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吗?我有个朋友说要自杀,我在外地赶不过去,你们快去看看她吧!”7月23日晚10点20分,西湖公安玉泉派出所接到一网友报警,称其朋友李某(女,21岁)在QQ上留言,有要轻生的念头。

  根据网友提供的信息,值班民警高杰立刻赶往李某在城西某小区的住处,但李某的住处黑灯瞎火,门窗紧闭,高杰敲了很久的门,都没有人应答,屋内也没有响动。

  不在家,会去哪儿?从接警到赶到现场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姑娘应该不会走远。

  凭借工作经验,高杰推测姑娘还在楼里,他从3楼开始,一层一层沿着楼梯徒步往上寻找,在18楼的楼顶,果然看见一个瘦弱的身影,正是李某!

  李某背对着他坐在楼顶平台的栏杆上,双脚悬挂在外,整个人摇摇欲坠。

  见状,高杰立刻将情况汇报给值班所领导。那头,民警紧急联系120、应急救援和李某家属;这头,高杰试着慢慢靠近姑娘,对她进行劝说。

  看到有人前来,姑娘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大喊着让民警走开,不要靠近。

  高杰怕她冲动,连忙又退了几步,隔着一段距离向她喊话。

  “小姑娘,你这么年轻,这么漂亮,有什么事想不通的,下来再说好吗?”

  姑娘回头瞅了他一眼,不为所动,显然情绪还是很低落。

  高杰也没气馁,干脆在一旁当起了“知心大哥”,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姑娘说着话,因为不知道姑娘要轻生的原因,他无从劝起,只能从自己身上“开刀”。

  “你看我都40多岁了,大半夜还要来劝你,多不容易,你年纪还那么轻,以后的路还长呢。”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有赌气的时候,谁都会不开心,事情过去了不就好了吗?”

  “人是群居动物,人和人之间需要沟通的。”

  “我知道你肯定心情不好,但你现在把生死都看淡了,还能有什么大事?

  ……

  楼顶没有风,虽然是晚上,却也有30多度的高温,十分闷热。高杰就这样站着,搜肠刮肚,把以前读到的看到的体会到的人生经验往外倒,一个小时,眼看一肚子的“鸡汤”差不多也快倒完了,姑娘起初还一声不吭,慢慢地,她好像也被这个“话痨”警察给打动了,偶尔也会回应几句,情绪也渐渐平复下来。

  这时候,李某的父母、朋友接到消息,也陆续赶到了现场。看到女儿在楼顶,爸爸又气又急,脱口而出:“你还不下来!”

  听到这句话,李某又情绪激动起来。

  高杰见状不对,只得让家属先行回避,自己留下继续劝导李某。

  或许是被高杰的真诚打动,姑娘终于向他敞开心扉,吐露了心里的委屈。她说,爸爸妈妈工作忙,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平时自己都是一个人在家,没有人陪伴,也感受不到家里人的关爱,觉得很孤独。

  高杰早已满身大汗,甚至因为闷热有些头晕,但还是静静地听着,等姑娘倾诉完了,这才开口——

  “爸妈忙着赚钱,也是为了给你更好的生活,你心里有委屈,可以和他们说。”

  “我小时候爸妈也不常管我,我爸对我还挺严,但我长大了很感谢他们,你以后会明白的,哪有做父母的不疼自己孩子的?”

  就这样,高杰又劝了1个多小时,姑娘的心情总算有了好转。凌晨12点半,她在高杰的帮助下,从栏杆上爬了下来。

  高杰还不放心,又和姑娘的父母聊了聊。

  原来,李某的父母都是生意人,平时工作繁杂、应酬又多,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奔走,事发当天晚上,两人也都在外面谈生意,只留了李某一人在家。但父母也并非不关心女儿,前段时间父亲还答应,要带李某一起去看展览。

  父母也进行了反思,表示以后会尽量抽空陪伴女儿。

  高杰回到派出所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原本就因为上火有些牙痛的他,在闷热的楼顶站了两个多小时,滴水未进,警服都已经湿透。稍稍松懈下来,他才忽然感觉到头晕、恶心,几乎瘫倒在座位上,因为中暑,高杰在床上躺了整整2天。

  “从来没有连续讲过那么长时间的话。”说到那天变身话痨,他也蛮有感触,“有时极端想法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这个时候有个人陪着说说话,这个坎就过去了,这个时候陪她说话就是救命,能帮到这个女孩子,我也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