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市民冯先生给“12345”市长热线来电:上城区小塔儿巷21号,在旧城改造的时候建了一座公厕,但造好后一直没有开放。最近路过,发现里面在叮叮当当搞拆除,难道不做公厕用了吗?附近老旧房屋很多,大家盼这座公厕盼了好久。

小塔儿巷21号的公厕。小塔儿巷21号的公厕。

  戴望舒曾彷徨过的“雨巷”有个公厕

  七八年前开始建

  现在还在建

  小塔儿巷,位于解放路与大塔儿巷之间,旁边就是浙大二院。

  相传,“雨巷诗人”戴望舒曾经住在这附近,大、小塔儿巷,很有可能就是诗人笔下那条著名的“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昨天来到小塔儿巷,小巷东西两侧的景观截然不同:东侧是较新的建筑,外墙橙黄色;西侧则是旧式木结构民居和几栋比较老的住宅楼。那个“从七八年前就开始建”的公厕,位于小巷东侧,就在行知幼儿园小塔儿园区旁边,入口挂着公厕的标识,但同时又罩着一层蓝色塑料布,走近一看,内部的墙面、地面都还是毛坯。

  两名工人正在里头和水泥。

  “师傅,公厕还没建好吗?”

  “对的,还不能用。你要上厕所的话,去旁边上。”

  新公厕“开不出来”

  “又臭又破”的简厕让周围居民苦不堪言

  旁边还有一个公厕?

  往南走几步,在一座仿古建筑的背面,果然有一个破旧简陋的公厕。两三个平方米大小,连门都没有,明晃晃能看见左边小间有“沟”,是男厕,右边小间有“坑”,是女厕。看起来很脏,飘出阵阵异味。

  一对父子路过,小朋友要上厕所,但在这个厕所门口绕了两三圈,嫌脏不肯进,直接在门口的水泥地上解了急。

  周边做生意的几位商家老板说,他们平时宁愿走远些去附近酒店借厕所,也不去这个厕所,“太脏了”。

  “前两天这个厕所刚刚有人扫过,现在还算好一点了,夏天更臭,根本没法用。我们住在旁边,一阵风过来,臭味都往屋里飘。”说起这个旱厕,居民王大姐苦不堪言。

  周边居民反映,这个简陋的厕所有三四十年历史了。小塔儿巷以前都是老旧危房,不少居民家里没有厕所,这个简厕就是大家的“倒粪处”。2011年前后,小塔儿巷开展旧城改造,拆了几栋房子,现在小巷东侧的橙黄色外墙建筑,基本都是那时候建造的。周边的旧式民居里也新增了卫生间,居民依赖简厕的就少了。不过,这个地方靠近浙一、浙二,人流量大,公厕还是十分需要的。但新公厕,却迟迟不开放。

  “这个老厕所又臭又破,根本没人愿意用。那个新公厕,是2011年左右跟这批黄色的房子一起开建的,建了六七年才建好,建好了又不给用,空置了差不多两年,现在里面又在拆,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让不让我们用了?”附近居民与商家,都很关心新公厕的进展。

  当初建好的公厕不达标

  重新改造后于下月启用

  联系上新公厕的承建方湖滨指挥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之前公厕一直没开放,是因为没有通过验收。

  “比如洁具不是自动冲水的,地砖没有自洁功能,管理用房也没有,这些都没有达到杭州公共卫生间的工程标准。最近决定开始重新改造,会按照最新的公厕标准来建,预计6月份可以开放使用。”

  新公厕面积大约80平方米,除了男、女厕,还有残疾人专用卫生间和一间管理用房。男女厕的坑位也按实际使用情况进行了调整,“男厕2个蹲坑、3个小便池;女厕8个蹲坑、2个坐便器”。

  新公厕建好后,“又臭又破”的简厕就会被拆除了。

  那么,一座公厕,当初为什么建造六七年之久,最后却未通过验收,而且不及时整改,又导致白白闲置了两年呢?

  这位负责人表示,不太清楚之前的情况。

  这座公厕如此命运多舛,也许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隐情。无论如何,小塔儿巷居民们期盼的“厕所问题”,总算是即将解决了。等下个月新公厕启用,熏人的简厕也终于要结束历史使命了。我们也希望,像这样一件简单的事一拖多年,给周遭百姓造成诸多不便的情况,今后不要再次发生。

  杭州去年修订公厕管理办法

  不能再设立旱厕、简厕

  为了实施好新一轮“厕所革命”,去年,杭州编制了《杭州市“厕所革命”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城市公共厕所设置标准》和《农村公共厕所建设与管理规范》。同时,修改了《杭州市城市公厕管理办法》。

  按照新标准,城市公厕应全部实现公厕水冲化、粪便排放无害化。禁止设立土厕、旱厕、简厕等不符合城市公厕设计标准的公厕。新建公厕,还要提供免费洗手液和厕纸,设置照顾母婴、儿童、老年人等特殊人群的第三卫生间等。

  杭州还将利用路灯杆、交通标志杆等,设置公厕指示牌,在每座公厕不同方位设置指示牌,指明公厕方向和距离。并推广“互联网+”信息技术,以“公共厕所电子地图”、手机App软件、二维码等方式,实现厕所定位和信息发布,解决“找厕难”、“如厕难”等问题,让市民今后找厕所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