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岁的孙先生想给84岁的母亲王奶奶找个女伴,每晚陪她聊两小时,一个月1000-2000块,若是刚毕业的年轻人,九莲新村房子免费住。昨天快报头版报道了这条新闻后,激起了关于养老问题的大讨论。

  早前报道

  《杭州大伯想给84岁母亲找个女伴,每晚陪她聊两小时。若是刚毕业的年轻人,九莲新村房子免费住》

  王奶奶的经历和感受,其实是现在很多老人的缩影,经济上没有压力,子孙也孝顺,可失去老伴的痛苦、孤独,却不知道如何排解。

  孙先生的困境,也是现在很多子女的难关,自己也60多岁了,还要带外孙,时间和精力都不够用,虽然知道老人需要更多的陪伴,却有心无力。

  这个是空出来的房间,可以给陪伴的人住。

  变老是人生必经之路,看看大家都是怎么献计献策,要出力帮忙的吧。

  昨天,打电话留言最多的读者,是想报名陪王奶奶的。

  网友“长筷子”是差几个月就满70岁的大伯,他专门召集50-70岁的老年人,搞各种活动,在杭州城里小有名气。

  他说,根据他的实际经验,指望年轻人去陪老年人是不现实的,“有样东西叫代沟你知道吗?不要说别人了,自己的子女都不愿意陪爸妈呢。”

  他认为最合适的方式,是略年轻些的老年人去陪这些更老的老年人。

  昨天来报名的蒋女士78岁了,她说自己和王奶奶年纪差6岁,话也能说到一起去,非常愿意陪王奶奶。

  “我这个人蛮爽气的,就是想帮帮老太太,报酬不计较的。”蒋女士不喜欢麻将,就是喜欢读书看报,平时人缘很好,“我社区、同事、同学关系都非常好,他们有啥不开心的事情都愿意来和我说。”

  不过,我们发现,昨天来报名的热心读者,以40-55岁这个年龄段的中年女士居多,她们纷纷表示,除了陪老年人聊天,还可以顺便做下家务。至于报酬么,可以说,愿意接这份活的,没人是真冲着钱来的。

  网友“独品”给快报官微的留言很有代表性:说实话,这个工资真的低了。因为我退休后就是在家陪我爸妈,一个84岁,一个80岁,外人看看就是陪两个老人有啥辛苦的,但是这5年来的陪伴,如果我不是亲生女儿,给我一万一个月工钱,我也不愿做。

  高女士43岁,父母都不在了,自己离异,女儿马上开学要去外地读大学了,她目前一个人住在家里,收养了两只流浪猫。

  她说,自己是从事医药行业的,老年人的忌讳和一些基础的急救知识都清楚,“2015年的时候我出差,火车站下来看到一个大妈晕倒了,我上去给她做人工呼吸、心脏按压,把人给救过来了。”

  高女士嫁到杭州这么多年,杭州话虽然不会说,但是听没有任何问题。“诗词歌赋、唱歌跳舞这些我都行,手机微信我也能教老奶奶用。”她惟一担心的是目前自己的工作时间和地点不稳定,可能没法做到天天去陪。

  鲍女士是来报名中最年轻的一位了,35岁,未婚,本科,宁波人在杭州工作。她说自己本来就有意愿,想找个年纪大的房东,照顾对方来抵房租。

  我问她,这一到两千的报酬她嫌不嫌少?鲍女士说得很实在:“我不需要钱,能够给免掉房租已经很好了。”

  再问她你不担心代沟问题吗?鲍女士说自家外婆和王奶奶差不多年纪,一老一小很有得聊。“希望这是个双赢的过程,将心比心,我肯定会对老人好的。”鲍女士的顾虑是,王奶奶的健康情况,虽然老人家现在很健旺,但她还是希望能有个免责条款:“你说万一有啥事情,我可承担不起责任的,帮忙打120我肯定会做,但其他急救知识我不懂的。”

房子在养老困局里扮演了尴尬的角色房子在养老困局里扮演了尴尬的角色

  这个话题,也引起了蛮多人的共鸣,不少读者留言说,王奶奶年纪这么大了,选择外人来照顾不合适,认为做子女的,还是应该挑起这个担子。

  网友“缪”:老人有三个儿子,儿子60多岁,估计孙子、孙女,加上儿子儿媳都有十个人了,十个人里排个班,一人陪一天,一个月每人也就三次。找个外人来,除非是亲戚、朋友,陌生人总会在生活习惯或者其他方面有摩擦。

  网友“上善若水”:我妈生病,我就提前退休了,每天早中晚三顿给她烧好吃好洗好,陪她打打牌打打麻将,陪伴也是一项工作,因为老爸一走更加知道陪伴老妈的时间也不多了。

  有一位不愿意留名字的大伯,足足和我谈了半小时。大伯自己的妈妈,2009年瘫痪了,“到2015年9月我妈走了,我足足照顾了5年多。”

  目前,大伯的爸爸仍然健在,97岁的老人家了,和大伯住在一起,归大伯照顾。“我条件很好的,但是因为这个,老伴走了后想再找一个都找不到,对方都说,吃不消和老的一起住。”

  讲到这个,大伯喉咙响了起来:“我难道没有孙子孙女要照顾吗?我难道不知道老年人身上有气味,吃东西邋遢吗?人家夸我孝顺,我说我这个不是孝顺,照顾老人,是责任!”

  这位大伯,还特别说起房子在养老困局里扮演了尴尬的角色。

  他平时空着就喜欢楼上楼下跑,他说,以前杭州人有个不成文的传统习惯,谁负责养老,老人百年以后,房子就归谁继承,但是他5楼的邻居,93岁的老头子,生了三个孩子,个个条件都很好,家里都是大房子,宁可给老爷子请保姆,没人愿意把爹请回家去住。大伯给他出主意,“谁养你,你这套房子以后就归他。”结果老爷子告诉他:“他们宁可不要房子。”

  大伯有个年纪差不多的朋友,今年62岁,老伴走了后,又重新找了一个,想着两个老的互相照顾,可以不去麻烦儿子了。结果,被儿子起诉了。“儿子自己有两套房子,我这个朋友,住的是套50平方米的小房子。儿子想,老头子找了后妈,后妈有权分老头子这套小房子,他就去把老头子告了,想要全部房产。”

  也有读者留言说,其实王奶奶的要求并不高啊,是否可以考虑一下“虚拟陪伴”呢?

  “任季lan 玲珑美术”:奶奶可以下载个听书软件,有很多历史类的书,有些很通俗易懂,讲得非常好,想听就听,自在轻松,和陌生人没话找话说,还是有些勉强。

  “万马奔腾”:买个陪聊机器人一样有用。

  “幽默的爸爸”:我发觉老太太的要求一点也不高,我请电视台或电台把节目改革一下,每晚8:00至10:30开设夜话节目,内容闲聊,插播精彩文艺和各地突发新闻,尤其是寻人的新闻,老太可以电话打进电视台,与有灵气的女主持人直接聊天、互动……开开心心到晚上十点后可以睡一个安耽觉……而且服务于无数寂寞的老人。

  对于这些留言,我感觉,目前的智能音箱或者机器人的确是条路子,但是想达到拟人的效果,恐怕在技术上还需要比较大的提升。而且,很多老年人对新事物有畏难情绪,怎么实现“傻瓜操作”,让人机界面更加友好,也是问题。

  每个人都有老的一天,怎么养老,需要大家一起来想办法。

  记者 钱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