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快拍小友“流水”爆料:5月8日下午5点左右,我在断桥边拍照片,一名游客手机不慎落入水中,最后是一名穿着潜水服模样的人下水打捞上来的,游客后来给潜水员付了600元酬劳……

  见习记者朱家豪 记者孙毓核实:快拍小友“流水”汪大伯,70多岁,空闲时间常在西湖边拍照片。

  昨天下午,我在断桥边见到汪大伯,他给我指事发位置:断桥往西100米,西湖手划船停靠的岸边。

  “我在断桥上拍照,一个穿潜水服的人走过,我很感兴趣啊,追着问他去哪里,他一声不吭,我跟着他走到手划船停靠的地方,他问一个30多岁抱孩子的女士,是不是手机掉进河里了……”

  汪大伯听女士说,她是从江苏苏北到杭州玩的,坐手划船靠岸,一只脚跨上岸,一只手还抱着孩子,可能船身不太稳,另一只手上的手机“扑通”一声掉进水里。

  “女的很着急,说自己是做生意的,手机里有很多宝贵信息……”汪大伯说。

  船工郑师傅,30多岁,桐庐人,在西湖划船六七年,前天他帮这位游客捞过手机。

  “当时下午5点,我刚划船靠岸,一个女的抱着孩子说手机掉水里了,很着急的样子。”郑师傅赶紧拿出打捞工具——一根绿色绳子系着一块吸铁石,这是船工同事送他的,郑师傅说游客手机落水,他用这块吸铁石捞上来,光今年就不下十次了。可是前天他捞了20多分钟,什么也没有。

  汪大伯说,女的急得不行,打了110,很快民警过来了,和船工一起帮她捞,捞了好半天,也没捞到。后来女的打电话联系潜水打捞队,谈好价格,潜水员就过来了。

  “当时围观人很多,怕有游客掉进水里,潜水员下水之前,还叫来巡逻警察维持秩序确保安全。

  “潜水员下水一分钟,突然上来了,手里举着一块充电宝。他又向女人确定手机落水地点。女的很肯定地说,上岸时看到对面有两个垃圾桶,潜水员又下水了,没两分钟,把一个玫瑰金的苹果手机捞上来。按了一下,屏幕还能亮,女的擦了擦,马上关机,后来她用自己另外一个手机,给潜水员微信转了600块钱。”汪大伯说。

  女士左手拿着的就是打捞上来的手机

  汪大伯说去年四五月份,他也看过潜水员在断桥桥洞下面捞起一个无人机。

  “一个30多岁男的,无人机掉进西湖了,潜水员捞了没多久就捞上来,最后男的付了1000块。”汪大伯说。

  当天出警的警官何晓鸣讲了当时的情况。

  “前天下午4点左右,我接到指挥室指令,带着辅警马上赶到西湖断桥西侧手划船码头。”

  询问了手机掉落位置后,何晓鸣马上组织同事和特保人员打捞,他们拿着打捞工具,船工用特制的吸铁石绳索,一起打捞。

  手机掉落位置因为靠近码头,水比其他地方深,有两到三米,水下情况复杂,河底凹凸不平。捞了十几分钟,没捞到,何晓鸣再次向女士确认掉落具体位置,再一次努力,还是没有结果。

  一旁的船工师傅见实在打捞不上来,建议女士找专业打捞队。

  “船工师傅和打捞队平时有打交道,对打捞队很熟悉。当时师傅说,打捞队如果把手机捞起来,可能要收五六百元费用,捞不起来可能收一百块钱。女士认可,师傅就把打捞队电话给她。”

  几分钟后,潜水员全副武装赶来。

  第二天,这位女士联系派出所民警表示感谢,何晓鸣这时才知道,手机打捞上来的位置,不是当时她说的位置,距离相差两三米远。

  西湖里捞起来最多的是什么?手机。

  捞手机最有名的,要数景区公安分局老民警周翔军,长年实战练就一身水中捞手机绝技,人称“西湖捞哥”。2003年调到景区分局水上派出所以来,他和同事从西湖里救起150多人,捞起价值百余万的手机、DV、相机、iPad、手提包等等。

  周翔军的“打捞神器”是他自己研发的,一根头部焊着大磁铁的不锈钢空心伸缩杆,再配一个网兜,最近几年从西湖里光手机就捞起60多只。

  本报资料图

  老周前段时间因病住院,刚出院时间不长,5月8日那天休假。另外还听说,明年老周就要退休了。

  “捞哥”退休,以后大家手机再掉进西湖怎么办?

  昨天景区公安分局说,大家不要慌,我们一直在对沿湖派出所和景安巡逻队做相关培训。周翔军还公开向社会收徒,无论志愿者还是民警,只要有为游客服务的心,他都会把自己的打捞技巧倾囊相授。

  老周自己也说,虽然我年纪大了,以后不穿警服,但老百姓需要我帮忙,我就会来的,退休了我也会常来西湖边转转。

  老周还说,东西掉进西湖,捞起来的概率不是百分之百,有几个地方打捞难度很大:1。深水区、离岸远的地方。2。提供位置不准确的,(物品落水位置会因为水的浮力、水流等因素改变)3。水底地形复杂,石头多、有淤泥。4。水浑浊的区域。5。落水物品较小且没有磁性,比如金器、首饰等。

  老周也提醒:打捞手机是警察职责外服务游客的一项内容,在能力范围内会尽量帮助大家打捞,但是因为不是所有东西都能捞起来,大家还是要看管好自己的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