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午,记者从绿城医院了解到,9月19日晚古墩路“猝死”的网约车司机赖师傅醒过来了,醒来顺利拔管后,他的第一句话是:“这是哪里,你们是谁……,我的车在哪里,是不是丢了……”

 

  绿城医院ICU监护室每天下午3点至4点对家属开放,可以探寻病情。下午3点,记者第一时间和医生、家属一道进到ICU病房,见证了他们会面的场景。

  ICU马主任先查看了赖师傅的情况并和家属介绍,“你现在醒过来了,开始变得好起来,但是不能够心急,得安静。”

  赖师傅戴着呼吸器,眨眼点头示意听懂了。他的姨妈、和哥哥一旁,看着他,笑得很欣慰。

  “我的车怎么样了?” 赖师傅见到哥哥第一句话就问。

  “都这样了,还担心车呀。”

  “我昨天还在开车呀,怎么就躺这里了?”赖师傅还是很疑惑。

  “我是谁呀,你是谁,他是谁,你家在哪?”姨妈问赖师傅,他一一回答,“哈哈哈,都还记得清晰。”说着,三个人都笑了。

  哥哥小心地给弟弟整理呼吸气管,“莫急哦,听医生的话。”

  绿城医院院办王主任和赖师傅的姨妈说,“小伙子醒来第一句话是,你们是谁,我在哪?我的车子呢?”

  “谁说不是呢,他见到我们还是担心他的车子。”姨妈一边笑着说,一边眼红了。

  重症监护室的马主任说,“他虽然现在好起来了,但心脏问题比较明显,接下来会转到心内科(普通病房)进一步检查治疗。初步治疗时颤性心脏骤停,导致脑子缺氧。”

  姨妈双手合十,对马主任不断点头,说着:“谢谢,谢谢。”

  “他能够醒来,真的很幸运,也是的方面努力的结果。”绿城医院沈法荣院长感慨地说,“他醒来的时候,我去看过他,他朝我点头,手上还有些颤动,这是刚醒来时的正常现象。”

  “从事发到今晚,昏迷5天,结果真的不容易。除了心律恶性时常,也就是心脏骤停猝死,导致脑缺氧,还有吸入性肺炎(吃喝的东西反胃到了肺里)。幸好发现及时,送诊及时,群众帮忙,护士应急反应都做得都不错。”

  “病人送到医院后,急诊、ICU、神经科、心内科、内科,各科医生都很关注,会诊,贡献自己的力量。“能醒过来,本身年轻也是一方面,基础型疾病心律失常,心脏其他暂时并未发现其他问题。接下来再观察一下,明天有可能转出ICU,进一步查出病因,针对性进行治疗,避免再次反复。”

  突发症状多是看似健康的人

  医院每年都接到不少心脏骤停的急救

  沈法荣院长说,发病的人大致分两类,一是确诊有病的,一是看似健康的人(可能健康,也可能有病未查出),突发症状多是看似健康的人,“医院每年都接到不少心脏骤停的急救,而且年轻人不少。”

  “室性心率失常正常人也有,情绪波动可能会导致心碎综合征,病状和心梗类似,一般是受到巨大刺激,情绪突然崩溃。这也就要求大家保持良好心态,平常心。一类是过劳死,过劳死有体力劳动,也有脑力劳动,一般脑力劳动对心脏的要求会更高,打个比方说,跑步一般不会发生心脏的意外,但是做数学题,往往会引起心脏的变化。”

  不管老人还是年轻人,避免过度劳累,身体累了就放松休息,干体力活的避免暴饮暴食,吃荤喝酒,尽量摄入易消化的;大脑累了,就放下手中的活,换个环境,放松,呼吸,听音乐,看电影,总之要走出当时的环境。

  沈法荣院长还说,经历这件事情,再次说明掌握AED应急培训的重要性,医院有许多资源,接下来会致力于AED急救的推广和宣传,欢迎各方合作。他还希望,网约车、出租车,各行业的服务工作者要照看自己的身体,做好体检。

  当晚救人的小伙子:

  正常人都会和我一样去做的

  今天,通过天天正能量,记者还联系上了当天晚上帮忙救人的一个小伙子。

  小伙子1992年生,姓鲍,温州人,在古墩路附近上班,是一家网络公司的运营员。当天晚上七点多,他和一位女性朋友在附近吃饭,吃完饭在桂花城公交站那边等车。

  在等公交车的过程中,他看到一辆网约车,速度缓慢,有向右边靠拢的变向趋势,目测车速十来码。他看到车门打开,一个50多岁的一个女子,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子,他们还抱着个孩子,三个人从车里跳出来。那两个女子比较慌乱,说:“司机晕了,司机晕了。”

  小鲍和几个公交车候车的人立即追了过去,四边拉着车门把手制动,加上车的行驶方向有小缓坡,车速停下来,“有人喊拉手刹……有一个小伙子,30岁不到,瘦高,我在驾驶室这边,他在副驾驶门边,他那边刚下过人,车门可以打开,他快速钻到车上,拉起手刹,按了电动按钮。车子这才停下来。”

  “对面是医院,我们本想抬着他过去,有人提醒不知道啥情况,还是不要随便动的好,我想想也是,就跑到医院喊医生了。”

  “看到护士把他拉走,进行急救,我也就放心了,围观的人散了。”

  小鲍听说司机救过来醒了,他也是很开心,“正常人都会和我一样去做的。”

  记者 刘抗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