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派出所副所长,如果你受了委屈,我帮你讨公道!”前天下午,半山派出所副所长高锋站在辖区某医院13层顶楼,对站在天台边缘的陈大姐大喊。

  “我上班上到晚上10点多,吃点晚饭的时间都没有,他要这样侮辱我?我一了百了好了。”陈大姐歇斯底里。

  旁边众人也在雨中苦劝:“陈大姐,你听我们一句好不好……”

  一个人打两份工,大姐被骂后要跳楼

  陈大姐49岁,是医院的一名保洁员。

  前天下午2点左右,陈大姐在医院热中午吃剩下的饭,准备留到晚上吃。不巧被物业公司的经理看到,当时他态度蛮差地说了大姐几句:“你这个时候热饭,干脆工作不要做了,给你安排去扫马路好了!”

  经理说完,拿起电话就要给陈大姐调岗。没想到,陈大姐满心不悦,独自走上了医院13层平台,要跳楼。

  也是因为出了这事情,医院里好多人才知道,平常看起来默不作声、省吃俭用的大姐原来一个人在这里打了两份工——既是保洁员,又是医用电梯调度员。

  医院里电梯从早到晚,进进出出,忙都忙不过来,她一个人还要管其他地方的保洁。每天要做到晚上10点才下班,忙到吃饭都没时间,就为了多赚几千元钱,好给家里两个儿子多补贴点。

  突然受到经理这样的责骂,大姐觉得自己委屈极了,站在天台边不肯下来。

  民警雨中苦劝:这么做,值得吗?

  下午2点49分,半山派出所接到了这起报警。副所长高锋带辅警队员一起赶往现场。

  天下着雨,陈大姐就站在顶楼边缘,脚下湿滑,稍微不留心就有坠下的风险。十米开外,医院保卫、物业公司的人也是一筹莫展。

  高锋大致了解了事情原委,见不好靠近,隔着四五米距离,试图与陈大姐讲话,让她放松情绪,分散注意力。可陈大姐在雨中大声吼叫,情绪极度激动,一时没法沟通。

  一旁的辅警队员探头看看,一阵毛骨悚然——直对下去是医院3楼装空调外机的大平台,中间没有任何阻挡。万一出现意外,不堪设想。队员们赶紧通知消防部门准备气垫来增援。双方就这么僵持了好几分钟。

  陈大姐脚边一只手机引起了高锋注意。“这部手机,是不是你的?你有什么事情,总要先给家里人说一声。家里还有没有人了?”

  “就一个70岁的妈妈。”

  “你要一了百了,那你妈妈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值不值得?到底是为什么事情,家里人还一点不晓得!”

  几句话下来,陈大姐声音也降了几度,渐渐缓和下来。

  高锋见状,与同事一对眼,两边各自策应,一拥而上将陈大姐拉住,拖离了危险边缘。

  学会换位思考,有话好好说

  当天下午4点,陈大姐老公急匆匆赶到了医院警务室。看穿着,也像是附近打工的。

  民警问姓名、身份证号码,他不知道是正常程序,脸红脖子粗,没好气地反问:“为什么要告诉你?”

  高锋和同事耐下心解释了事情经过,这位大哥才明白过来。陈大姐老公讲,陈大姐平常性格蛮平稳的,但是遇到事情,一激动就没法自控,谁都劝不过来,家里人吃过不少苦头,一直很注意。

  警务室里,物业公司的领导、医院保卫科和民警一起对陈大姐展开了劝导。高锋对陈大姐说道:“我们了解过了,你上班时间做工作无关的事情,经理发现了批评一下也不是没道理的。你想想,如果每个人都这样,你是经理的话,你怎么办?但是物业经理说话的方式方法肯定是有问题的。但是为了这个事,你想想看,一条命重要还是一句话听不下去重要?值得吗?”

  陈大姐承认,是自己一时过于冲动了。物业公司领导也表示,先让陈大姐回家好好休息,至于那位经理,该为自己的管理方式道歉或是怎样,后续会做安排。

  这次出警让高锋也心有余悸,“事后想想,是蛮后怕的。首先,她老公讲,陈大姐是有恐高症的;第二,我们都不知道陈大姐本身情绪就容易狂躁。整个救下来的过程有十七八分钟,要是中间稍微有点意外,我想也不敢想……”

  记者 钟玮 通讯员 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