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人太多影响正常教学 培训基地关闭了通道 

  地方偏僻野生动物出没,不建议前往拍照

  五一假期,和断桥相隔约7公里的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杭州职工培训基地(以下简称培训基地),因为院里的一节绿皮火车,在网上爆红,成了很多外地游客“打卡”之地。

  不但有来自北京、上海的小年轻纷纷打飞的、坐高铁到此打卡,还有热心的网友在微博、小红书上撰写看绿皮火车的路线攻略。

  一节绿皮车厢为啥这么红?

  昨天下午,我来到杭州职工培训基地的所在地——上城区里太祖湾147号。和人潮如涌的西湖边相比,培训基地四周很是安静。道路两旁,阳光透过梧桐树叶,在马路上投下斑驳的光影,培训基地旁仿古建筑的杂货铺里,不时传来咿咿呀呀的越剧声。

  “老板你好,我们想问下绿皮火车是不是就在这个院子里?”杂货铺的门口,一对看起来二十刚出头的女生,礼貌地向老板问询。

  “正门早就不让进了,你们还是回去吧。”瘦高个的杂货铺老板一边摇着扇子、一边摆手对姐妹俩说,听到老板的回复,想着碰碰运气的姐妹俩又转头走到培训基地的门口。不过,刚进大门还没到3米,就被假期值班的门卫大叔劝退了。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一直站在培训基地的门口数“人头”,半个小时里,差不多有四五拨组团过来“闯关”的年轻人被门卫大叔劝走。

  培训基地这节绿皮车厢的走红,可能源于杭州一位自由摄影师程先生的帖子。去年4月份,他前往培训基地拍摄了这节疑似属于“亚细亚”号的车厢。帖子走红网络后,有不少铁路迷和喜欢追求复古的小年轻来基地打卡。

  1934年11月1日,日本政府在东北殖民机构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将“亚细亚”号“超特级”快车投入运行。为了夸耀满铁的实力以及当时日本的铁道技术,“亚细亚”号的设计建造不惜工本,堪称当时的“高铁”。

  也正因这节废弃车厢疑似来自当年的一代名车“亚细亚”号,一年多以来,吸引了很多人前来打卡。

  培训基地边上杂货铺的老板姓裘,20多年前就在培训基地附近开了这间小铺子。“你说这节火车啊,90年代它拉过来的时候,我还凑热闹去见过咧。”

  裘老板介绍,很早之前,培训基地附近铁路线四通八达,这节绿皮火车就是从上海由基地旁边的隧道铁路一路拉过来的。“早20多年前哪有那么多高铁动车,绿皮火车就当基地学员教具了。”

  “谁知道这节车厢这一年多怎么这么多人过来看,之前正门能进的时候,还有特地从很远地方赶来的小年轻问我呢。”

  培训基地门口的门卫大叔,正悠闲地端着茶杯看着报纸,看我推门过来,大叔没抬头,“正门不让进啊,你还是走吧。”

  和大叔表明了来意后,他放下了手里的报纸,主动和我聊了起来。“我下午3点过来值班,还没到1小时,来来回回都10多拨小年轻过来了。”

  门卫大叔3年前来培训基地应聘,从去年开始,他就觉得基地突然有点“不对劲”。“以前天天在门口进进出出的都是穿铁路制服的学员,后来一帮穿汉服的、穿旗袍的、穿长袍的年轻人过来,还带那种白白的板子(猜测是反光板)和相机。去年还有剧组过来专门找绿皮火车拍电影,一到周末,院里更都是黑压压的人。”

  “我猜肯定不是(亚细亚号)啊,这帮小年轻都是网上看来的吧。车厢里面我以前还去过呢,破破烂烂的,不知道有什么好拍的。”门卫大叔说,因为去年有段时间过来拍照的小年轻太多,基地领导觉得教学区外来人员太多影响了学员学习,“去年8月份的时候正门就不让进了。你说,一个学习的地方,天天这么多人过来拍照,像什么样子嘛。我们这里是教学的,又不是照相馆。”

  正和门卫大叔聊着天,一个撑着遮阳伞穿着旗袍的女孩推门进来了。“叔叔,我是从上海过来的,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我特意放假来杭州,就为了拍绿皮火车。”

  不过,门卫大叔还是摆摆手拒绝了女孩的请求。我追着女孩走出去,一问才知道,原来女孩是从网上看到了这节绿皮火车,这次五一假期,专门趁着学校放假,来杭州拍火车的。

  “早知道去年就过来了。”女孩一边收着伞,一边跺脚懊恼地说。“你知不知道附近有没有小路能翻过去呀。”听到我否定的回答,女孩自顾自地说:“刚才从山脚下路过的时候,我还看到有好多带着相机的人从山上下来。会不会那边有能穿过去的小路呢?”

  看着没希望,女孩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走了。基地门口,一对骑车赶来的情侣模样的小年轻,正窃窃私语着。

  把共享单车停在路边锁好后,女生走到了杂货铺,3分钟后,手里揣着一包烟出来了。径直来到基地门口门卫大叔的值班室,没到1分钟,女生就悻悻走出来了。

  “真是超凶啊!根本不收。”女生和男生抱怨着,蹲在路边刷起了微博。

  “这个进山攻略挺详细的啊。”男生兴奋地和女生说。怀着好奇,我也加入了他俩的讨论中。交谈得知,这对情侣昨天刚到杭州,这次来杭州的目的,主要就是拍这节绿皮火车。

  “看传统的景点多没意思,我们就想来这找找复古的感觉。”女生和我介绍,她和她男朋友做的是和电影相关的工作。“在北京的时候我们就喜欢到处拍绿皮火车,现在都是高铁动车,老式火车越来越少了,再不拍,以后更没机会了。”

  男生戴着渔夫帽,一副潮男打扮:“我喜欢拍胶片照片,去年小红书上就看到这个车厢照片了,今天要是能拍上就好了。”男生的语气有点落寞,蹲下后又和女生翻着微博讨论着。

  情侣走后,我看到两个二十出头的女孩从正门走出来。追上去询问才知道,原来她俩正是这个基地的学员。

  “其实从正门往里走不到100米就能见到绿皮车了。”短发女生说:“我们基本天天都能见到啊,感觉也没什么好拍的。车厢里面现在不让进人了,老师说车体都松动了,怕人多踩上去有危险。”

  当向两位基地学员询问这是不是亚细亚火车的其中一节车厢时,两个女孩一起摇了摇头。

  要拍老火车,杭州有其他地方可以选,比如白塔公园,以及登云路附近的杭州江墅铁路遗址公园,都能拍到美美的老火车照片哟。

  绿皮车厢所在地毕竟是正规的教学场所,既然培训基地明确表示关门拒客,还是不要去打扰人家的教学了,而且这节绿皮火车所在的地方比较偏,杂草丛生,野生小动物活跃,还有人在这里看到过蛇皮,晚上更加偏僻阴冷,危险系数比较高,也不建议冒险进山。