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冬雨和易烊千玺主演的《少年的你》眼下正在影院热映,除了赚足观众的眼泪之外,还赢得了一致的好口碑。截止10月31日零点,《少年的你》票房突破8亿,在豆瓣电影上的评分更是高达8.6分。

  《少年的你》讲述了被一场校园意外改变命运的两个少年如何彼此守护、相伴成长的故事。影片聚焦的关于家庭教育、学业压力、校园霸凌等社会话题热点,引起大众关注。

  “我前两天刚刚看了这部电影,作为心理医生,很有感触。事实上,校园霸凌、校园暴力现象的确存在,在我们日常的儿童青少年心理门诊中,经常会碰到一些正经历校园霸凌的孩子前来求助,他们中,有的是欺负者,有的是被欺负者。”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医院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门诊方妍彤主任医师说。

  9岁女生抢同学东西不给就打

  甚至拿滚烫的牛奶给弟弟喝……

  前不久,二孩爸爸林先生(化名)带着9岁的女儿玲玲(化名)来到杭师大附院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门诊方妍彤主任医师的诊室。

  一进门,林先生一脸焦虑,玲玲则昂着头,面无表情,戒备心极强。诊室的气氛一度很紧张。“医生,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天天接到老师和同学家长的投诉。”林先生一坐下便向方妍彤诉起了苦。

  林先生说,玲玲是家里的大宝,读小学四年级,大概一年多前,二宝出生后,他发现玲玲有点不对劲,脾气暴躁,总是容易发怒冲动。

  在学校里,玲玲没有朋友,看到同学有漂亮的铅笔盒、可爱的本子、好吃的零食,她都会去争抢,下手又快又狠。同学如果不给她,她就打。

  有一次,玲玲欺负同学,老师见状批评了她几句,没想到她突然一把推开老师,冲到窗台前想要跳窗。班里同学被玲玲弄得人心惶惶,看到她就像见到“魔鬼”一般,躲得远远的,老师也拿她没有办法。

  对于弟弟,玲玲更是见不得好。时不时打弟弟,甚至还拿滚烫的牛奶给弟弟喝……

  “我有时候都有点怕我女儿,小小年纪,眼神里透露着一股狠劲,就好像一头猛兽,只要有人靠近她,她就浑身戒备,随时准备出击。”林爸爸心急如焚。

  听了林先生对玲玲的病史描述后,方医师支开林先生,独自和玲玲聊了会天,在聊天中,渐渐找到了玲玲“霸凌”的症结所在。

  原来,自从玲玲的弟弟出生后,全家人的重心都转移到了弟弟身上,对玲玲缺失了很多关心,导致玲玲的心理落差很大。为了寻求爸爸妈妈的关注,玲玲选择了极端的负面行为。

  “这是典型的同胞竞争引起的权利斗争,影响了孩子的心性,出现了躯体的暴力。”方妍彤表示。

  在方妍彤看来,玲玲这样的情况,往往是家庭关爱的缺失造成的。首先要做的就是改善亲子关系。“每个‘凶’孩子的背后都有原因。像玲玲做出极端行为的目的,是为了寻求父母的关注,所以要顺着这个关键点,首先改善亲子关系,同时通过表扬、赋能等方式来慢慢取得孩子的信任和合作,最后渐渐让孩子知道什么是好的行为,并加以巩固,摒弃糟糕的行为方式。”

  高一女生住校被同学孤立排挤

  高年级孩子遭受校园冷暴力接诊较多

  “躯体暴力行为,往往多发生于低年级孩子身上,而门诊更多见的,是高年级校园中存在的‘校园冷暴力’。”方妍彤坦言。

  方妍彤曾接诊过一对母女,一进诊室,妈妈恨铁不成钢地说自己女儿变坏了,逃学,不爱去上课。

  从妈妈断断续续的描述中,方妍彤了解了事情的梗概——

  小娜(化名)今年刚读高一,住校。新的环境新的同学,本该开开心心融入。可开学没多久,小娜突然从学校回家后,赖在家里不肯去学校了。一开始,爸妈以为是一次月考没考好,孩子自信心受到了打击,休息几天就好了。可谁知道,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小娜从不肯住校发展到不肯上晚自习,最后发展到连书都不想读了,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和任何人交流。

  妈妈口中“逃学”的小娜,到底怎么了?在和方妍彤的聊天中,小娜吐露了心声:“我在学校很孤独,学业很忙,压力很大。同学们基本条件都不错,她们之间有很多话题,我插不上嘴。她们吃饭、玩耍都不叫我,我很想融进去,但始终感觉是被孤立的。她们谁都不愿意当寝室长,就叫我当,扫地、搞卫生、打水都让我一个人干。她们看我的眼神很冷,根本不理我。有一次我摔了一跤,我知道她们是故意绊我的,她们在旁边笑……”

  方妍彤表示,像小娜这种情况,属于进入一个新环境后,因为同伴缺失而造成孤独感,一直在新的环境边缘徘徊,无法融入,在面对同伴的不理不睬等“冷暴力”后,时间久了,影响情绪,甚至导致焦虑、抑郁的发生。“这种时候,如果家长和老师发现孩子情绪有变化,要及时进行疏导,必要的时候及时就医。”

  欺负者或是被欺负者出现极端行为

  和家庭功能失调关系很大

  方妍彤说,霸凌行为是一种重复发生的躯体的、语言的或者心理的攻击性行为,意在伤害、羞辱、孤立或威胁弱小的一方。霸凌行为包括身体欺负,如打人,踢人;语言欺负,如威胁、羞辱、起外号;心理欺负,如排斥、孤立、谣言等。

  “我们一般把霸凌行为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欺负者,表现为脾气暴躁冲动,不能忍受挫折,缺乏解决问题的技巧,常常认为别人不怀好意。第二种是被欺负者,通常表现为敏感、内向、缺乏安全感,缺乏朋友,自尊心低。第三种则是欺负-被欺负者(注:指在两种角色中转换),也就是低自尊,高神经质,解决问题的能力差,属于最不受欢迎的一类。通俗点解释,就是遇到比他横的,他就当小弟,遇到比他弱的,他就要当大哥,把怨气发泄在弱者身上。”方妍彤表示,“但不管是欺负人的,还是被欺负的,极端行为的出现,跟家庭功能的失调有很大关系。”

  曾有一位小学老师向方妍彤求助,班上有这样一个“坏孩子”。男生今年读六年级,父母离异,爸爸早年劳教,妈妈改嫁,男生处于“两不管”的境地。渐渐地,缺失家庭关爱的他变得桀骜不驯,玩世不恭,跟着所谓的大哥“混”社会。在学校,扰乱课堂,抄作业是常事,打架,抽烟,喝酒对他来说就像喝水一样正常。老师批评他,他就追着老师打,同学们也经常被他打得鼻青脸肿。

  方妍彤说,这个男生出现“霸凌者”的行为,跟他家庭功能失调有很大关系,因为从小生活在不幸福的家庭,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如果在认知行为建立的关键时期,家长和老师不加以正确引导,任其发展,很有可能会酿成不可挽回的家庭悲剧。

  面对霸凌行为

  家长和老师应该怎么做?

  方妍彤说,青少年时期出现霸凌行为,对孩子的成长极为不利。

  对于欺负者来说,接近30%的欺负者存在注意力缺陷,12.5%有对立违抗、品行障碍,12.5%有抑郁,在青少年期易出现饮酒和物质滥用。他们在成年后,表现出违纪违规,发生交通事故、家庭暴力的比例较高。

  对于被欺负者而言,则可能发生焦虑、抑郁障碍,女孩尤为严重;还可能出现恐惧感、孤独感、自杀自残、厌学、躯体化症状。约50%的被欺负者成年后人际关系不良,对社会心存报复。

  而欺负-被欺负者(注:指在两种角色中转换),他们中有21.5%患有对立违抗、品行障碍,17.7%有抑郁,17.7%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成年时有可能会有较多的精神障碍。

  面对校园霸凌行为,作为家长能做些什么?方妍彤认为,家庭是孩子温馨的港湾,理应是他们最放松的地方。父母要给孩子树立积极向上的人生观,给他们灌输正确的成长理念。减少独裁、控制、打骂、忽视、宠溺、事事包办的教养方式;尊重、支持孩子,和他们积极沟通;培养孩子生活、社交的技能以及自我情绪的管理;以身作则培养孩子正确的三观。

  而对于学校和老师来说,孩子成长的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在校园里度过的,不能以成绩作为衡量学生的唯一标准;要创造和谐、融洽的班级环境;尊重每个孩子的个体差异;创造机会给弱势孩子让他们体验成功的喜悦,激发孩子的自我效能感。

  记者 金晶 通讯员 颜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