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赵通过微信给快报报料:两个玩《一起来捉妖》的朋友,同住一个小区,没想到竟为了游戏里的打擂,矛盾从线上引到线下了,后来派出所都来了,这事闹的,玩个游戏而已,至于到现实中打架吗?搞得玩个游戏都没人身安全了……

  见习记者刘抗核实报道:小赵说的那个“被打”的小伙子姓余,今年22岁,杭州人,刚刚大学毕业。

  昨天上午,我在下沙见到小余,1米8个头,头发蓬松,左眼眯着,眼角布着血丝,左脸腮臃肿和淤青明显,鼻梁和耳朵都有伤痕,神情有些憔悴,“伤还没好,怕爸妈知道,在同学家休养几天,等好点再回去。”

小余遮住脸,给记者看受伤的部位。摄影 刘抗小余遮住脸,给记者看受伤的部位。摄影 刘抗

  小余还没有正式工作,只是找了一份兼职,没事喜欢玩玩游戏打发时间。今年4月,这款《一起来捉妖》刚刚推出,他就开始玩了。

  “这款《一起来捉妖》就是你们上次报道过的那款游戏,中江花园一群年轻人捉妖,我看过那篇新闻。”小余笑着说。

  早前报道《杭州几十个年轻人连续两晚混进中江花园,直愣愣盯着手机两小时,110都出动了!什么情况?》

两个勤奋玩家因为捉妖相识两个勤奋玩家因为捉妖相识

  《一起来捉妖》是一款以捕捉妖精、养成妖精的养成系游戏,想要养成一只好妖精,必须要抓捕一只高分妖精,而高分妖精又是随机出现,出现的地方可能在路边,也可能在小区里……

  小余的游戏页面截图,以及他积攒的妖精

  小余捉妖很勤奋,坐地铁、公交时捉,有时会特地赶到某个小区去捉。“现在我背包里有400多只妖精。”

  目前这款游戏玩家的最高级别是46级,小余是44级,后来和小余约架的小张也是44级,显然小张捉妖也很勤奋。

  小余和小张都住美政花苑,以前不认识。今年5月,因为捉妖,认识了。

  “5月一天下午,我家小区里发现一只妖精,我就出门到妖精所在的地方捉——说是捕捉,其实是对准妖精朝着它砸东西,有一定概率捉到。那天下午,我们小区里就有我和小张在捉,寒暄了几句,他看上去二十七八岁,我俩加了好友,一直保持联系。”小余说。

  因为打擂翻脸约架

  “线下捉妖是这个游戏的核心玩法,但也只是其中一种。”小余说。

  捉到的妖精还有另一个重要用途——打擂。打擂打赢了,会提升你在这个擂区的排名,还可以得到一些奖励,这些奖励又可以给自己的妖精升级,让它变得更厉害。

  同城玩家在游戏里可以组队,加入圈子,彼此打擂台,杭州很多小区都有擂台,小余和小张住的美政花苑也有擂台。

  “我在美政花苑加入了一个叫‘炎黄’的游戏圈子,小张之前也加入过‘炎黄’,后来又转投别的圈子了。”

  上周六,小余所在圈子发布任务,打擂获取某个妖怪的碎片(碎片达到一定数量可以合成妖怪),天下着雨,小余不想出门打擂,看看时间,快下午1点了(擂台赛排行榜每天下午1点之前根据排名进行奖励),就在家挑了自己小区的玩家打,恰好那天擂主就是小张,小余于是把小张打败了——准确地说是小余派出的三个妖精,把擂主小张手下三个妖精打败了。

  “没想到小张后来发消息责怪我,说我们同一个小区,你怎么能帮外人来挑战我?还说我是讨打,要我小心一点。”

  “我想着游戏而已,怎么这么较真?我解释他不听,骂了很难听的话,骂完就把我拉黑了。我越想越来气,通过他朋友找到他,我想他至少得给个说法,不然这事没完……”

  我看了小余和小张的聊天记录,两人相互攻击,一来二去,火气越来越大。最终约好在小区门口,单挑。

  小余讲了周六晚上的情景。(因为昨天我没能联系到另一方当事人小张,以下只是小余单方面的说法)

  “那天晚上11点多,一个同事陪我回家,在小区门口,小张和他朋友(也是一个游戏玩家,我在游戏里也挑战了他)等在小区门口。

  “一个多月没有见面,怕认错人,我上去问‘是不是你们两个?’

  “话还没说完,他俩拳头像雨点一样招呼过来,打在我鼻子、脸和眼睛上,当时一阵痛,鼻尖一热,鼻血就滴了下来,我捂着鼻子就往后跑,小张追着打,跑了10多米,小区门口有人喊打架了,我躲到门口一家便利店,小张这才停下来,我同事也被打了一拳,他报了警……”

  (经本报记者蒋大伟向南星桥派出所核实,警方说,当晚确实因为这么一起纠纷出了警,后来双方要求自行和解,还签订了和解协议。)

  这场线下约架,在游戏玩家圈子里也引起一些震动。

  小赵说,最不能理解的是,两个不同游戏圈子的玩家,竟然在现实生活中动手。

  “游戏打擂台,太正常了吧,我和朋友都很担忧,照这样的思路,以后线上打擂台的人线下撞到一起,是不是要打群架?”

  昨天我也问了身边两位游戏玩家,他俩都觉得线上游戏擂台选认识的人打,很正常。

  “打牌打麻将,不是都要找认识的人嘛,输了就输了赢了就赢了,有什么大不了。有些人特别计较,我觉得是玩游戏的人的问题,这样的人玩什么游戏都会特别较真的。”李女士说,“反正我如果遇到,肯定不会再跟这样的人玩了。”

  朱先生说,他和老婆都爱玩“一起来捉妖”。

  “游戏就是游戏啊,不管认识不认识,玩嘛,他把你打下来,你再把他打下去啊,大家见面哈哈一笑,真的不必要这么当真……我在擂台上就被老婆打下来过,哈哈。”

  “那你后来打回去了吗?”

  “没有,她级别不够,我练好了会去打更高级妖精的,哈哈。”朱先生说。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为化名)

  见习记者刘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