州,她又多做了半个月,前天,东家给她结了工资,“谢谢你的帮忙,我家的阿姨回来了。”

  阿姨搬出来住在宾馆,问她住哪里,她也说不上,只说很远的。她是来朝晖家政市场试试运气的,金衢家政的老板婉拒了她。

  金衢家政的老板笑着说:“现在家政公司都关着门,我也没办法。店里的事也不归我管,主要是我老婆在经营,在家很长时间了,今天带女儿来店里玩玩。”

  金衢家政老板带娃在店里玩

  正说着,老板娘一身睡衣从外边进来,给了我一张名片,姓叶,说话很干练:“着急需要找阿姨,网上预约,线上介绍,东家和阿姨视频认识,合适嘛阿姨就到家里去。我们家还没开门营业,不好见面介绍的。”

  “要是舍得给钱,可以到隔壁三替家政看看,已经营业了。”老板娘说。

  三替家政的工作人员小郑在前台接电话,也是客人让介绍阿姨,“需要带老人,还是小孩”“钟点工还是住家”“对阿姨年龄有什么要求”……

  三替家政小郑在前台接电话

  挂了电话,小郑看到我比较惊讶,开业两天,还没有一个到店里的客人,都是网上预约交易的。

  还没开始聊,店里来了一位阿姨,小郑让她稍等坐会儿,阿姨径直到前台,把她的身份证递给小郑,“需要阿姨可以找我”。小郑看了看:“阿姨,我们公司,对阿姨有年龄限制的,55岁以下。”

  我瞅了瞅身份证,1955年生,建德人。阿姨说:“我年前来的杭州,上一个东家要我做这个,又要做那个,难伺候,我不干了。”

  小郑建议阿姨去别家家政店看看,“我们家的阿姨一是要确保健康,二是要培训上岗。”

  小郑说受疫情影响,这个时候东家找阿姨的、来找工作的阿姨都不算多。“怎么说呢,这时候找阿姨的,都是家里有老人,且不能够自理的,时间长了,儿女也吃不消。”

  外来的没有隔离观察的阿姨,东家不放心,说实话,作为中介,也不放心,介绍阿姨是要负责任的。

  外地的阿姨,公司是建议缓返,现有的业务都是在“救急”阿姨中找,有的东家接受不了临时阿姨的高工资,到社区开证明,并保证自家阿姨返城后做好隔离工作,这样他们把阿姨接回杭州,那么“救急”阿姨就要退出来,有其他客人需要找阿姨,“救急”阿姨就可以接活。

  大学路社区的来大姐做家政18年,她的门店也没开门,这两天她专门去了吴山广场、河坊街看了看,发现也没有一家家政公司开门的。

  来大姐有个东家这些天常给她打电话,托她帮忙介绍一位阿姨。

  这位东家是88岁的黄奶奶,住在春江花月,年前左手摔断了,粉碎性骨折,来大姐给她找了阿姨照顾,春节期间阿姨回家了。

  黄奶奶还有个老伴,90岁,也需要人照顾。春节期间,临时阿姨没有找好,同住一个小区的女儿每天来家里一次,帮忙买菜洗衣打扫卫生。

  “原本初七八,阿姨就要回来,这都过了快一个月了,女儿有自己的家要照顾,也是忙不过来的。”黄奶奶说:“我简单做点菜还行,做一顿管两餐,可洗衣服拖地就太难了,希望阿姨早点回来。”

  来大姐说,现在各行各业都在复工,东家对阿姨的需求不算太多,年轻人辛苦一点可以帮忙照顾老人,老人辛苦一点可以帮忙带小孩。来大姐在回访客户时,好多家庭都是能够克服的。

  小杨也是来大姐的客户,双职工二孩家庭,老大7岁,上小学一年级,老二去年8月刚出生,月嫂走了后,找了一个育儿嫂,一个月7000元。阿姨广西人,嫁到绍兴柯桥。

  小杨和她老公都要上班,平日家里是两个老人和阿姨,一起帮忙带孩子。过年前,和阿姨约好,元宵节过后回来。疫情之后,阿姨人在广西,考虑到路途风险,小杨建议她不要着急回来。

  阿姨也接受,她回老家之前,当时已有疫情的报道了,小杨送给阿姨几包口罩,让她回家途中注意安全。

  小杨一家现在居家不出门,买菜网上下单,送到小区门口。

  他们和公婆住在一个小区,她和老公在家办公,公婆每天都过来帮忙带小孩。阿姨不在的日子还可以对付。

  小杨说,老大是姐姐,在家线上学习,自己安排课程,老二弟弟现在比较小,小睡一会,也会自己玩一会,姐姐比较懂事了,也会帮忙看着弟弟一会。但就是这么乖的宝宝,他们也是从早忙到晚,时而很抓狂,比如老公辅导老大作业,她在家开电话会议的时候,只能边抱着孩子边开会……

  小杨说6个月的小孩一刻也离不开人,因为是在家里办公,时刻离不开手机。孩子不哭还好,哭起来就没心思工作了,无论如何,先要哄好宝宝才行。

  “你知道什么是战友吗?我和我老公现在就是战友的关系。”小杨开着玩笑说,自从在家办公带娃后,她和老公两个人要打配合,缺一不可:一个做饭,一个管孩子;一个办公,一个管孩子……

  “特殊时期,对于我们这样的二孩家庭,安全第一,能克服困难的自己克服。”再说阿姨回来需要隔离14天,也是一件头疼的事,在哪里隔离,怎么计算工资,都是问题。

  记者 刘抗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