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杭州的中小学陆续举行休业式,随之而来的还有大家的暑期作业。

  昨天,教育部发文,对中小学合理布置暑假作业作了要求,其中有:鼓励学校布置活动性、实践性、探究性作业,严禁布置要求家长完成或需要家长代劳的作业;各地各校要根据当地实际,利用体育馆、博物馆、文化馆等社会资源,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为孩子假期生活提供更多选择……

  对于“要求家长完成或需要家长代劳”的作业,不少家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假日小队活动。一位四年级家长说:“假日小队活动,表面上看起来是布置给孩子的作业,但整个小队活动的策划、执行、反馈,基本都是家长在操心。说不用家长代劳,可是孩子去博物馆、文化馆,肯定得家长带着一起去,小报也要帮着做。我们已经收到今年小队活动的主题和通知了,几个家长已经拉了群在讨论了。”

  第一次接到小队任务时

  离开学只剩10多天了

  今年2月份,都市快报就发过一篇报道:《寒假最后一个双休日,西湖文化广场出现巨大的小学生“打卡潮”》,说的就是在今年寒假的最后一个周末,一大批没有完成小队活动的孩子,由家长带着来到博物馆打卡,队伍排得比春运还长。他们穿着统一校服,拉着活动标语横幅在标志性地点拍照打卡……更崩溃的是,到家以后还要用文字、照片等形式做成小队活动手册。

今年寒假,家长排队带孩子在博物馆打卡 资料照片  今年寒假,家长排队带孩子在博物馆打卡 资料照片

  杭州的王妈妈已经跟着儿子做了好几年的假日小队活动,什么垃圾分类、走访红色足迹、寻访美丽杭州……她都跟着儿子走了一遍。因为她的工作时间自由,所以往往都是由她来策划整个小队的活动路线和活动流程。王妈妈说:“记得第一次接触到小队活动,是三年级的暑假,那时候距离开学还有十几天了,我突然从儿子书包里翻出来一张纸,上面写的是假日小队的要求。前两年学校都没有发过这个作业,那年新增了这个儿子也没提,而且纸上就写了主题是垃圾分类,最后呈现形式是假日小队手册。怎么开展、怎么组织、去哪里,我都是一头雾水。”

  心急的王妈妈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12345市长热线打了电话,问有没有可以推荐的地点和联系方式,如果有回应,就去;没有回应,这次的假日小队活动就放弃。

  结果过了三天,王妈妈接到市长热线的回电,被告知附近有一个垃圾分类宣教中心,还得到了联系方式。王妈妈非常欣喜地给联系人打了电话,并和对方约了时间。

  王妈妈说:“因为时间紧迫,我立马联系了平时儿子玩得要好的同学的家长,约了3个家庭,分配了任务:两个家长开车,一个家长负责拍照,我负责记录。我还去做了一个假日小队的旗帜,让大家统一穿着校服,浩浩荡荡就出发了。当天还算顺利,宣教中心的讲解员带孩子参观了垃圾分类,还测试了孩子的垃圾分类知识,孩子拿着他们送的纪念品,美滋滋地回家了。”

  但是操心的王妈妈没有就此停步,为了让孩子的第一次小队活动有意义,她在第二天又给大家安排了两次活动,采访垃圾分类工作人员,并到小区发放资料。孩子的每一次活动,她也都全程陪伴。

  大夏天的日头晒得人有些虚脱,但王妈妈还得回家研究小队手册的制作。“我先是上网看了别人的手册制作,定了尺寸。然后给各个孩子布置了任务,把他们聚集到一起,写了活动的感想交给我,再由我帮他们排版,制作成册子。整个一轮活动下来,大概花了一个星期,终于在开学前两天完成了任务。”

  为了帮这次活动扩大影响力,王妈妈让孩子去找了校长、大队辅导员给册子签名,还找了媒体宣传,最后这个小队首秀终于在市级评比中获了奖。但回忆起来,还是一把辛酸泪。

  应付完成、增加负担

  小队活动能不能更灵活些?

  对于小队活动形式的暑期实践,很多家长是叫苦不迭。一位低年级学生家长说,孩子还小,完成这些打卡任务,作业难度很大,没法学到很多东西,应付作业又增加家庭矛盾。以前去博物馆参观、定点拍照,然后回来做小报制作,都是家长的事情。如果真的能取消的话,家长真的省力多了。很多活动,如果学校能够利用社会资源,一次性开展,就更好了。

  一位杭州公办小学的学生家长说,“我就希望回归三十年前,暑假一科一本作业就可以了,其他不要布置任务,都是负担。”她举例说,出门家长带,去哪家长想,约时间家长联系,小队活动物品由家长买,活动场馆由家长联系,探究报告最后还是由家长代笔。

  因此,有不少家长建议,学校在布置这些暑假实践作业、探究活动时,形式、时间、地点上,能不能更灵活些?

  另一位家长说,今年寒假带孩子到了陕西历史博物馆和大雁塔,认真听了讲解员讲解,参观秦始皇兵马俑,登上了西安的明城墙,让孩子体会到了伟大的中华文明,还去爬了嵩山,感受祖国大好河山。这样不算实践活动吗?希望派发这些作业的有关部门,思路可以开阔些,形式可以个性化一些。

  还有家长希望:能根据家庭情况的不同,孩子的个性差异,自主选择这些作业,而不是要求人人参与,以推优评奖等形式要求大家都来参与。

  有学校布置21天打卡学做家务

  这样更适合孩子自己完成

  其实对于教育部的要求和家长的需求,不少学校已经开始做出了改变。

  昨天,胜利小学的学生刚刚收到一份特别的暑假作业:让各个年级学生在暑假的21天时间里,养成一项看似简单的习惯——劳动。学校老师、家长都在为这份作业点赞。

  这份作业根据低、中、高三个阶段的学生,设计了三种不同难度的内容,每项基本是一到两项家务劳动新技能。

  比如,低段的劳动实践内容有几项——初步学会垃圾分类,并协助家长倾倒;尝试做一次小小垃圾清理员,参与社区、街道、公园等公共场所垃圾清理工作;饭前摆放碗筷,饭后能洗净全家的碗筷;会清洗和晾晒自己的袜子;能叠自己的衣物,并摆放整齐;学做1-2份水果拼盘。

  中段看起来略难——会清洗水果、蔬菜;能使用吸尘器打扫卫生或拖把拖地;能收拾自己的房间和桌面;学做三道凉拌菜,并记录下做菜的食材和过程。

  高段难度更高一层——学会设计每日家庭菜谱,并学会购买,记录账单;会使用洗衣机操作,并会晾晒全家人的衣物;做一份短期旅行攻略,做好家人的“小导游”;学做一道夏季甜品,记录所需食材、制作过程、制作感受、拍摄成果等内容。

  设计这份作业的孙老师说,今年特意增加了垃圾分类的内容,以每天倾倒垃圾为主。去年寒假,孙老师也设计了一份劳动作业,因作业内容提质减负,在央视“有趣的寒假作业”专题中展出。今年暑假,为了让孩子们学会坚持,从微量开始,超额完成,制订了这份21天暑假劳动习惯养成计划。

  孙老师说,在设计之前,她刻意避开了让家长参与的可能性,每个年级学生的劳动,看起来非常容易,难的是要每天坚持。她坦言:“考虑过让学生学洗内裤,担心洗不干净,不卫生,所以还是选择了袜子。现在的学生爱吃甜品,就学做一份水果拼盘,做凉拌菜或是小甜点。我还设计了一份表格,用表格记录其中一至两项内容,通过习惯养成来学习一项新技能。让学生知道从小事做起、小家做起,以后才可以在大家庭里承担更多的义务和责任。”

  刻意提高标准

  要求学生手工制作

  杭州某公办小学大队部老师刚刚定下今年的大队部暑假实践活动内容,主题是“我是亚运小主人·绿色亚运我助力”。

  参与对象是队员个人或者小队为单位均可,为了确保活动安全,建议在家长或志愿辅导员的带领下开展活动。

  活动内容是,引导少先队员假期在社区或居住地附近开展“垃圾分类”、“资源回收”等多种形式的宣传劝导、实践体验活动。

  这位大队部老师说,这个活动是区里统一的,但学校不要求人人参与。参与的形式是做手抄,可以是简单的照片加文字,也可以加上活动过程记录和活动感想。

  今年,为杜绝家长参与,文件明确要求“自己编制,提倡队员自己动手制作,拒绝高成本装饰”。学校还在文件最后备注提醒:拒绝打印页面,之前有几个小队制作很有新意,内容也很丰富,但由于是打印的,所以失去了评比机会。

  这位大队部老师说,“评选的标准刻意避免了家长的高参与度,所以为了提高质量,学校自己增加了这些小秘诀,建议学生手工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