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当中最热的天气来了,杭州最近持续高温,身边不少人将自己封印在空调房内。然而顶着烈日出门的人群中,少不了一群特别的人——头发花白的陪读老人。

  7月25日中午,室外温度36℃,正值暑期培训班的接送高峰。快报记者分几路实地跑了几个培训点,大部分中小学生正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陪护下,走进教室或者转战下一个培训点。

  在烈日下,留下一个个匆忙的背影。

  “没办法,现在竞争激烈啊”

  中午11:45,体育场路某培训班门口来了一批接孩子的家长。一位大伯头发花白,停好电动车,在楼下等孩子下课。大伯姓陶,穿一件浅色T恤,额头上冒着汗,他是从健康路骑电动车过来的。“我身体还可以,女儿女婿都要上班,假如我不来接的话,谁来接呢?”陶大伯今年73岁,外孙女下学期上六年级,在这里学数学、语文、英语,每周一三五还要去施家花园附近学拉丁舞。

  陶大伯说,暑假都由他接送外孙女上培训班,外孙女成绩蛮好,“但我女儿生怕她落后,但我觉得现在的家长都要孩子补课,补得太多了。” 这时,外孙女正好下楼,陶大伯提高嗓门朝她打招呼。外孙女高高瘦瘦,皮肤白净,她说,外公原来在绍兴,今年来到杭州,因为会骑电动车,远一点的课程都由他接送。

  在这波老龄的陪读大军中,大部分使用了同一种交通工具——电动车。但也有老人开着车来接送的。中午12点多,太阳最猛烈的时候,一位奶奶从一辆绿色的SUV车上下来,把两个孩子接上了车。这位奶奶戴着口罩,鼻尖冒汗。她说,天气太热了,自己身体也不好,幸好爷爷会开车,一起来接。

  室外滚烫,热气蒸腾。一位奶奶从电梯里出来,撑开伞,与头发花白的老伴一起下楼,为孙子去买午饭。奶奶今年70多岁,家住拱墅区,孙子下学期念初一,他们早上坐一小时的公交车,陪孙子来上课,一共要上八天。“之前他自己网上点餐的,今天我们给他打包带上去。”爷爷站在旁边没吭声,奶奶摇着头说,“没办法,现在竞争激烈啊……”

  12点半,阳光无法直视,令人眩晕。一位五年级女生坐在楼下沙发上安静地看手机。她说,自己早上六点起床,从萧山出发,先坐五十分钟的公交车到地铁站,再坐2号线到中河北路站下车后走过来。每天早上8点半开始上课,上到下午2点半。全程都是爷爷接送,爸爸妈妈工作忙,除了爷爷没有其他人可以帮忙了。

  一天来回8趟

  接完外孙接孙女

  此时,西湖边的杭州市青少年活动中心科技楼大厅里,坐满了等待孩子下课的大伯大妈们,有的实在撑不住,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一位年过七十的奶奶,还不忘干点家务——把蛀掉的薏米仁挑干净,身旁有大包小包,“暑假开始我每天来,一来就是一整天,家务也没时间做。这里一到暑假,不是全职妈妈就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我们(老人)占据了半壁江山。”

  周大伯2014年开始从老家江西来到杭州帮女儿带孩子。中午12点,75岁的他身穿一件细格子短袖衬衫,背着黑色斜挎包,坐在一间教室外的座椅上,时不时站起来往教室玻璃窗内望一望。座位旁边,放着一顶黑色安全帽。

  他正在等外孙下课。外孙下半年要上小学一年级,早上8点上两节英语课,10点半上数学,结束正好12点半,到家吃个午饭,稍事休息,下午接着上语文。

  “外孙从出生到现在,一直是我接送兴趣班的,从幼儿园小班开始就上很多兴趣班,去新塘路学围棋、书法啊,都是我接送。”周大伯眼睛一眯,乐呵呵地说,女儿是医生,女婿在外企,俩夫妻工作都很忙,孩子培训班的接送全靠他这个外公。

  “如果吃不消,我女儿也不会找我帮忙。”周大伯说话中气很足,他说自己身体马马虎虎,接送外孙没问题。这时他拿下眼镜,提高嗓门说:“还有呢,我还有个孙女,放暑假为了接送方便住在我家里。”

  周大伯家住永丰巷,早上他先把外孙送到屏风街的培训班后,马上回到家把孙女接上,送到艮园上美术课,还有其他的培训班。这样来来回回,一天需要跑8趟。

  暑假的每个周末,外孙和孙女还要学游泳。“周末因为儿子女儿休息,他们自己接送,我们可以稍微休息休息。”

  “儿子女儿家里烧饭请了阿姨,我从农村来到杭州,主要任务就是帮他们接送孩子上培训班。”周大伯说,老伴已经快80岁了,身体也吃不消,留在江西老家。

  中午一点,青少年活动中心门口,孙子在前头一路跑,唐爷爷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双肩包跟在后面。唐爷爷是山东人,孙子从中午一点半开始上围棋和美术,晚上还要去陈经纶体校学游泳,到晚上九点才能到家。“儿子住在三墩,女儿住在滨江。我跟着儿子住,老伴跟着女儿住。”他叹口气说,“我不接送,怎么办?”

  解决接送孙辈的同时

  也要保证自己的生活节奏

  中午一点钟,太阳直射着马路,来往的人都尽量躲在屋檐的阴影底下走。

  对于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来说,在暑假里管好孙子的一日三餐,负责他们的接送安全,是一年里最重要的事情。但在这个群体中,也不乏保持自己生活节奏和质感的老人。

  孙大伯这几天下午一点就准时带着外孙女出现在培训班教室门口,外孙女进教室后,他就静静地坐在门口,双手搭在膝盖上,开始静坐。

  搭上话茬后,孙大伯就开始吐槽起了这个培训班接送:“这个时间太要命了,一点二十分的课,上到三点半下课。出门和回家都是最热的时候,来回走路要走40分钟。这个点,要不是为了送外孙女上培训班,我是肯定不会出来的!我昨天还碰上一个二年级女孩子和她的奶奶,他们的课是中午十一点半开始,然后两点多结束。结束后,她奶奶还要带着她去下一个培训班学画画,画完画已经七八点了,中饭和晚饭时间都对不上,只能路上带点饼干吃吃,这样对老人和小孩都不好。”

  孙大伯是杭州一所重高的退休教师,他的原则就是在接送外孙女的路上,也要保持自己的生活节奏。

  孙大伯说:“我退休三年,平时都还看清闲的,就是一到暑假,外孙女就送到我家来了,因为我家离培训班近,女儿女婿要上班,我也只好接下这个任务。但上午我是坚决不送培训班的,因为每天早上,我习惯要坐公交车去六公园散散步、打打拳的。回家吃个中饭,再出来送。我有很多退休的老同事也是这样,孩子送到之后就自己去闲逛了,我觉得我们老人啊,也要有自己的生活,不能被孩子的生活绑架了。”

  同样在教室坐等孩子下课的陈奶奶说,“孩子平时上学就比较累,也需要一段假期的休息时间来调整调整,培训班的接送问题对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来说也是一种负担。”

  陈奶奶喜欢做公益,周一到周四会去做义工。“本来与儿子说好了,培训班从29号开始上课,没想到提前到19号了,还从早上一直上到中午。”这样一来,陈奶奶的义工活动协调不好,只能把老伴也一同拉上,两人分工,老伴负责送,陈奶奶负责接。两位老人忙上忙下,孩子十二点半才下课,到了家也要一两点钟,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

  这么热的天,在路上奔波的都是老人,其实爸爸妈妈们也是于心不忍的。

  一位四年级男生妈妈说:“我们平时就是和老人住在一起的,所以孩子平时的上下学就是老人送的,像暑假这种天气,我们肯定是要给老人打车的。平时我就是帮他们打好车,然后告诉他们在哪里等,车牌号是多少。但是老人容易晕车,还是喜欢自己走着去。有一天下雨,孩子爸爸担心老人接送不方便,特地赶回家,然后帮他们打好车,送老人和孩子上车了,再赶回单位上班。”

  距离暑假结束还有一个月,培训班还未结束,老人们也仍将奔波在烈日下。如果你遇到陪读的老人,请为他们让个道、让个座,为他们加油。

  记者 胡鸿 张宇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