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开工农8855线47#杆开关。”昨天13:30,之江变有一条电力线路改接,现场电力维修人员王子睿已做好前期准备,他正在向指挥中心的调度员提出申请。

  远在国网杭州供电公司配网调度指挥中心的大屏幕上,接收到了这条申请,在大屏幕上,是一个蓝黑配色、科幻感十足的头像,它就是今天的AI调度员——“帕奇”,调度室的“新人”全能王。

  1590.5万千瓦

  昨天杭州电网负荷再创新高

  截至7月25日14:00,杭州地区电网全社会最高电力负荷为1590.5万千瓦,省网供杭州最高负荷为1469.8万千瓦,分别出现在12:44与12:52,均创历史新高!

  2018年杭州地区全社会最高电力负荷为1478.5万千瓦,省网供杭州最高为1405.7万千瓦,市区全社会最高负荷为585.1万千瓦。预计接下去气温仍处于高位,杭州电网的最高负荷纪录还将逐步被刷新。

  同时与60个维修人员通话 电话等待时间降到1分钟

  “帕奇”接收到王子睿申请后,一句标准普通话响起:“正确,可以执行。发令时间13点24分。请复诵时间。”

  是的,这就是我的声音。我就是“帕奇”,电力AI调度员。我来介绍一下我自己:

  我诞生于2018年,为什么叫“帕奇”呢?因为我为供电系统打上了人工智能的“补丁”,“patch”就是“补丁”“辅助”的意思。杭州供电公司把几百万字的安全规范、作业案例甚至专业论文转换成知识图谱供我学习,并对我进行超过5000小时的语音识别训练。这让我不仅能胜任故障判断、计划发令、抢修指挥等几项固定工作,还能通过知识图谱继续学习新业务。

  和刚上岗时相比,经过了“实习期”的我学习了杭州话语音包、萧山话语音包,现在已经能听懂方言的专业术语了,厉害吧?

  在一来一往的发令对话中,我还能把双方语音转换成文字并投影到中控大屏幕上,方便其他调度员监督。

  在用电高峰期,我的作用可大了。如今是迎峰度夏的高峰时间段,他们都离不开我。国网杭州供电公司供电服务指挥中心副主任姜建是这么夸我的:“迎峰度夏期间,停电或者线路故障多,业务高峰,一个调度员只能接一个电话,其他电话打进来,高峰期间要等上20分钟左右,但现在有了‘帕奇’,它可以同时与60个维修人员通话,电话等待时间降到了1分钟,这间接缩短了用户停电时间。”

  我的出现,大大减轻了调度中心的人员岗位压力。目前,调度中心的调度员从59人,缩减到32人,人员数量减少一半,但是业务量增长了60%—70%。上岗以来,我替代调度员完成了20%的工作量,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以余杭调度早晚高峰为例,人工电话话务量由原有的日均320个电话下降至日均248个电话,下降比例达到22.5%。现场人员工作等待许可、发合、终结由原有的15—20分钟每次,下降至1分钟以内。

  如今,我的功能已覆盖市区5个营业部、8个县公司,覆盖率达到100%。

  智能电网将会越来越强大 更多虚拟坐席将实现机器代人

  帕奇,好比从刚上岗的青年成长为现在的中年,但它一直处于自我学习和成长的过程中,功能还将越来越强大。“接下来它还会有个学习规划,逻辑和方案已经想好了,正在等待研发。今年年底,将开发更多的虚拟坐席,比如抢修指挥人员,虚拟客服,虚拟监测等,实现机器代人。”姜建介绍。

  接下来3—5年内,杭州供电公司将把云平台、大数据、物联网、移动终端、人工智能更好地融合起来,使得AI技术运用更深更广,让帕奇成为全能型专家,遇到各种类型问题可以快速反应。比如遇到大范围紧急停电,它可以第一时间并行打电话,通知相应人员调配物资、组织抢修、用户停电推送、媒体信息发布和沟通。

  智能电网不只有帕奇在。近年来,杭州供电公司在配网智能化建设中构建起一套根植于配网基因的故障自愈体系,负责着快速判断电流、电压触限情况。配网“自己治病”的同时,甚至能“快速查病源”。同时,LastGasp智能电表逐步推广,它集成了一枚大型电容,在停电瞬间,它能把一段意为“发生故障”的数据送到配网自动化主站。在配网调控中心,AI调度员们便能迅速综合数以百计的“求救信号”,精准定位故障所在的工厂、小区或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