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孙先生来电:

  我想给我母亲找一个陪伴的人,45岁到65岁之间的女同志。家里睡不睡无所谓,只要晚上8点到10点能在家里陪母亲就好,一个月1000-2000块。

  或者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可以免费住母亲家,不用和我妈住一个房间的,一个人一个房间,也给陪同费。

  记者朱家豪核实:孙先生今年62岁,杭州人,虽然已经到了退休年龄,但公司返聘他继续工作,他是三兄弟里的老大,两个弟弟年龄刚好和他成等差数列,60岁和58岁。

  母亲王奶奶,今年84岁,住在九莲新村5楼。说起母亲,孙先生还有些自豪:“她以前是车间的纺织工。别看她80多岁了,但没什么大病,生活完全能够自理,上下楼,自己洗衣服,买菜做饭,做家务,头脑清楚,手脚麻利。”

  但说起找个人陪伴的事,他突然又有些难过起来。

  “本来我妈妈很开心的,和爸爸两个人一起生活,感情很好的。”

  孙先生说,父母的感情很好,原来父亲在世的时候,洗菜、烧饭都是父亲在弄,母亲喜欢出门跳跳广场舞,打打麻将,中午会带菜回来,肚子饿了不用担心的,父亲饭菜做好,母亲一面吃还和父亲说说家常,说说自己见了什么人,麻将手气好不好,父亲就乐呵呵听着。

  父亲年轻时做电焊工,家里的电器坏了,比如灯泡不亮了,电风扇不转了,热水壶里的水不制热了,母亲根本不需要担心,父亲都会亲自操刀修好。母亲很依赖父亲,心情好坏都第一个和父亲分享。

  母亲喜欢读书,父亲也喜欢,反正两个人有很多话好说,老年生活过得红红火火,平时子女孙辈回家一起吃饭,热热闹闹的,家里从来没有冷清过。

  “但今年4月,父亲突发肺炎,5天就去世了。走得太快了,我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的。母亲很难过,这几个月一直都是我们三个儿子陪着母亲,我是老大,住得比较近,两个弟弟住在丁桥和机场路,比较远。所以我陪得多一些。但是我也有自己的家庭和工作。陪一天,陪半个月,陪一个月都可以,但一直陪着不现实。外孙得我照顾,家里的饭得我烧。”

  孙先生说,父亲去世后,要适应一个人生活,对84岁的母亲来说,确实会有难度,除了需要一个人承担起生活里各种大事小事外,更重要的是精神上依靠没有了,但是三兄弟各自有家庭要照顾,长期住在母亲家里陪伴也不现实。

  王奶奶家面积50多平方米,两室一厅,家里很干净,物件摆放整齐。王奶奶头发花白,微微佝偻着背,面孔看起来透着些红润。

  中午,桌上放着她正准备吃的饭:包心菜,丝瓜烧肉汤热气腾腾,飘着肉香味,旁边一小碗米饭,一双木筷并排放在碗上,都是她自己买来下厨烧的。

  “今早我打麻将,赢了好几把,手气来得个好。”孙先生一进门还没坐下,王奶奶就开始向儿子说今天的麻将桌上的“战况”。

  “我妈妈身体那么好,多亏了她平时很喜欢锻炼。”孙先生说。

  王奶奶告诉我,自己的兴趣广泛,最爱的就是看书,跳广场舞,打乒乓球,像《三国演义》《杨家将》《穆桂英》,每次就可以看一个下午,被里面人物披荆斩棘,血战沙场的情节像勾了魂似的。

  王奶奶说,她现在的生活节奏蛮健康,“每天早上我四点多、五点起床,起来洗洗弄弄,做个早饭,去社区和我的小姐妹一起跳个早操舞,到9点左右和另一个小姐妹打乒乓球。我们不会很激烈打,就是来来回回轻轻地打,打个大半个小时之后回来,休息一下,洗菜烧菜,中饭吃好,午睡一会,去打打麻将,到了下午四五点回来自己弄晚饭,晚上嘛看看新闻,10点准时睡觉的。”

  一切看起来都好像和以前没什么不同,只不过少了一个人。

  老伴去世三个月了,从伤痛中逐渐走出来了,生活开始步入正轨了。

  白天还好,可以用各种活动把时间排得满满的,可到了晚上,热闹退去,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时,王奶奶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寂寞。

  “以前晚上我还会和老伴讲讲历史,但现在我没地方去说了。”

  “现在晚上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我心里像莫名生了一块石头一样,压在心里。如果有个人在家里就好了,我会感觉心里的这块石头放下了。”

  “我就想找个人,陪我聊聊天。”王奶奶说。

  母亲有孤独感,孙先生不是不知道,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

  他曾经问过母亲要不要去敬老院,但王奶奶觉得自己还能动,敬老院去了活动不方便,老年人还是要动动,锻炼锻炼,她不想去。

  “我妈妈说想住到我家去,那我说可以的,但是她说白天还是要回到自己家小区里跳舞,因为老邻居老姐妹都在那里,她熟悉,到了我这里她认识人少,活动空间也小了,但是我每天早上下午都要去接送她也吃不消。”孙先生说。

  三兄弟都很担心父亲走后,母亲的心理压力无处抒发,如果经常有个人能陪她说说话就好了。

  上个月王奶奶悄悄和儿子说,想找个人来家里陪自己,排解孤单。

  孙先生自己想了想,也许是个办法,于是打进了快报热线。

  王奶奶家里两室一厅,她住一个房间,还有一个房间空着,空出来的房间十来平米,一张单人床和几张沙发,以及两张书柜,干干净净。

  这个是空出来的房间,可以给陪伴的人住。

  王阿姨说,要女的,这个是硬条件,希望最好是年龄在五十来岁,能够有一点文化,和她谈历史,说话不会说不到一起,晚上要住在家里也可以,免费住,不想住也可以,就是晚上8点到10点这个时间能过来和她说说话。

  女大学生也可以,年轻人有文化,王奶奶说她不怕代沟,和年轻人聊聊天也开心的。

  “我打算每个月给1000元到2000元的费用(聊天陪伴),每天晚上8点到10点陪伴一下老人家,当然早一点来也好,住不住都可以的。”孙先生说,现在租房贵,刚毕业的大学生如果经济有压力,可以免费住母亲家里,但是有个条件,厨房尽量不要用了,吃的问题自己解决,晚上10点后不能打扰母亲睡觉。如果50多岁的女同志,最好各方面脾气性格比较好相处的。

  为什么是晚上8到10点?

  王奶奶说,之前天还没黑,她还有事情做,8点开始天黑下来,自己散完步回到家里,房子里空荡荡的,就觉得很压抑,很孤独。

  “我就是这段时间,缓不过来,老伴走太快了……”说着,王奶奶开始眼眶泛红……

  王奶奶的经历和感受,其实是现在很多老人的缩影,经济上没有压力,子孙也孝顺,可失去老伴的痛苦、孤独、寂寞,却不知道如何排解。

  孙先生的困境,也是现在很多子女的难关,自己也60多岁了,有家庭,还要带外孙,时间和精力都不够用,虽然知道老人需要更多的陪伴,却有心无力。

  变老是人生必经之路,你有没有想过,面临王奶奶这样的情况时,怎么办?

  如果你有什么好办法好建议,可以拨打快报热线85100000,或者在文章下方留言。

  记者 朱家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