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有不少有历史的老房子、老小区。它们斑驳的墙瓦上都留下了岁月的故事,但生活在其中的人,或许因为日日“相见”,对“历史”倒不是太在意,反而因为房屋设施的陈旧觉得生活有诸多不便。

  杭州正在进行老旧小区改造,这些老房子该如何改造?既保留住历史的痕迹,又让生活在其中的居民生活质量上一个台阶。

  上城区玉皇山脚的闸口电厂二宿舍打算做一个尝试。

  仿苏式建筑里

  最早住着捷克专家

  杭州的闸口电厂于1933年10月竣工发电。电厂占地数百亩,建筑数十幢,当时闸口电厂与上海杨树浦电厂、苏州戚墅堰电厂同为江南三大发电厂,并列称雄。

  闸口电厂二宿舍,在玉皇山脚下,建于20世纪50年代。其中有四幢单体建筑被列入杭州第六批历史建筑保护名单。

  这四幢建筑分别为1幢、2幢、3幢和5幢,整体布局为阵列式。每幢建筑为二层,仿苏式设计风格,外墙为清水砖墙,楼道对上去的地方有尖尖顶,底部有约1米高的隔水层(用于防潮),建筑内部格局及木楼梯等还基本保留着老样子。

这样的小区如何改造?这样的小区如何改造?

  周四上午,我在玉皇山社区遇到了一支“社区微更新智囊团”。“智囊团”由老党员、居民骨干组成,他们平均年龄有80岁,都在电厂二宿舍住了几十年。

  “不是吹牛,以前浙江各个发电厂都能见到我们厂的人,闸口发电厂就像老母鸡一样,一刻不停地孵化人才,哺育了很多电厂。”今年87岁的张庆生说。

  1952年,张庆生刚进闸口发电厂,负责烧锅炉。车间里共有5只炉子,2只捷克制造、2只美国制造,还有1只德国制造的,便是张庆生常用的。

  “当时捷克专家和技术人员在杭州驻点,电厂二宿舍的四幢建筑,起初就是为他们建的。”张庆生说。

  改造突出两个主色调

  增加一面老物件墙 还原历史感

  81岁的朱金富住在3幢1楼,是他儿子结婚时分得的。他说:“2000年以后,小区就小改过两次,一次是4幢、6幢的墙体粉刷,就像女人涂雪花膏一样;还有一次是把水泥道路变成了沥青路。我们想,既然这次要‘微更新’,那能不能做美观一点?”

  现在,历保建筑的砖块上,能看到各种不同的落款,由于不是同一个窑烧制出的,连颜色都不一样。

  这次改造,在设计单位的构思中,宿舍将突出两个主色调:灰色、砖红

  灰色是大面积的色块,主要体现在墙体粉刷上。通过全小区粉刷,既解决墙面渗水问题,也统一视觉色调;

  砖红是小面积的点缀,主要出现于空调架、晾衣架、防盗窗等外立面包装,以及窗柩木格、小区门头等细节之处,与灰色形成明暗对比。

  另外,小区还计划增加一面老物件墙,陈列上世纪的一些生活用品,比如电厂工作证、厂徽、搪瓷锅碗、粮票布票等,只要能收集到,就全部上墙。

  交谈时,“智囊团”成员们说,闸口发电厂在1999年就拆除了,如果没有老物件,后一辈都不会知道这段历史

  “遗憾的是我们都找不到厂徽了,这个曾经象征着通行证,一共有3种,分别能进入电厂的不同区域,很有历史代表性。”朱金富说。

  打造一条林下空间

  秋天踩着落叶“咯吱”响

  电厂二宿舍的范围不大,走进去明显感觉比外面凉快不少,院子里的大树遮天蔽日,长得很肆意。

“今年还修剪过一次,不然树都快长到人家里去了。”社区书记张敏说。“今年还修剪过一次,不然树都快长到人家里去了。”社区书记张敏说。

  改造绿化,增加休闲设施,也是这次小区微更新的重点。

  根据设计方案,楼与楼之间的绿地会彻底打理一次,引入可供休憩的城市家具,变成一个邻里交流的小空间。

  小区进门右手边的一条过道,将整改成约20米长的“林下空间”

  制图 高薇

  张敏说:“小区里栽种梧桐树,一到秋天就很漂亮。这处‘林下空间’虽然不长,但搭配着一旁的复古建筑,会有一种穿越怀旧的感觉。居民们饭后过来走走,踩着咯吱咯吱的落叶,看着夕阳回忆往事,想想就很美好。”

  改造之后,小区还要进行长效管理。电厂二宿舍是个无物业小区,今年,南星街道打算引入“准物业”管理模式,负责看顾小区的环境、设施和秩序。

  “初步打算是把闲置的电厂仓库,改为物业办公室,但现在我们还在跟闸口电厂留守处协商,希望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张敏说。

  因存在历保建筑,电厂二宿舍的“微更新”方案需经过市历保审批方可动工。项目计划在今年8月底前开工,11月底完成整体工程。

  老旧小区改造,跟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今年,杭州有哪些老旧小区要进行改造?它们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见习记者 凌姝文

  摄影 江玥 

  通讯员 胡杭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