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九点多,杨绫子学校校长俞林亚发了一条朋友圈:揪心的雨夜!孩子,自闭症不是你的错!

  照片里,一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在派出所,还有一封手写的信。

  联系上俞校长,电话里她叹了一口气:“晚上接到站前派出所的电话,说有个特殊孩子走失,问是不是我们学校的。刚开始我们以为是哪个孩子从家里跑出来了,就让城站附近的老师去派出所看看,一看也不是我们的孩子。这时候,警察在孩子身上找到一张纸条,才知道这是个自闭症孩子,应该是被遗弃了。”

  在孩子身上找到的这封信里写着:

  小孩患有严重自闭症,生活无法自理,这么大了还是不会讲话,夫妻离异,男方消失三年,从小孩1岁起就一直没管过,强制执行仍没结果,女方又要工作又要带小孩,身心已经疲惫,时刻处于崩溃边缘,给小孩做康复的训练弄了几个月,费用实在承担不起了,因为给小孩子看病,女方已经欠了几万外债,压力实在太大了,感觉人生看不到任何希望,实则无奈,希望好心人帮我把他送到福利院,在此谢谢了,小孩虚岁6岁了。

  从警方了解到,昨天下午5点左右,杭州城站火车站2楼肯德基工作人员打电话给站前派出所,一个男童可能被大人遗弃在肯德基餐厅里了。

  民警姚建国出警,赶到现场后,发现一个五六岁模样,穿着整齐的男孩趴在肯德基的餐桌上吃薯条。

  肯德基的店员告诉民警,他们下午发现男孩时他就一个人在店里,可能是饿了,看到别人吃剩下的薯条和可乐就捡来吃,有个好心的顾客问男孩是不是饿了,他不回答,顾客买了一份餐点递给他,他接过来就吃,但就是不说话。

  “我蹲到孩子面前想问他叫什么名字,他也不看我,也不说话。”姚建国说,当时他心里预感,孩子会不会是自闭症,于是摸了下男孩的口袋,发现了一张纸。

  姚建国问了一圈店员和周围顾客,没有人认识这个孩子,只有一位店员说,隐约有印象是一个女子带着孩子来的肯德基,然后女子就离开了……

  民警把男孩带回所里后,值班的民警和辅警都赶来试着和男孩沟通,一位辅警拿着一袋吃的蹲在孩子面前,问他叫什么名字,男孩不说话,眼睛盯着零食,然后就顾自己吃了起来。

  另一位辅警的孩子刚好放学来到所里,大家看他和被遗弃的男孩年龄相仿,让他试着去和小朋友沟通,男孩还是没说话。

  站前派出所的副所长朱冈说,遗弃行为涉嫌犯罪,所里马上展开了调查,查看了大量监控,发现男童是一个身着黑色衣服戴着帽子口罩的女子(尚无法确定是否是男童母亲)带到肯德基的,女子把孩子放在肯德基门口后,乘坐地铁一号线离开。

  目前,警方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

  昨天晚上,警方将男孩暂时送往杭州市儿童福利院。

  “真是太揪心了,可怜的是孩子。”俞校长的语气有些无奈。

  俞校长所在的杨绫子学校,是一所特殊学校,其中四分之一是自闭症孩子,这些年,她和老师们的工作都是和特殊孩子打交道。

  自闭症家庭平时的状态怎么样?

  俞校长说,和他们交流多了,才知道自闭症家庭有多难,对他们来说,不管从体力上、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是巨大的考验。

  从体力上来看,家里有自闭症孩子的话,需要每时每刻看着孩子,防止出现意外,曾经有个孩子玩打火机,身上百分之二三十的面积都烧伤了;还有一些孩子有睡眠障碍,每天晚上只睡三四个小时,家长也不能睡。

  物质上的压力也很大,首先,至少一位家长要放弃工作,在家看着孩子,这意味着家庭收入要减少。其次自闭症孩子康复费用很高,虽然政府每年有补贴,但还是不够。一个孩子每周要上四到五节康复课,每节课两三百元,每个月花在康复上的费用可能要四五千元,对很多家庭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精神上的压力更不用说,很多家庭一直走不出这个阴影,有些压力大的家长,可能就放弃了。

  “不进入自闭症家庭,根本不知道他们面临的是什么。自闭症的家庭很难很难,但再怎么样也不能遗弃孩子啊!”俞校长说,能体会到这个妈妈的绝望,但希望她能振作起来。

  “有特殊的孩子的家长们,首先要认识到,这不是孩子的错,也不是家长的错,家长要调整自己的心态,重新接纳孩子,逃避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其次,家长也要重新认识自己,积极地寻求帮助,这也需要整个社会的支持,比如早期干预的康复机构的介入、专业团队的支持、社会的包容、政府支持体系更加完善。希望社会各界关爱这些孩子、支持这些家长,勇敢地走下去。”

  首席记者 蒋大伟

  记者 姜晓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