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年,省公安厅禁毒总队“零点秘密行动”,对杭州闹市区一家KTV突击检查,为保密,调集了其他地方警力。

  民警查了几个包厢,均没收获。

  “会不会没有?”我们几个随访记者,跟着跑上跑下,不免担心。

  坐镇指挥的他不露声色,胸有成竹,“等着瞧!”

  一会儿,传来捷报:在一间包厢的沙发缝里查到冰毒。

  他叫钱吉伟,浙江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副总队长。

  他是浙江最早一代的缉毒民警,办案时,他有点像《破冰行动》里的李维民。

  《破冰行动》剧照

  浙江警方近30年的禁毒史

  他是亲历者也是见证者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浙江第一起查获的毒品案是贩卖鸦片,“主犯我还认识。”

  那会,钱吉伟搞刑事技术,化学专业的他是一个理化实验技术员。以前,缉毒工作归刑侦部门管,对查获的鸦片进行毒化检测分析,也算专业对口。

  钱吉伟没想到几年后,自己会转行。

  1992年,国内发现大宗贩毒案件多起来,公安厅刑侦处(现为刑侦总队)侦查三科改名为缉毒情报科,钱吉伟被调过去,负责缉毒、抓毒贩。

  1995年,刑侦处单独成立缉毒科,2000年,成立禁毒处,2004年,浙江省公安厅禁毒总队成立。

  缉毒和禁毒,一字之差,背后是浙江警方近30年的禁毒史,钱吉伟是亲历者也是见证者。

  由钱吉伟指挥、参与破获的金华2001年“7·29”特大贩毒案,共缴获海洛因21公斤。最初,金华市公安局出租车出城管理处发现两个云南乘客可疑,身上带的砧板夹层内藏有海洛因,专案组经营案件后,牵出一个特大运贩毒团伙。

  浙江毒贩往往单干

  绕道走山路把毒品运进国内

  1993年,钱吉伟开始专攻大宗毒品案,经手的第一起毒品案,现在看起来,被抓的毒贩还不专业,“一下就抓到了。”

  毒贩是个新昌人,在湖北做点生意,他发现湖北有人在卖海洛因,看着赚钱多,过年时,就带了点货回来,到酒店想找人销货,结果被人举报了……

  同样,当时的浙江缉毒警察,在查毒上也没丰富经验。1993年末,钱吉伟去了云南,在那呆了一个月,一是查一个毒贩的落脚点,二是学人家怎么查获毒品。

  上世纪50年代,位于泰国、缅甸、老挝三国交界的三角地带以种植罂粟,加工鸦片、海洛因闻名,被称为金三角毒区,在此地区先后兴起了罗兴汉、坤沙等武装贩毒集团。进入上世纪80年代,随着缅甸境内各方武装势力割据,毒品种植加工区域逐渐扩大、北移,逼近中缅边境,被称为泛金三角地区。

  云南与缅甸漫长的4000多公里边界线上,几乎没有天然屏障,许多边界只是一河之隔,甚至直接相连,中缅边民又有着长期自由出入、自由往来的传统习惯,毒品的稽查工作极为困难。

  像四川籍缅甸大毒枭谭晓林贩毒时,以前走的也是这条线路,他被抓后,交代自己曾想了一个办法,弄辆油罐车,把油罐吊起来,下面装上毒品再把油罐放上去,这样即使警察查到了毒品,也没有办法把油罐吊起来……

  对手这么狡猾,云南警方自然对“查毒”有一套:什么毒贩把茶叶箱拆掉,下面做个夹层放毒品,货车水箱里放毒品等;毒贩往往声东击西,同时派几辆车混淆视听;毒贩往往有几十只手机,每只手机对应联系的人都不一样……

  在那,钱吉伟学会了毒品交易的“暗语”,像做毒品这一高风险行当,整个交易过程,彼此谈话跟《林海雪原》座山雕一样用“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之类的暗语。

  比如说这个毒品纯度高,毒贩可不会说“纯度高”,而是用代号,说“4号”,这代表是最高纯度的海洛因,比如说数量,如果说几公斤一听就是个外行,而是说“块”或“件”,一块就是350克,一件是700克……货送到了,也不会说“货到了”,一般只会说:“来玩下”,因为地点之前都用暗语谈妥了……

  当时,在缅甸境内,有大大小小的制毒工厂,生产的海洛因还有商标,什么“双狮地球”“三星环球标”“美人牌”等等,都是指4号海洛因,因为货好,纯度高,国际毒贩都来要货。2001年,谭晓林被抓后,曾交代自己曾和另一毒贩合作,把毒品运到公海上,南美国际毒贩甚至动用了潜艇来装,结果被美国发现了,毒品被查获。

  虽然毒品生意一旦被截获,毒贩押上去的家当会全赔光甚至赔上自己性命,但如果没被查到,利润大到吓人,比如1996年左右,中缅边境上靠近缅甸海洛英的价格是3万到5万元一公斤。

  渐渐地,看到有暴利,一些原本做边贸生意的中国人也开始在边境贩毒,有云南、贵州、四川、广西、广东等省的,也有浙江人,当时,浙江人特别是温州苍南籍人在那边做生意的比较多,浙江人又聪明,很快学会了,不过他们不像云南毒贩那么喜欢讲排场,下面张罗些马仔……他们往往都是自己单干,找下家,学着人绕道走山路把毒品运进国内。

  “当时,浙江人一般不会销到浙江来”,钱吉伟说,浙江一直是毒品交易的终端,是消费省,毒品是从外省流入浙江境内。

  一次缴获308公斤冰毒成品

  大毒枭穿得像刚进城的农民

  进入上世纪90年代,浙江出现了冰毒,1996年11月,在杭州发现有人吸食冰毒。

  也是这年,在舟山发现有人偷偷制冰毒。

  在电视剧《破冰行动》中,塔寨村制毒时,整个村子都发臭了,现实中,制冰毒也会造成污染。

  《破冰行动》剧照

  冰毒和K粉(氯胺酮)等合成毒品为第二代毒品,海洛因、大麻、可卡因等传统毒品被称为第一代毒品,对冰毒的出现,学化学出身的钱吉伟自然不会放过对它的研究,“我跟下面的基层民警说,制冰毒用材料会造成草木发黄,河里的鱼会死,味道重等现象,让民警去跟地方的老百姓宣传。”

  此时,国际毒品市场,正由海洛因转向冰毒,因为冰毒成本相较于海洛因要低得多,工艺也没那么复杂。

  舟山有居民发现一家电镀厂边上的草枯死了,远远地飘来臭味。

  舟山定海岑港电镀厂

  派出所民警上门去查看,发现“症状”和钱吉伟讲得差不多,再一查,是个姓董的老板租的厂房,叫来的工人。

  那么,这个制毒老板像影视里出入有保镖前呼后拥那样气派?还是像《黑冰》中王志文演的老板那样斯斯文文的,看着像知识分子?

  都不是。

  “穿着越平常,越不容易被发现”,钱吉伟见过这个大毒枭,“穿得像个刚进城的农民一样”。

  这起大案,当场缴获308公斤冰毒成品,这也是当年全国当场缴获冰毒数量最多的一次。

  1996年4月,舟山定海区公安分局根据线索,破获了当时我省最大的一起制贩毒品案件,在制毒场所——定海岑港电镀厂内查获了300余公斤成品、半成品冰毒,并缴获了一批毒资。

  警方正要顺藤摸瓜时,董老板却消失了,那时也没有监控,一时无从查找,直到3年后,他在黑龙江被抓,和毒枭刘招华一样,制毒也会上瘾,逃亡的这三年,他一直没罢手,“要相信,要抓的人永远跑不掉”。

  近年来,浙江是化工大省,浙江警方对化工企业严查严管,严格执行易制毒化学品管控制度,至今没有发生易制毒化学品流入制毒渠道。

  多次“卧底”和毒贩交易

  扮演“大老板”

  《破冰行动》中,任达华演老“卧底”,20多年与毒贩斡旋最终揪出制毒者。

  《破冰行动》剧照

  很多次“卧底”中,钱吉伟都扮演“大老板”,这与他站在那,不说话就有种大佬气场有关。

  1996年年底,警方得到线索,有个福建老板手上有冰毒,想“走货”到浙江来。

  这次交易,钱吉伟化身“黄老板”。

  一开始,谈判并不顺利。

  福建毒贩躲躲藏藏,真真假假。

  毕竟这是门在刀口上舔血的生意,每个毒贩走货的时候,都会用假名字假身份,这似乎也是一条“道规”。

  年底见了一面,福建毒贩没反应了。

  钱吉伟也不急,他流露出“你如果跟别人做,我也可以跟别人做”的意思,也是障眼法。

  都说毒贩最怕卧底,毒贩怀疑过“黄老板”,“黄老板”也话里话外表示,他怕毒贩是卧底。

  但这是门大生意,按当时价格,1公斤冰毒在国际上批发价是40万美元,虽然,当时冰毒在国内价格略低些。

  一桩毒品案件重要的是“人赃俱获”,“黄老板”在等机会。

  毒贩憋不住了,隔了两个月,“黄老板”和毒贩又见了一次,约好在杭州交易。

  往往毒品交易时,影视剧里都出现这么一个情节:卧底警察尝一口来验货。

  “那是电视上演演的”,钱吉伟说,警察即便是深入虎穴,也不可能去尝一口,“这又不是白糖,也不是香烟”,何况对一个不抽烟的人来说,他是无法一下辨别出是劣质的还是好的。

  而且大毒贩往往自己是不吸毒的,有的大毒贩甚至对手下也严格管教:不准吸毒,因为吸毒的人嘴不严,病恹恹的,经不起事。

  两人见面,“黄老板”的“手下”提着密码箱,打开,一箱子捆好的人民币,“黄老板”挥手示意让“手下”把钱先拿出去。

  毒贩叫手下拿来货,“黄老板”看了看,摸了摸,闻了闻,打电话给“手下”,“钱拿进来吧”。

  这是一个暗号,表示:动手!

  守候的民警冲入,为首的警察拿着微冲,对着“黄老板”和毒贩,交易双方被铐上,押上警车,“只不过他们去了看守所,我回到办公室”。

  一晃,钱吉伟干缉毒,已近30年,问他为什么一直坚持,“干缉毒,会有瘾的”,他说。

  首席记者 杨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