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快到了。”

  人未到,风声先到。杭州九堡的一幢写字楼里,一堆年轻人低声疾走相告。为了2小时后的这场直播,他们已经反反复复把百来个要上直播的商品核对了三四遍。

  在公司里,大家都习惯称薇娅为“姐”。在淘宝刚刚破500万粉丝的薇娅,不仅是九堡第一主播,也被称为淘宝直播第一主播,去年一年靠直播引导成交27亿元。

  一年里,薇娅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九堡。但是谁也说不清,这个位于杭州城东、两三年前还是城乡接合部的地方,每天上演多少场直播;也没有人说得清,这两年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的写字楼里,除了刚刚赴美上市的如涵,还隐藏着多少跟主播相关的孵化机构、直播机构和工作室;更没有人说得清,有多少像薇娅一样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姑娘正在刷新九堡的平均“颜值”。

  昔日的小镇,正在变成一个“超级主播工厂”。

九堡一网商创业园内,两个“网红”在拍短视频。 首席记者 陈中秋 摄九堡一网商创业园内,两个“网红”在拍短视频。 首席记者 陈中秋 摄

  九堡第一主播一天直播销售超3亿

  九堡流传着很多关于主播的“传说”,除了刚刚在美国敲过钟的如涵旗下红人张大奕,薇娅也是故事最多的一个。

  薇娅在九堡的根据地“谦寻”位于新禾联创园区。前几年还是不毛之地的这里,眼下变成九堡最繁忙的地方。开放式园区的楼下,聚集着星巴克、肯德基、罗森这些原本小镇上不多见的连锁品牌,车来人往,俨然一个小型的商业中心。

  即使过了凌晨,这里依然是一番繁华的景象。

  新禾联创的保安小张,只要轮到值夜班,几乎每天凌晨以后都可以看到三三两两从各个写字楼里走出来、打扮时尚的姑娘们,她们是夜色里的一道风景。

  “谦寻”的仓库隔着玻璃门就能感受到里面的“不堪重负”:各种包装盒和快递盒,一直从地板堆到了楼顶,货架显然已经不够用了,甚至连过道也没有,只剩下工作人员勉强下脚的地方。

  公司里到处是忙碌的身影。两个年轻人各带着自己的客户到处询问有没有空余的会议室,但是5个会议室全部都被占满了,最后不得不领着客户去了楼下的星巴克。

  “谦寻”是一家电商直播机构,连续两年卫冕淘宝直播第一机构称号。虽然成立短短两年多时间,目前员工已接近150名。因为业务扩张得太快,今年谦寻不得不把其中跟业务相关度不高的部门搬到了隔壁的一幢写字楼里。

  和秀场直播打赏不同的是,电商主播主要靠销售获得佣金,而直播机构更像是主播的经纪公司。他们不仅孵化主播,帮主播打造个人IP和运营粉丝,同时还具备卖货功能:有个人店铺的主播除了为自己店铺做直播,直播机构会根据主播的人设对外招商,选品,策划脚本,为主播提供全方位的服务。

  成功的主播引导商品成交的能力非常惊人。比如谦寻的招牌主播薇娅,去年“双11”当天,零点后开播两个小时,直播间销售2.67亿元!加上下午1点开始到凌晨的这一场,全天直播间销售额超过了3亿元。如果按全年来算,薇娅的直播间去年一年销量超过了27亿元

薇娅在直播间里为开播做准备。 首席记者 陈中秋 摄薇娅在直播间里为开播做准备。 首席记者 陈中秋 摄

  从广州举家搬迁到九堡的主播一家

  从一家房地产公司退休的高龄主播白露丹丰,住在距离新禾联创十几分钟路程的小区里。她每天10点起床,简单化完妆后出发去公司。花一个多小时时间和工作人员、商家对接完,12点正式开始直播,一般会持续到晚上六七点下线。

  和第一代从淘女郎走出来的淘宝主播不同,电商主播是一个包容度特别高的职业。比如白露丹丰,并没有因为接近60岁的年龄显得格格不入。4月16日淘宝真惠选主题日那天,她的一场直播吸引了12万粉丝在线观看。

主播“白露丹丰”在直播中介绍养生产品。 首席记者 陈中秋 摄主播“白露丹丰”在直播中介绍养生产品。 首席记者 陈中秋 摄

  她的另一个身份是淘宝双胞胎主播楚菲和楚然的妈妈。几年前,广州双胞胎姐妹楚菲和楚然在杭州做淘女郎,淘宝直播兴起之后,转型做了直播。根据淘宝去年公布的淘布斯榜单,当年拥有81万粉丝的楚菲楚然姐妹年收入860万元,在淘宝的主播里排名第八。

  退休后,白露丹丰也北上杭州,照顾一双女儿的起居生活,结果在女儿粉丝的起哄下,自己也踏入了直播行业。现在,一家四口都住在九堡,成为名副其实的主播一家。

  一个主播引导商品成交能力强不强,不仅需要电商思维,还要靠背后团队的运营。从招商、选品,到最后确认上直播,有一个严格的把控流程。

  白露丹丰在网上的人设是美食和养生类主播,在她的背后,有一支属于自己的小团队。团队里有负责招商的,有负责运营的,还有经纪人,都是清一色的年轻人。

  这是一个和时间赛跑的行业,白露丹丰甚至比年轻人更拼。每天直播下线之后,还要花大量的时间和团队核对第二天直播的商品,甚至接下来一个月内的商品也要她本人一一确认,一直持续到凌晨两三点下班。

  “完全停不下来。”白露丹丰说,粉丝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群体,有时候你不准时上线,就会跑到楚菲楚然的直播间里问阿姨今天怎么还没上线。如果楚菲楚然没有按时出现,又会跑到她的直播间里询问。

  从一幢办公楼到九堡的商业中心

  新禾联创的兴盛就在这两三年时间,福建人南岛大叔见证了这个园区从一片荒地到商业中心的蜕变。

  因为拿货方便,从2012年开始,南岛大叔每个月都会跑几趟九堡。2016年生意稳定之后,索性把公司从福建搬到了九堡。

  刚到九堡时,为了物色办公场地,南岛大叔一时“膨胀”跑去东方电子产业园转了一圈,最后吓跑了。当时,东方电子产业园是九堡唯一的产业园。园区很大,里面有很多在他看来响当当的企业,比如如涵,和如涵差不多时间起家的缇苏、独角兽母婴电商贝贝等,根本找不到1000平方米以下的小办公室。

  和合伙人商量之后,南岛大叔将公司选在了距东方电子产业园几公里外一座不起眼的办公楼里。

  写字楼就在九和路上,只有一幢孤楼。周围都很破,附近没有卖场,也没有饭店,下班想吃夜宵必须跑到几公里之外。

  不过,接下来的一年,南岛大叔见证了什么叫“肉眼可见的发展速度”:开始修路了,大卖场建起来了,酒店也建起来了,人越来越多……园区里大楼一座座建起来了,从一幢变成了14幢,周边的园区也一个个拔地而起。

  大家的谈资里,直播突然成为了一个高频率词。各种主播孵化机构、直播机构开始蜂拥出现。

  直播机构纷纷入驻九堡

  在新禾联创的另外一幢楼里,浇水,洗杯温杯,倒茶叶,洗茶……徐小虎像个茶艺师一样,熟练地向坐在对面的客人展示自己的茶道技艺。最疯狂的一天,连续接待了40拨客人,一个倒茶的动作,反复了至少100次。

  然而徐小虎并不是真的茶艺师。一年前还是深圳一家高端商场高级白领的徐小虎,现在的身份是白墙品牌直播基地杭州分公司负责人。来杭州的时间满打满算两个月,每天的生活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疯狂

  因为九堡聚集着大量的淘系女装加工厂,当年吸引了很多像南岛大叔一样的外地电商来到九堡创业。而眼下,主播甚至主播机构也纷纷入杭,九堡成了他们的超级主播工厂。

杭州九堡一网商创业园内,聚集着很多网红直播企业。 首席记者 陈中秋 摄杭州九堡一网商创业园内,聚集着很多网红直播企业。 首席记者 陈中秋 摄

  今年3月3日,在九堡和园区签完租房协议的第二天,徐小虎就带着行李箱和一名临时帮手,从上海白墙总公司到了杭州。为了赶上一周后的第一场直播,装修、招聘、培训……杭州分公司的筹备工作全部在一周之内完成。

  想起当时的场景,徐小虎还是忍不住替自己捏一把汗:不同工种的装修工人同时在施工,安装水电的安装水电,装玻璃的装玻璃,自己则和同事在公司大门外的过道里挑选第一次直播的商品……

  3月10日,杭州基地的第一场品牌直播内购会上线,12名主播同时上线,加上上海基地的20个主播,32个直播间总共销售了4000万元商品。

  之所以把直播基地建在杭州,徐小虎说,杭州是电商之都,特别是九堡,聚集着大量的直播机构,主播资源也特别多。

  除了选品、筹备直播和招聘,徐小虎每天把大量的时间花在了各种接待上,商家、机构和主播,每天几十批。“白天几乎没有时间看手机,每天凌晨回到酒店打开手机一看,未读的微信信息多得看不完。”

  淘宝直播一半机构在杭州

  九堡占多数

  从早期的主播孵化机构如涵、缇苏,到这两年新近崛起的谦寻、集淘、纳斯、梵维、四季青等,谁也说不清,九堡到底有多少和直播达人相关的机构和工作室。

  根据淘宝直播的公开数据,2018年底,全国淘宝直播机构有600家,杭州占比一半。而杭州的这些机构主要集中在九堡和滨江。

  “从红人店铺,到现在的淘宝直播、直播基地、短视频,这些新模式几乎都是从杭州生长出来的。”一家直播机构的负责人说。

  不过相比滨江,九堡的势头似乎更猛。

  今年年初,元璟资本和鲸准研究院、杭州市创业投资协会联合发布的《2018杭州创业创新观察》显示,九堡是继杭州文一西路创新区及10公里独角兽森林、文三路创新区和滨江健康娱乐创业区之后,杭州全新崛起的创新区——直播达人创新区域。

  而2019年淘宝直播盛典获奖名单里,获奖的18个机构,10个来自于杭州。比如2018年度Top机构谦寻,旗下除了薇娅,还包括小侨Jofay、楚菲楚然twins等多个头部主播。年度优秀机构集淘、纳斯、梵维,以及年度新锐机构四季青,这些机构都出自九堡。

  比如集淘,粉丝50万以上的主播有18个,2018年GMV 约为20亿;梵维旗下有40多位名主播,单场直播引导商品成交超千万的主播也不在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