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这两年修过手机,多半会听说过“闪修侠”“极客修”等手机维修平台的如果你这两年修过手机,多半会听说过“闪修侠”“极客修”等手机维修平台的名字。特别对于杭州人来说,诞生在本土的闪修侠名气更大。这家在2015年创立的公司,期望用标准化的服务解决手机维修的痛点,成为上一轮O2O创业热潮中跑出来的为数不多的准独角兽。

  然而就在昨天,他们连同竞争对手一起陷入了舆论漩涡。《新京报》记者卧底采访显示,两大平台涉嫌用低价组装件换掉原装件,存在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的行为。假如事实成立,这些致力于解决行业乱象的年轻平台最终也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模样。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用组装屏充当原压屏?

  在《新京报》的报道中,有两位消费者分别通过“闪修侠”和“极客修”两个平台更换手机屏幕,结果都在一个月内多次出问题进行返修。其中一位消费者拿着手机到第三方平台鉴定,被告知屏幕是组装屏,并非原厂配件。这和维修人员所谓的“高质量屏幕”“原厂品质”的说法并不相符。

  在报道中,关于手机屏,记者提到了两个概念:组装屏和原压屏。前者指的是完全采用非原装配件,组装而成的屏幕。后者指的是在原装内屏的基础上,重新压制一张国产外屏的屏幕。

  这里就涉及到一个手机屏幕的小常识。手机屏幕一般分为内屏和外屏,外屏通常是盖板玻璃和一些电容触摸传感器,内屏主要是显示屏。更专业的说法是“屏幕总成”,比如第一层为玻璃盖板,第二层是触摸层,第三层是液晶层。

  黑色的是内屏,白色的是外屏

  但不管怎么区分,内屏或者液晶层都是手机屏幕最核心的一层。iPhone X用的OLED屏指的就是这一部分。

  “组装屏相当于内屏、外屏都是国内小厂家做的,和原厂屏幕没有任何关系。”在百脑汇数码广场从事手机维修的赵师傅说,“而原压屏起码内屏是原装的。”

  无论是组装屏还是原压屏,严格意义上都算不上原厂屏,但因为核心部件的差别,二者的价差比较大。以iPhone X为例,如果是组装屏,即使是品质高一点的也只要600多元,如果是原压屏基本上要千元以上。

 制图 连诚 制图 连诚

  价差背后是两种屏幕质量和性能的不同,但普通消费者很难进行区分。赵师傅透露,如果是质量好一点的组装屏,不是特别专业的很难发现,“我们也只能拆机检查才能确定。差一点的组装屏才会有比较明显的色差”。

  《新京报》报道显示,闪修侠和极客修都有用组装屏充当原压屏换给消费者的嫌疑,并且认为这才是导致换屏后多次返修的根本原因,所以才有了“以次充好”的结论。

  不翼而飞的差价

  在百脑汇,为苹果手机换屏、换电池成了一个不小的生意。昨天,我拿着外屏有点划痕的iPhone 6s询问了多个维修点。师傅们给出的解决方案都是换原压屏,大概只要110元,时间在20分钟左右。

  这些原压屏绝大部分来自于旧手机。师傅们将好的内屏拆下来,和新的外屏组合到一起。在网上花5000多块钱就能买到专业的机器,用来分离手机的内外屏,再次压屏和抽取气泡。专业的手机维修师傅都能操作。

  如果你对自己的内屏有感情,或者担心其他原压屏的内屏出问题,也可以要求用自己的手机内屏,现场进行压屏,不过这么一来,维修的时间要拖长到40分钟甚至一个小时。

  那么,如果用组装屏呢?当被问及这个问题,一位姓金的师傅第一反应是“没必要”,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如果真的要换,我还得补你差价。”

  按照他的说法,因为我的手机内屏是好的,可以回收做原压屏再销售,如果要换便宜的组装屏,要补给我几十块钱,“这是我们这行的规矩”。之后,我又问了几个维修师傅,得到的也是相近的回复。

  这也就涉及《新京报》质疑两大维修平台的另一点。如果是用原压屏更换,因为内屏用的都是原装屏,不存在差价。假设平台确实用组装屏更换了消费者的屏幕,实际上会产生差价。据他们了解,组装屏和原压屏之间的价格最多相差1000元。

  换句话说,做一单换屏的生意,平台不仅赚取了一定的服务费,还有可能通过暗箱操作,赚到了屏幕的差价。

  官方回应:系原材料问题,已停止供应商合作

  那么,手机换屏市场为什么会出现组装屏和原压屏?赵师傅给出的说法是,原厂配件主要供给官方维修点,市场上的其他维修点拿不到原厂配件,只能想其他办法。在他看来,原压屏提供了一个灵活的解决方案,组装屏也可以视为一个更低廉的解决方案,“但前提是,保证消费者的知情权”。

  同样以iPhone X为例,如果更换屏幕,苹果官方给出的是一刀切的服务,即无论是内外屏问题,超过保修期后都直接更换原厂屏,价格在2280元左右。价格过高是许多消费者转向闪修侠等平台的主要原因。

  “其实,对于很多消费者来说,受损的只是外屏,更换整个屏幕并不划算。”赵师傅说,“到我们这里,更换受损的外屏只要几百元。”不过他也表示,非官方维修之后会影响保修,“建议在保修期内的手机还是通过官方渠道维修。”

  至于组装屏,赵师傅认为,它就像一把双刃剑。好处是对于一些折旧率高的机子,可以降低维修成本。坏处是确实有一些维修点存在偷偷换掉好屏幕的做法。“手机维修行业水很深,不光是换屏幕的问题,因为有痛点才有那么多人和资本进入。”

  其实,对百脑汇里资深的手机维修师傅而言,闪修侠是老朋友了。他们亲眼见证了闪修侠从百脑汇的几个档口,一步步发展成为全国性的手机维修平台。

  谈及这位老朋友,他们也分成了观点鲜明的两派。赵师傅表示,闪修侠这样的大平台还算是比较正规,“起码每一单都有数据可查,可以追溯”。也有一些维修师傅指出,自己的朋友之前在闪修侠上维修,也出现过《新京报》曝光的类似情况。

  昨天下午,闪修侠对《新京报》的报道做出回应,表示“返修三次”事件属实,系原材料问题,目前他们已经停止与该供应商的合作,并且从今天开始所有供应商物料100%全检,相关操作不规范的工程师和运营中心管理层已经严肃处理。他们同时给出了一个数据:闪修侠北京运营中心最近10万单的综合返修率是0.9%,远低于行业平均4%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