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警笛鸣响过的瞬间,我都惶惶不安,我害怕,有一天你们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将冰冷的手铐戴在我的手上,虽然我知道那一天终将到来。。。”

  11月22日,潜逃在外十年的犯罪嫌疑人徐某龙被温州泰顺警方抓获,这是他被抓获时对民警说的话。

  为了挣点外快 带病逃亡

  徐某龙,今年52岁,福建福鼎市人,是一名有着10余年工作经验的爆破技术人员。

  2008年,徐某龙参与福建省的一条高速公路爆破工程时,经他人介绍,让他帮忙在泰顺一个扶贫点项目工地处“放下炮”,当时徐某龙手头拮据,正愁工资不够用,觉得正好可以趁这次机会挣点外快。

  一时歪念,将他送上了一条犯罪的不归路。

  他偷拿了工地上的几包炸药,以便宜的价格卖给了对方,并利用自身的爆破技术,帮忙操作打孔、装药、联网、起爆等流程,第一次起爆很成功。第二次当他取出藏好的剩余炸药正准备作业时,被人发现并报了警,知道事情不妙后,他马上逃离了现场。

  最终,他因涉嫌非法买卖爆炸物罪被泰顺警方网上追逃。

  “得知警察四处搜寻我的信息后,当时我是真的害怕了,连夜拿着3800块钱工资,走上了逃亡之路。”徐某龙说,“第一夜,我躲到我家附近的一间旅馆里,那一夜我辗转反侧,是自首还是逃亡,我彻夜难眠,最终侥幸和无知占据了上风。”

  他的逃亡之路注定艰难,2008年,他的左眼在一次“打石头”中,被飞石溅到受了重伤几乎失明,因害怕上医院被发现,未得到及时治疗,左眼严重发炎直至完全失明,失去了治疗受伤左眼的最佳机会。

  逃亡之路,十年惶惶度日

  知道自己被通缉后,他便断了与家人的所有联系。

  十年期间,他开始四处奔波,找过无数份工作,辗转过山西、内蒙古、陕西等地,“怕被发现,我不敢在一个城市、一个地方待太久,坐的车都是路上拦的,不敢去客运站乘车。不敢睡在员工宿舍,只能睡在工地简陋的工棚里。跟人说话不敢大声说,更不要说吵架了。

  “有人说窝囊,我也忍了。。。。”徐某龙这样回忆道。

  2016年的一天,他在工地捡到了一张“梁姓”的身份证,从此以后有了一个合法的身份,为了逃避打击,他改了名字,工友称呼他为“老梁”。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与其姐姐取得联系,得知母亲去世的消息,“当场我便崩溃了,陷入了长时间的自责与内疚,母亲去世前未曾见她最后一面,那是我人生最大的遗憾,我不敢回去,我怕失去自由。。。。”

  提到这里徐某龙难掩内心的悲伤情绪,在出逃后的第三年,他老婆带着十三岁的儿子改嫁了他人,家破人亡让他彻底失去了生活的信心。

  十年期间,泰顺县公安局多次组织警力进行追逃,对徐某龙的行踪进行研判分析,但徐某龙更名,行踪不定,给追捕工作带来很大难度,但民警没有放弃,针对案情,一次次进行梳理,对涉及该案的线索认真进行排查。灵活利用信息化追逃手段,不断拓展延伸情报信息链,强化信息摸排、比对、甄别工作,最终,民警从中发现了蛛丝马迹。

  2019年11月22日,泰顺县公安局组织精干警力赶赴陕西韩城市,在一工地上等徐某龙回到宿舍后,民警一举将其抓获。

  “这一天还是来了,还是来了,我逃了10年,也等了10年,终于解脱了。。。。”看到抓捕民警的到来,徐某龙瘫坐在地上,嘴上喃喃道。

  目前,徐某龙因涉嫌非法买卖爆炸物罪被泰顺县公安局刑事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