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天气真舒服啊,要是天天这样就好了。”昨天下午,我一个朋友在微信群里发出这样的感慨,很快就引发了大家的共鸣。周一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之后,昨天杭州的天气非常凉爽舒适。不要说开空调了,电风扇多吹一会,都会觉得有些冷。杭州市气象台也说,这应该是夏天最美好的样子了,请我们要好好珍惜眼前的天气——梅雨没来,酷暑也没来。

  天气杭州这边独好

  杭州市气象台预报,今天多云,偏东风3-4级,白天最高气温27℃,早晨最低气温19℃,平均相对湿度75%。明天多云到阴,有时有小阵雨,气温和今天差不多,19-26℃

  预计未来几天,杭州市区晴多雨少。除了6月13日有短时阵雨或雷雨外,其余时间都以多云天气为主。气温波动幅度较小,最高气温总体在29-33℃,最低气温18-23℃,因为湿度较大,人体感觉比较闷热。

  说是闷热,实际上这几天都算好天气了。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好天气有时候是需要比较出来的。中央气象台昨天18时发布了暴雨黄色预警,预计今天,贵州、广西中北部、广东中北部和东部、湖南西部和南部、江西南部、福建南部等多地有大雨或暴雨。其中,贵州东部和南部、湖南西南部、广西北部、广东北部和东部沿海、台湾西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暴雨(100-200毫米),最大时降水量30-50毫米,局地可达60毫米以上,并伴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

  大半个南中国泡在暴雨里的同时,北方却“高烧不退”。昨天下午,河北省中南部多地达到或超过35℃的高温线,跨进了高温行列,其中最热的是任县,最高气温37.4℃。

  回过头再来看杭州,是不是感觉天气确实不错?

  白色的烟熏豆腐见过吗?

  趁着这样的好天气,我的一个同事回了趟老家,背了一批江山烟熏豆腐回来。交给我的时候,我心里直庆幸这两天的天气给力,再热一点的话,哪怕是这样从江山“八百里加急”快递到杭州,烟熏豆腐也要变臭豆腐了。

  说起烟熏豆腐,我不陌生。家门口的菜场,我经常去的摊位,来自嵊州的老板娘就做得一手好烟熏豆腐。但是这批江山版本的拿到手上,我还是觉得很迷惑:烟熏豆腐,不该是巧克力一样的颜色么?怎么这批烟熏豆腐,看上去白塌塌的?不过,凑到鼻子下闻闻,又确实有着浓郁的烟熏味道。

  本着一贯的好奇精神,我拿着江山版的烟熏豆腐去请教老板娘:“为什么你的烟熏豆腐干颜色这么深?人家的是白的?”老板娘看着我简直有点哭笑不得:“白的这批,是拿豆腐直接熏的。深的这批,是先做成豆腐干,上面刷了酱油上色,然后再去熏的。”

  原来如此。我自觉又增长了一个知识点,得意扬扬地逢人便炫耀,结果对方的回应都是:“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熏豆腐杭帮菜做法

  熏豆腐我不是行家,但在怎么吃上,我还是很有发言权的。经过比对,我发现深浅两款烟熏豆腐,吃起来口感其实差不多。结合我吃火锅涮冻豆腐的经验,我把两个版本都放进速冻箱冻了一下。尽管损失了一些烟熏味,但豆腐内部冻出了蜂窝结构,可以更好地吸收其他食材的味道。

  感觉烟熏豆腐,外地人吃得比较多,从网上搜出来的食谱,不是炒腊肉,就是炒蒜薹,都很重口味。我继续发扬科研精神,琢磨出来了一个杭帮菜初夏限定版本,选今年新烘焙的笋干嫩头,用水泡发。再买一段现在最时鲜的茭白,连笋干和冻好的烟熏豆腐干一起,统统切成丝。然后起油锅炒一炒,如果笋干比例算得刚刚好的话,连盐都不用放,只要加点水,让这三位朋友在水里滚一滚,起锅前略加一点糖提鲜即可。

  烟熏食物,从烟熏三文鱼到烟熏鲫鱼再到烟熏豆腐干,它们的共同特点就是或浓或淡的烟熏香味。初夏限定版本,加入了笋干的氨基酸和当季茭白本身的鲜嫩,这简直就是美妆界的矛盾美:一个化着烟熏妆的清纯丽人。

  夜宵烧烤也很棒

  我研发的第二个版本,是夜宵版。这个版本的技术难度很低,但对脸皮厚度要求很高:就是你去夜宵店撸串的时候,自带原料,委托烧烤师傅帮你烤两串烟熏豆腐干。如果得逞的话,哎呀,在一大串的牛肉羊肉骨肉相连里,泛着淡淡烟熏香的这几块豆腐干,真是从头到脚都透着烧烤界的小清新味啊。

  脸皮没那么厚的朋友,也可以在自家煤气炉上DIY一番。不过,我看过一篇同样深具钻研精神的吃货高手写的论文,严格论证为什么煤气炉上烤出来的串串没有炭火上香的原理——因为煤气产生的火焰太纯净了,不像炭火,有乱七八糟的杂质和串串们发生化学反应。当然,这只是一家之言,不说了,我要去吃烟熏豆腐干了。都市快报 记者 钱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