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出生的松阳小伙陈俊男,2013年9月采样加入造血干细胞资料库,2019年6月接到浙江省造血干细胞资料库管理中心初筛通知后表示愿意捐献。这六年里,关于捐献这件事他一句话也没跟家里人说。

  11月26日中午12点半,在浙江省中医院血液科病房,造血干细胞捐献正式开始。他成为了浙江省第524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

  爱心小伙是一名骨科医生

  妻子曾是同科室的护士

  陈俊男带着黑框眼镜,眉清目秀,看上去是个文雅的帅小伙,和妻子说话时声音柔柔的。刚进病房时,他稍稍有些紧张,靠在妻子的肩头。

  陈俊男和妻子

  捐献时,他躺在病床上,妻子陪在旁边,两人不时默契对视。血液从他的左臂软管缓缓流出,经过采集器的高速运转,分离出的造血干细胞混悬液缓慢流进采集袋,其他的血液成分则继续前行,从另一根软管输回到他体内。

  下午5点,历经4个半小时,240毫升造血干细胞混悬液采集完成。这袋“救命之血”被医务人员放入冷藏箱内,被送往需要的人身边,用于治疗一位身患血液病的成年女性。

  陈俊男是松阳县人民医院(浙江省中医院“双下沉”托管医院)的一名骨科医生,曾经在浙江省中医院规培过三年,这次来医院分外有亲切感。他的妻子也是90后,是一名骨科护士,之前和陈俊男在同一家医院同一个科室工作。

  2013年,两人相识后,一起参加单位组织的献血,各自都献了3次。

  夫妻俩瞒着爸妈来捐献

  借口是到杭州办事几天

  今年9月17日,陈俊男进行了高分辨血样采集,高分辨配型结果完全与患者相合。10月22日,他在松阳县人民医院陈俊男进行体检,体检合格,可以捐献。

  这次体检让妻子起了“疑心”,好好的为什么去体检?单位里不是每年都有体检的?在她的再三追问下,陈俊男才道出了实情,原来早在2013年他就登记入库了,那会两人正在谈恋爱。要不是细心的妻子发现,这次捐献他本是打算一个人来的。陈俊男说:“我不想让家里人担心,这也不算是件什么大事。”

  最初听到丈夫要捐献造血干细胞,妻子着实还是吃了一惊。虽然她也是医务工作者,“但毕竟是自己的家人,出于本能会担心”,不过在进一步了解捐献是怎么回事之后,妻子义无反顾地选择支持丈夫。

  11月22日,陈俊男和妻子从松阳赶到杭州,入住浙江省中医院。临走前,两人把30个月大的儿子交给爷爷奶奶,只是简单跟两位老人家说,是去杭州办点事,过几天回。

  陈俊男要去捐献的事,在松阳当地传开了,他父母也不经意间得知了。前天晚上,父母一通电话追来,责问儿子为什么说也不说就捐献,在两位老人家看来,捐献造血干细胞要抽骨髓的,听上去就吓“死”人。说罢儿子,又给儿媳打了电话,说她怎么舍得让丈夫这样“大动元气”。

  为此,陈俊男说道:“我自己就是一名医生,如果我的一个小小举动就能救人一命,我肯定会尽所能去做这件事,这不仅仅是帮助,更是给予患者家庭希望。” 作为医生,他深知,造血干细胞配型成功的几率是非常低的,如果自己不捐献,病人可能短期内很难再找到符合捐献的造血干细胞,会失去生命。

  捐献造血干细胞不影响健康

  希望有更多人加入到队伍中

  造血干细胞移植是现代生命科学的重大突破,是目前世界上治疗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等恶性血液病和免疫系统疾病的主要手段。

  很多人都是从无偿献血开始渐渐了解造血干细胞捐献的。由于非血缘关系的造血干细胞移植相合率低,就必须建立一个大容量的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这是一项挽救生命的系统工程。每一例造血干细胞的捐献、采集,都意味着一个生命得以重新燃起生的希望。

  不过,很多人对捐献造血干细胞有顾虑,担心会影响健康。作为医务工作者,陈俊男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捐献造血干细胞并不会对健康产生任何影响,希望有更多人能够加入到捐献造血干细胞的队伍里来,挽救更多患者的生命。

  据了解,浙江省中医院自2005年成功入选第一批中华骨髓库(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指定造血干细胞移植医院和采集医院以来,2018年在中华骨髓库备案采集医院中,非血缘供者造血干细胞采集例数据全国首位。目前,浙江省中医院采集无偿捐献的造血干细胞例数占全省采集总数的86%。在捐献者多的时候,浙江省中医院血液科的干细胞采集团队一周要接待3-4位造血干细胞捐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