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杭州健康码”帮助南星街道白塔岭社区成功发现一例瞒报现象。

  2月14日,白塔岭社区已经开始执行“亮码通行”了。当天,白塔人家检查点来了三位春节后首次返杭的租客(两女一男)。

  一看他们拖着行李箱,检查点工作人员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他们的健康码。

  “当时三人都是绿码,如果是红码或黄码,我们当场就会要求他们进行居家留观。”白塔岭社区主任高俊说,“都是绿码,且他们说春节都待在安徽铜陵,所以检查点工作人员让他们填写了《白塔岭社区非疫区回杭人员自述情况报备表》,记录了个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电话、从哪里回来、乘坐了哪些交通工具等信息就放行了。”

  这些信息,记录在一本小本子上,每天晚上再由社工登记到网上。

  社区有个习惯,隔天就要复查这些人员信息,再加上即将到来的“复工潮”,需要开展新一轮的租户返杭信息排查。2月16日,高俊在排查到他们的信息时,发现了一丝端倪。

  “三人都说来自安徽铜陵,但是铜陵毗邻重点疫区安庆,这么近的距离,有没有可能去过安庆?保险起见,我就将他们三人列入了重点跟踪人员名单,尤其是方某,因为我记得他身份证上的住址,以前是属于安庆的。”

  晚上,高俊给方某打了个电话。方某称,自己身份证上的住址(枞阳县)曾经的确属于安庆,但现在已经被划分到铜陵了,他还拿出了此前的行政区划调整网页来证实。

  由于现在手机用户可以通过编辑短信的方式,查看自己最近一个月的行动轨迹,所以高俊又让方某把行动轨迹的截图发给他。

  截图显示,根据授权查询,用户于16-30天内曾到访过浙江(杭州)、安徽(黄山、铜陵、贵池),没有去过重点疫区。但图中看不到查询用户的名字。

  既然轨迹图都“说”方某没去过疫区,高俊就让他写一张承诺书,并交代如果还没有上班,最好还是先居家观察一段时间为好。

  方某写的承诺书

  第二天(2月17日),方某通过微信发来了承诺书的照片,但他一开口却惊到了高俊。

  “高主任,我的绿码变红码了,马上要上班了,我不能出不去啊!”

  高俊立马跟他解释,健康码有后台大数据支撑,出错的可能性非常低,“你今天出过门吗?有没有去过别的地方?”一开始,高俊觉得只有这一种可能,就建议方某可以申请复核。但考虑到此前种种不放心,高俊还是发了一些网页给方某,包括杭州菜场、超市、小区全部实行“绿码一码通”,以及严肃处理不诚信申报健康码等新闻。

  方某这才承认,之前是他冒用了女友的行动轨迹查询图。当天跟他一起回杭的另外两名女子,其中一名就是他的女朋友,他女朋友家在铜陵。

  那他呢?

  高俊说:“他过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安庆,只在返杭前去接女朋友才到过铜陵,所以他开头撒谎了。”

  对此,白塔岭社区立即启动了居家医学观察程序。由于方某来自重点疫区,他的女友和其小姐妹自然成了密切接触者,好在三人在杭州的租房是在一起的,所以社工和社区民警同时上门,要求他们三人在家留观14天,每天完成健康打卡,等健康码变绿后才能出门。

  “多亏‘杭州健康码’,不然来自重点疫区返杭人员在未进行隔离的情况下流入用工市场,很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交叉感染,虽然他们暂时不能复工了,但这也是为了自身和别人的健康着想。”高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