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时期噢 

  大门一关 

  被库(窝)一钻 

  小酒一端 

  一醉一天 

  疫情过后 

  再去狂欢 

  过年过节 

  难嘎(不要)出门

  这个春节,抖音上有一段很火的短视频,截至1月29日晚点击量达一亿九千多万。

  这是一段硬核防控宣传口号,发布在都市快报抖音号上。有网友评论说,这个口号体现了浙江人民面对困难的乐观精神、务实作风。

  创造这个惊人点击量的,是宁波市宁海县岔路镇湖头村的村民,叫葛童泰。在当地开汽修厂的他给快报官微留言说,“这是湖头村阳光义警队员们的日常义务巡逻,居然火到杭州去了。”

  //

  两个外出务工的年轻人

  从湖北回村里过年

  //

  从腊月二十六开始,葛童泰带领村里的义警队,开始走街串巷,主要是防疫宣传和治安巡逻。

  这支队伍有20多位志愿者,年龄最大的,是63岁的葛存子。义警队员们出行的标配是帽子、红马甲、大衣、红围巾、手电筒和扩音喇叭。

  岔路镇区域内共有21个行政村,有8个位于深山之中。岔路派出所只有9名民警和21名辅警。2018年5月,岔路镇动员民间力量参与群防群治,以葛童泰为分队长的湖头村阳光义警队,在这一时间建成。

  葛童泰说,“一开始,很多村民不理解,认为我们有政府发工资的,才会那么积极。经过一段时间运行,大家才了解我们完全是义务的,都开始支持我们的工作了。”

  他说,宁海是务工大县,外出务工的以木匠居多。湖头村在湖北的有5户人家。

  年前,其中两个30岁的年轻人从湖北回来了。在村道上,葛童泰遇上小葛,“我认真地告诉他,不要串门、不要打牌,先赶紧测量体温,自个把自个隔离起来。小葛立刻赶到村里的医务室,一测体温:正常。回到家后,他就把自己隔离起来……”

  另一个小伙,也是当天从湖北回来,一测体温正常,也在家把自个隔离起来。

  //

  他一边走一边现编了一段词

  成了硬核防控宣传口号

  //

  大年初一18:30,吃完晚饭,5个村民一起碰头,准备例行义警巡逻。

  这次巡逻,由45岁的葛童泰带队,他手持大喇叭,边走边喊,其他队员分别是61岁的王秋根、60岁的夏再芬、59岁的葛根林和56岁的刘晓琴。

  村子规模不小,巷子也密集,大大小小不下20多条。

  “一圈巡逻下来,至少需要一个小时,保证每家每户都能听到。走着走着,我想干脆编成顺口溜啥的,喊话人听了记得牢。”

  葛童泰现编了一个“段子”——

  大家注意

  非常时期

  老实在家

  望牢(守好)三宝:电视、手机、内客(老婆)

  过年过节

  难嘎(不要)出门……

  “大声喊了几遍,觉得这个段子有点俗套,干脆改改。”葛童泰说。

  第二个现编的“段子”,就是后来风靡抖音的那个硬核防控宣传口号——

  非常时期噢

  大门一关

  被库(窝)一钻

  小酒一端

  一醉一天

  疫情过后

  再去狂欢

  过年过节

  难嘎(不要)出门

  路过村民葛同领家,他说“这个编得好”,拿手机拍了下来,当晚把视频上传朋友圈,被大量转发。

  次日的大年初二,都市快报抖音号发布了这则视频,点击率上亿。对于视频的爆红,葛童泰说要感谢都市快报的粉丝,“完全没想到影响这么大。”

  网友古岐川:这些宣传的人也是英雄!

  网友心灵驿站:防止疫情,这个宣传比较文雅,要委婉,要和谐,不可以暴力和歧视!

  还有网友说评论:这里面有门道!能听出岔路道情的韵味。

  岔路道情是宁海岔路镇特有的地方曲艺。据镇里上了年纪的人回忆,过去岔路一带会唱道情的人很多,大多是自娱自乐,逢年过节,大家聚在一起即兴演唱道情。

  演唱者在二胡、月琴等民族乐器的伴奏下,一边有节奏地击拍渔鼓,一边用乡音深情演唱。演唱内容除了地方民间故事、传说等传统曲目外,也可临场发挥,唱一些现实生活中的故事等。

  “岔路道情的字句发音,和我用方言喊口号的腔调差不多”,葛童泰说,“这曲艺我从小听到大,现在村子里还有老年人会唱。”

  //

  湖头村住着古代药学家葛洪的后裔

  疫情过后欢迎大家去做客

  //

  湖头村,位于宁海西部山区,是宁海、三门、天台三县交界之地。村子三面环水,村落背靠大洪山,为宁海第一高峰。

  大洪山,是因为1600多年前的一个人所命名。他就是古代著名医药学家、预防医学的介导者:葛洪。

  他的《肘后方》,有我国最早记载的一些传染病:如天花、恙虫病症侯及诊治。

  而他记录的“天行发斑疮”,则是全世界最早有关天花的记载。

  “湖头村环水靠山的村落结构,在数百年前就有。”葛童泰说起自己的村庄蛮自豪的,“疫情过后,欢迎大家来湖头村做客”。

  湖头村以前叫西洋村,直到清雍正年间才改为湖头村。在过去的一千多年时间里,村里只有葛姓。直到今天,村里600多户人家95%以上姓葛。

  西晋太康元年(公元280年),宁海设立县治。几十年后,30多岁的葛洪来到宁海,次子葛勋就在西洋(湖头村)安了家。

  葛童泰说,他是湖头村葛氏第51代后人,仅次于该村最小辈分的第52代。

  他家也是行医世家,从他太公开始家中便已行医,家族中行医者也多。

  2017年,中央电视台《医亦有道》栏目组曾在湖头村取景20多天。

  “被蜈蚣咬伤后,抓一只活的毒蜘蛛放到伤口上,让蜘蛛吸掉蜈蚣毒,以达到治疗目的。这个土方法,很多本地人都知道,但到底疗效如何,谁也说不清楚。我叔叔葛主圣是医生,研究蜈蚣多年。他不但懂得蜈蚣习性,还用蜈蚣制药治病。为了直观表现被蜈蚣咬伤后的治疗效果,他在央视镜头前以身试毒:先让蜈蚣咬自己,再让蜘蛛吸毒液……”

  对于湖头村的后世子孙来说,祖先代代相传的土方子已融入日常生活。葛童泰说,湖头村人多多少少都懂一些医药,比如屠呦呦提炼出青蒿素的青蒿,村里几乎人人都认得。

  //

  又有新的防控口号

  //

  大年初五,葛童泰又出了新的防控口号——

  防疫关键时期,出门拜岁(年)不要去了啊!被人家笤帚珠避出了(扫把赶出来),难为情嘛。

  要来拜岁,还母北(没有)来拜岁的,大家主动打个电话叫人家难(不要)来了,拦路口也害别人难为情嘛。

  祝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