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第36届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全国决赛成绩公布,浙江成绩非常亮眼!

  前50名进入国家集训队的名单里,浙江有15人,占了三分之一,高居全国榜首。

  这15人里,本次大赛的“东道主”学军中学,有7人入围,优势非常明显,妥妥的全国第一。这7名同学,3人被保送到北京大学,4人被保送到清华大学。

  此外,浙江省内入围国家集训队的,还有宁波镇海中学4人,宁波蛟川书院1人、杭州第二中学1人、平阳县浙鳌高级中学1人、绍兴柯桥中学1人!这次成绩,是浙江省近年的最好成绩。

  制图 刘静楠

  这次参加全国决赛,一共370人,其中女生12名。

  仔细看集训队的50人名单,发现几乎都是男生的天下,仅有2名女生。1名是来自浙江省平阳县浙鳌高级中学的蔡心怡,1名是来自湖北的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的易琴砚。

  刚刚,记者赶到她们下榻的酒店,当面和这两名小姑娘聊一聊。

  左边是蔡心怡,右边是易琴砚

  全国女生第一名
平阳女孩蔡心怡

  浙鳌高级中学的蔡心怡,是今年集训队唯二女生中的第一名,在集训队中排名20。心怡可爱地拍着胸口跟我说:“我刚来的时候以为全都是男生,我们学校也就来了我一个人,吓都吓死了,还好还有另一个女生。”

  这个看似迷迷糊糊的女生,在别的同学眼中,却是一个大神。在参观紫金港校园的时候,别人都在一路走一路逛,只有她一手捧着一本物理书,另一手捧着一本哲学书。

  今年,进入国家集训队的心怡,也拿到了学校历史上的最好成绩,对于一个女生来说,这个成绩更是不容易。

  心怡说:“我高一新进学校物理竞赛集训队的时候,集训队一共有20来个人,其中有4个女生,到今年物理竞赛考前三个月,最后一个女生也退出了,只剩下我一个。可能女生在这个领域一直以来都不太看好吧,大家都觉得女生应该走更加稳妥的道路,从小也会往文科的方向熏陶,受到一点挫折就会觉得自己不适合学理科,因为从小老师也是这么说的。我还记得我初中的时候跟隔壁班一个男生成绩差不多,有一天听到老师跟那个男生说:‘高中的时候蔡心怡就考不过你了,高中以后女生成绩会变差的。’所以女生在这个领域常常感到不太自信,也不被鼓励,所以容易退。” 

  从小,心怡的爸爸妈妈也带她学了不少女生的兴趣班,比如舞蹈、钢琴、声乐、吉他、尤克里里……但很多都是学了一个月就放弃了。心怡的父母都是老师,妈妈是英语老师,爸爸是初中数学老师,所以心怡在小学时就会被爸爸的同事拉到初中去听数学课,虽然当时不能完全听懂,但也算是熏陶了不少。

  “我三年级的时候开始学奥数,六年级开始参加竞赛,到了初中也在学校的奥数竞赛班训练,到了初三时,我已经能在学校竞赛班里考第一名。后来物理老师觉得我有天赋,就问我要不要去学物理,就这样走上了物理竞赛的路。”

  心怡说,自己一开始只是为了拿到省一等奖,方便升学。但在高一下时,就完全爱上了物理。所以在高二拿到省一等奖后,没有听妈妈的话停掉竞赛,而是继续钻研物理。终于在今年进入了国家集训队,也顺利被保送到北京大学物理学院。

  “我特别爱物理,也很喜欢参加竞赛,我从新高二开始半停课,每天有七八个小时学物理。考前四五个月全停课,每天就有十三个小时学物理。”

  “我作业写得很快,作业写完后就开始看书,化学、生物、文学、历史、哲学、信息的书,我都爱看。进入高中后,这个习惯也一直保持,我觉得对我物理竞赛帮助也很大。星期六星期天基本都是全天可以看书,平时也每天有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看书。我听过一种说法:‘人要有好的品味,要有能自我约束的意识。’所以我会先广泛读一点书,慢慢找到喜欢的方向、状态。最后看到书就有特殊的口味,我也是这样找到喜欢的书,有自己的书单。”

  湖北姑娘易琴砚说:

  走到这一步,主要靠天赋

  集训队里的另一名女生是湖北姑娘易琴砚,一身红色外套,非常腼腆。每个问题,她都要想很久。她是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的高三学生,已被保送北京大学物理专业。

  这次全校7人来参加决赛,5人进了国家集训队,她是唯一的女生。

  参加竞赛,竞争者多是男生,会不会有些孤独?

  “还好,从小到大都这样,习惯了。”琴砚说。

  小学时,她参加过不少奥数竞赛,拿过各种奖。到了高一开始参加物理竞赛,小姑娘一路稳扎稳打。

  高一拿到全省二等奖;高二进入省队,拿到全国银牌;这次,全国24名,冲进国家集训队。

  这次取得好成绩,打败不少男生,靠的是什么?

  她沉思了一会儿,说:“这和性别无关,主要靠天赋。走到全国决赛,可以肯定大家都有不错的天赋,下面就要比一比学习态度、努力程度了。”

  琴砚总结了三条对她最有用的诀窍:自制力、静心、连续学习的能力。

  “我比较容易静心,自制力也还不错。连续学习能力比较重要,长时间保持注意力集中,我会连续学习三个小时左右,除了喝水、上厕所,几乎不停。”

  除了物理,琴砚也有别的爱好,小时候学了四五年的古筝和跳舞,有时学习学累了,还能弹弹古筝调剂一下。

  首席记者 张娜

  记者 张宇璐

  制图 刘静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