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的小闫姑娘毕业于国内某大学法学专业。今年的7月3日,小闫通过某招聘平台向杭州某公司应聘公司法务和董事长助理两个岗位。

  然而,小闫的简历仅被查看一分钟后,就收到了不适合此岗位的通知,不适合原因一栏只写了“河南人”三个字。

  听说过找工作有男女性别歧视,这难道还有地域歧视吗?小闫认为,杭州某公司的行为明显违反了《劳动法》《就业促进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严重侵犯了自己的平等就业权。

  气愤的小闫一纸诉状将该公司起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该公司向小闫进行口头道歉,并自判决生效之日起连续15日在《人民日报》《河南日报》《浙江日报》上登报道歉,支付精神抚慰金人民币6万元等。

  今天上午,杭州互联网法院对该起平等就业权纠纷一案在线审理。被告公司的辩护律师辩称:“公司在招聘中不存在对小闫的歧视。人事人员写出的‘河南人’,只是对籍贯的一个标注、备注,便于后续的查看使用,不等同于歧视。”

  庭审中,法官追问其代理律师:“为何要选择用地域来备注,而不是其他跟岗位内容,例如学校等信息来备注?”其代理律师表示,是因为人事人员对招聘的平台操作不熟悉,才造成了这样的备注情况。

  法院认为,劳动者享有平等就业权是其人格独立和意志自由的表现,侵害平等就业权在民法领域侵害的是一般人格权的核心内容——人格尊严。

  小闫向被告公司两次投递求职简历,均以“河南人”不合适为由予以拒绝,显然在针对小闫的案涉招聘过程中,使用了主体来源的地域空间这一标准对人群进行了归类,并根据这一归类标准拒绝录用小闫,可以认定被告公司因“河南人”这一地域原因对小闫进行了差别对待。被告公司以工作人员操作失误进行辩解缺乏客观有效的证据支撑,而且不符合日常社会经验,辩解之间存在逻辑矛盾。

  最终,法院认定被告公司构成对小闫地域歧视,侵害其平等就业权,判决被告公司向小闫进行口头道歉,并在《法制日报》登报道歉、判其赔偿小闫精神损失费9000元,合理维权费用1000元,共计1万元。

  此案的审判长肖芄告诉记者,平等的劳动就业权是公民最重要、最基本的生存权利,是公民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依法应受到法律保护。人的特征几乎是无限的,今天闫某某因“某地人”的地域标签受到歧视,明天其他劳动者也可能因形形色色、举不胜举的事由受到不公平对待。

  对于侵害劳动者平等就业权的歧视行为,应旗帜鲜明地给予否定,对遭受侵害的权利依法给予及时、适当救济,以维护法律公平正义的价值秩序及公民合法权益。

  歧视的本质不是差别,而是不正当的差别对待,故用人单位的用工自主权不应突破法律禁止的红线,有必要通过司法的评价和确认来厘清权利的边界,引导建立兼具公平、效率的用工秩序和市场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