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中午,龙井菜馆老板娘杨洋发了一条朋友圈,图片是一个老人独自坐在窗边餐桌吃饭的背影。

  照片上的老爷子和他老伴是龙井一号的老客人,自打龙井一号开业以来就一直喜欢来这里坐坐,喝个茶,吃个饭………

  好几年前的一个8月7日,几乎隔了一年没来的老爷子终于又来了,但与往日不同的是,老爷子一个人来的,“您好,好久不见,今天老太太怎么没来?”前厅经理熟络地招呼道。老爷子两眼一红道:“老太婆走了,去年的8月7日,我带她来这里吃饭,是我俩一起在外面吃饭的最后一次,这里是她最喜欢的餐厅……”

  打那以后,每年的8月7日,不论暑热难耐或是台风大雨,老爷子都会背着老太太喜欢的双肩包,在靠窗的老位子摆放好,自己在对面落座,让服务员摆上两套餐具,点上老太太最喜欢吃的菜肴并亲自为老太太斟上红酒……

  今天,又是一年的8月7日,农历恰逢七月初七,是传统的“七夕情人节”,老爷子跟往年一样又执着地“带着他的最爱”来重温美好。我征求他的同意后,含泪拍下了这张照片……

  愿老爷子身体健康!生活愉快!每年的8月7日龙井一号的伙伴们都会等着你和你的最爱!

  昨天下午,我来到龙井菜馆,老先生已经吃完饭离开了。经理霍梦杰和老板娘杨洋告诉我,中午11点多,老先生来了,蓝衬衫黑西裤,皮鞋锃亮,面颊透红,看起来很精神。他和服务员打了个招呼,在一楼靠窗的老位子坐下。

  “老先生每一年来,做的第一件事都是先把老伴的椅子拉出来,把她的包放在椅子上,自己再坐下。”杨洋说,我们店里服务员都知道他了,虽然只有他一个人,还是拿了两套餐具,一左一右放好。老先生把老伴那一套餐具摆在对面,筷子,盘子,碗,碟整齐地放好。

  “我们店是2005年开业的,他们两个几乎每年都来。其实我对他老伴印象很模糊了,只记得老太太身高1米65左右,盘着卷发,很端庄,每次老先生都会搀着她。”霍梦杰说。

  2013年,也是8月7日,老先生还是穿着整洁的衬衫、西裤、皮鞋,可这次只来了他一个人。

  服务员问他几位,他说两位。过了好长时间,还不见另一个人。服务员又问,一位朋友什么时候来。老爷子顿了一下,说另一位来不了了,老伴已经去世了。

  “他说去年(2012年)老伴最后陪他吃的一顿饭,就是在8月7号,龙井菜馆,和今天一样坐在靠窗的位子,吃完饭老伴还请他看了场电影……老先生说的时候笑呵呵的,但我明显能感觉到他眼眶有些红了。”经理霍梦杰说。

  从此,每年8月7日中午,老先生都会一身正装,背着老伴曾经背过的蓝色背包,来这里吃饭。

  我看了老先生昨天的菜单:龙井虾仁,东坡肉一客,土火腿蒸笋干,生炒土鸡,清汤鱼圆,酱烤青菜,炒豆渣,龙井茶一杯,葡萄酒一瓶,椰子汁一罐,米饭一份,打包盒3个。

  “葡萄酒一上来,他先给老伴斟一杯。椰子汁打开,一口没喝,放在对面,龙井茶也是。他说老伴喜欢喝茶,喜欢喝葡萄酒,还有椰子汁……”老板娘杨洋说,每上一个菜,老先生自己先不吃,一定要先舀一勺到对面的碟里,虾仁、土鸡、豆渣……一客东坡肉原封不动放在对面。

  “每年都是这样。前几年,他一边给对面盛饭盛菜,一边还自言自语。舀菜的时候,经常看到他眼泪水顺着眼角淌下来。”杨洋说,“今天还是先盛老伴最爱吃的菜,倒饮料,倒酒,可今天我发现,老先生吃饭的整个过程都很享受,也不自言自语了,就像老伴坐在对面一样……

  “我不知道老先生给爱人舀菜的时候在想什么,也许是回忆当年刚认识的场景,也许是两个人在一起幸福的样子吧。”杨洋说着说着,也掉了泪,她说很羡慕老先生和老伴的感情,现在年轻人吵一架拌个嘴可能就闪离了,老一辈的婚姻一生都在修修补补,有修补才有感情的积累。

  “吃饭的时候,老先生朝我点了点头,说今年是老伴去世6年零6个月,说老伴爱吃东坡肉,爱喝葡萄酒,椰子汁……他说的时候笑眯眯的,眼眶却是湿的。我赶紧和他扯开话题,聊起这两天的天气,怕他难过。”

  杨洋和霍梦杰对老先生了解都不多,只知道他姓陈,今年80岁不到一点,身材魁梧,有1米8左右。

  “老先生也很体谅我们,吃完结账,我们说要给他免单,也是送给他们的七夕节礼物。老先生一定不肯,说天气这么热,你们生意也难做,员工工资要发,不容易。最后他主动提出打8折吧,就收了480元。”杨洋说,老先生每道菜都有吃,但只打包了自己吃过的菜,给爱人盛出的菜和倒的饮料都不会打包带走。

  昨天当我采访完离开时,霍梦杰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告诉我,“今天吃饭时,老先生还说了这么一句话:你们觉得,我这些年每年这个时候做的这些,她能感应到吗?

  “我说,一定可以的。老先生叹了口气,笑了笑说,其实她感应不到,只是每年这个时候,点这些菜,陪她喝杯酒,喝杯茶,坐在窗边,是我自己的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