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年底,滨江团区委和滨江区民政局打造了首个“老少相伴”养老志愿服务项目,名字很暖,叫“陪伴是最长情告白”

  年轻人住进养老院,每个月只要付300元的房租。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每月得参加不少于20个小时的助老志愿服务。

  养老院的名字很暖,叫“阳光家园”,南邻美女山,北靠回马河。去年夏天,安徽小伙儿杨云海搬了进来,主要教老人画画、写毛笔字。和他作为第一批住进养老院的年轻人,大概还有10位。(回顾报道:14个年轻人住进滨江一所养老院!“酒店标间”月租300元,条件是陪伴老人)

  这些在养老院里住了一年多的年轻人,现在怎么样了?

  目前正在公开招募第四批志愿者

  不过,合适的年轻人并不好找

  杨云海依然在西兴开着书画培训班,教小朋友。每周六,他在养老院里开出的书画培训班,是老人们眼中紧俏的活动。

  和他同一批住进来的年轻人,搬走了两个,倒不是他们不愿意在这儿住了,一个是单位搬了地方,不在滨江了,另外一个,是单位给分配了员工宿舍。

  这个项目,目前正在公开招募第四批志愿者,不过,合适的年轻人并不好找。一方面,养老院不想找目的性很强的年轻人,只是为了省房租。另一方面,许多年轻人也并不愿意在忙完工作后,回到住的地方再做志愿服务。

  杨云海也向几个他觉得靠谱的朋友推荐过,但得到的回复是,“上班的压力已经够大了,下班后再做志愿服务,有点吃不消”。

  和老人相处的这段时间

  对年华老去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在养老院里一年住下来,杨云海和老人们都熟络了,常常会在一起开玩笑。课堂上,老人们叫他“小杨老师”,下了课,大家管他叫“大海”,从对一个人的称呼上,多少能看出来,彼此之间的亲昵程度。

  在小杨眼里,老人们就像小孩子一样,常常很开朗,会给大家带来欢乐。在给他们上课时,他能感觉到,老人们就像回到了学生时代。

  在这一年里,养老院里不断地有老年人住进来,小杨以前住的4号楼,现在已经住满了,他就搬到了2号楼。

  有老人来,也有老人离开。有的老人因为身体原因,被子女接回家住了。这样的人来人往,对小杨来说,有种很难说明白的落寞,“本来和老人们都很熟了,新来的老人,有时在路上碰到,打个招呼,发现他并不认识你。”

  “养老院里来过很多媒体。他们问我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住在养老院里,会不会觉得很压抑。”小杨说,这可能是外界对养老院的一个刻板印象,其实在阳光家园里,他从来没有感到过压抑。

  在小杨眼里,老人们就像是秋天,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他们收获了人生的阅历,对世事的认识更深一点,这可能是年轻人没有的”。

  从老人们的身上,小杨也重新认识了衰老这件事情。

  “老人们的一点小事,都让我触动很大。”小杨举了个例子,比如,吃完饭想出走一走,年轻人抬脚就能实现了,但是老人们还得看看自己当时的身体状况好不好。

  他也能更加理解老年人,越来越能够静下来,站在他们的角度看事情,“以前可能会觉得老年人动作慢,不就是拿个钥匙么,需要那么长时间吗?但我现在知道,他们的生理机能让他们不得不花上那么多的时间,去做一件在年轻人看来很容易完成的事情。”

  一年多住下来,和小杨成为朋友的老人有不少,施奶奶就是其中一个,在养老院时,他们会常常在一起吃晚饭。即便施奶奶不住在养老院里了,他们也会互相发发微信,说说家里和养老院的事情。

  “养老院里的老年人,改变了我们以往对老年人这个群体的看法,他们也很潮,很活泼。”小杨说。

  老年人们都清楚

  年轻人们不可能在养老院里久住

  “小杨老师”的书画班里,有一位“很厉害”的学生,叫徐继兰。

  徐奶奶83岁,老伴88岁,去年11月14日,老两口一起住进了阳光家园。

  老伴做过胃癌手术,身体大不如前了,搬到养老院,也为了减轻子女的负担。

  老两口有3个孩子,一个在临安,一个在萧山,还有一个在浦江。“他们平时都要上班,没法天天照顾我们。”徐奶奶说,这里的环境好,里头有门诊,还有病房,医生也都挺好的,是大医院里有经验的老医生,退休后返聘来的。

  “住在这里,吃饭也不用愁,还不用买菜了。想吃馄饨,微波炉里转一下就好了,还有龙须面,转转也好吃的。”

  徐奶奶房间的斜对面,有一间聊天室,墙上挂着一幅很大的牡丹图。杨云海说,那就是出自徐奶奶之手。

  徐奶奶和“小杨老师”

  “三天就画好了。”徐奶奶说。

  退休前,徐奶奶做的是财务工作,平时爱写写画画,还曾在三亚参加画兰花比赛,拿过很好的名次。

  徐奶奶画的画

  徐奶奶画的兰花,杨云海题的字

  住进阳光家园之前,徐奶奶在杭州找过好几个养老院,都不理想。不过,在这之前,她也不知道养老院里住着年轻人。

  “小杨老师蛮好的,人蛮正派的。”徐奶奶说,他经常会和我们讲他在外面的事情,讲他和女朋友的事情。

  “他女朋友不是在南京嘛,有时候也会带来给我们看看,就像家里人一样的。他们以后结婚啊,生孩子啊,这些的计划,也都会跟我们讲。”

  “他把我们当做家里人,我们也把他当做家里人。”徐奶奶说。

  还有其他的年轻人,有时候也会来找徐奶奶聊天,谈谈心。“就是叫我们不要太累啦,说说笑笑的,都蛮好的。午饭时间到了,就跟我们说,可以去吃饭。”

  这些听起来再寻常不过的问候,对徐奶奶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安慰”。

  我问她,养老院里住着年轻人,是不是蛮好的啊?

  她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平静地说,“有老伴蛮好的。”

  “真的。”她一脸认真地补充道,“有些老年人是一个人住在养老院里的,我能感觉出来,是比较孤单的。住进养老院,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里再好,也总还是住在自己家里好。”

  “不是都说,金屋银屋,都没有自己的草屋好嘛。还是想在自己家里,有家里人陪着好一点的。”徐奶奶说。

  不过,老人们也都很理解子女,很多时候,对他们都是报喜不报忧的,一点小毛病,并不会跟孩子们说。

  “说了也不能怎么样啊,他们在忙,也不可能马上赶回来,还得安排工作啊,请假啊。又回不来,说了还给他们造成心理负担。”

  老年人们都清楚,年轻人们不可能会在养老院里久住,这一点,其实年轻人们也清楚。不过,在养老院里能有几个忘年交,他们还是很开心。

  什么时候,你觉得父母老了?

  这些年轻人给养老院添了一分活力,给老人们多一点陪伴。对于养老院,可能是每个家庭都考虑到的问题。

  29岁的戴女士,女儿今年刚上幼儿园。她说,前两年,妈妈装了支架,爸爸上五楼开始气喘的时候,觉得他们老了。

  妈妈有提过以后老了要去养老院的事,但戴女士觉得不放心,“总觉得没有家人照顾来得尽心”。

  30岁的黄先生,老家江西,这个月底,他也要做爸爸了。老婆怀孕后,父母就从老家过来帮忙照顾。最近,黄先生觉得父母的反应慢了,记性也大不如前,才觉得,父母真的老了。

  “如果有条件,还是希望可以让父母在自己身边吧,方便照顾。”黄先生说。

  31岁的范先生,两年前做了爸爸。他说,“当我看到父母头发花白得越来越明显的时候,很强烈地,觉得他们老了。” 不过,住养老院的事,他暂时还没想过,“最好呢,当然是希望父母晚年时,我们能陪在身边。”

  你呢?什么时候觉得父母老了?

  记者 林建安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